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Zin

《楞嚴經》存在,佛法就存在 --正法的代表 天地靈文救世界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8-5-6 11:15:10 | 显示全部楼层

遠離邪法要誦楞嚴咒

世上亂象愈來愈多,而亂象愈多,愈證明了楞嚴經及楞嚴咒的重要。

◎楊果強

在我十八歲那年(一九八七年),父親突然中風去世,對我而言,是人生的一大衝擊。父親是一位不發脾氣,凡事都願意吃虧的人。我想學習父親的精神,於是我皈依了佛教,開始接觸佛法。

在臺灣,我一直找不到一位對機的善知識,就這樣在佛教中渾渾噩噩地過了二年。在這段日子裏,我看見了一些末法的現象,使我對佛教起了疑問。一直到一九八九年,我因為念書的原因,所以租房子在一間佛教書局的樓上,而那時房東從美國請了一位居士來教佛法,我當時就住在樓上,因此,我也被邀請參加。

在一起參加的二十幾位師兄弟中,都陸續有了感應,包括了他們所謂的「開天眼」(其實那只是通鬼靈),或者是莫名其妙地跳起舞,或者是打拳,只有我和另一位居士,不但一直都沒感應,而且還覺得他的理論怪怪的(因為我們每天都念楞嚴咒),但是我們卻因為看的經典太少,知見不足,所以說不出哪裡有問題?

後來這位美國來的居士,竟然告訴我們修行不一定要吃素,吃肉也沒關係。又私下告訴一些人說:「我在天上有某某淨土,你們是我天上的妃子、太太、護法,我是來度你們回天上的。」當時我真不知該怎麼辦,便向觀世音菩薩禱告,讓我有智慧能分辨邪正,於是我便從書局裏上千本的佛教書中去尋找答案。當我打開第一本書,便看到了書中講解五十陰魔的現象,講解人就是 宣公上人。我很高興地證明自己的觀念是正確的,而那位居士所說吃肉的觀念,是違背《楞嚴經》的四種清淨明誨,他所說「在天上有某某淨土」的理論,就是五十陰魔的現象。

當我看到上人所定的「凍死不攀緣,餓死不化緣,窮死不求緣」的宗旨時,我才了解到,原來在我過去所看見佛教的怪現象,是人所造成的,在地球的另一端,仍有一位老和尚和他的弟子們,在為延續佛陀的正法而努力,尤其是上人「只要有我在,就不准末法」那種捨我其誰的精神,及他那種大公無私,願意代一切眾生受苦的大願,深深地感動了我。使我之前對佛教的疑惑豁然開朗,也使我找到了一位有骨氣、真修行的師父。我便在一九九○年上人返臺弘法的時候皈依了上人,選擇上人做為我終身依止的善知識,並受了五戒。

時值末法,世上亂象愈來愈多,而亂象愈多,愈證明了楞嚴經及楞嚴咒的重要。這幾年我一直持誦楞嚴咒不敢間斷,也希望大家誦持楞嚴咒,並且熟讀楞嚴經,除了讓自己有分辨正邪的能力,更重要的是能延續上人的遺願,讓正法長久住世。

 楼主| 发表于 2008-6-17 07:51:18 | 显示全部楼层

安心

一條發出金光的楞嚴咒項鍊,便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眼前。

◎譚美華

從小我的膽子就很小,常常不敢一個人待在家裡。尚未接觸佛法前的我,就時常為鬼壓床所苦,每到就寢時刻便是我噩夢連連的開始,這種現象到了上國中更是變本加厲,全家都跟著我受罪,直到遇見了現在的好友王宣法,才有了轉變。

學佛多時的她,送我一條從宣化上人道場請回的楞嚴咒項鍊,自此我便天天戴在身上,只有在洗澡時才拿下來。她還送我一幅裱框的陀羅尼咒,我將它立起來正對著我睡覺的床,說來奇怪,從此鬼壓床的情況便大大改善了,加上後來配合吃十日齋,我整個人的氣色也漸漸好轉。

最玄的是有一次我在上班午睡時,突然被一股重重的力量壓得喘不過氣來,心慌的我明白這次又遇到鬼壓床了。

一陣陣恐懼向我襲來,我不知所措,那種彷彿被鬼附身般的折磨與恐怖,讓我無法集中注意力完整誦念心經。破碎的經文發揮不了效用,我像洩了氣的皮球,一籌莫展,正準備投降,腦中突然靈光一現,說時遲那時快,就在腦筋閃過楞嚴咒項鍊形象的同時,一條發出金光的楞嚴咒項鍊,便活靈活現地出現在我眼前,頓時那股如千斤重擔般壓在身上的力量消失了,一場苦頭才告結束。

這一連串發生在我身上的事,若非佛法的力量,怎可能如此神奇?至少我個人深信不疑。定時吃素、念佛、誦經,才使我保有平安,這種體會只有經歷過的人才會明瞭。

 楼主| 发表于 2008-7-9 08:04:40 | 显示全部楼层

楞嚴咒的感應

誦念楞嚴咒時,身邊出現白色光,把末學和鬼隔開了。

◎王宣法

末學於民國八十四年農曆過年至高雄左營區明德新村的奶奶家過年(先生的奶奶),由於爺爺生前為海軍少將,所以軍方分配之住宅很大,旁邊還有勤務兵之住房,而末學及先生回高雄,即住在勤務兵之房間。

大年初一傍晚五點多左右,末學獨自一人在房間中準備作晚課,才開始念香讚時,便覺得冷到頭皮發麻,由於曾經被鬼纏過,知道又是同樣情況,所以很專心誦念楞嚴咒,末學大聲念「南無薩怛他,蘇伽多耶,阿羅訶帝,三藐三菩陀寫,南無薩怛他……」,才念到此句時,感覺一股熱流從頭頂灌到腳底,瞬間便覺不冷,頭皮也不麻了,末學心知是佛菩薩加被,真有說不出的感激,當晚也敢關燈睡覺。

八十三年至高雄時,由於末學剛學佛,不會誦經、咒,晚上嚇得開大燈,無法闔眼,幸好有帶大悲咒、往生咒CD,戴著耳機聽到天亮。另有夢中誦咒的感應,末學夢見被鬼追––是個臉被燒黑的男鬼,一副兇狠模樣,末學誦念楞嚴咒時,身邊出現白色光,把末學和鬼隔開了。

另一次是夢到自己在一個宅院中走不出去,天很黑,宅院中又鬧鬼,末學誦楞嚴咒至第三會時,天就亮了,而且還走得出宅院,準備搭車回家。最後,則是夢到手中牽著一個小女孩,而且知道彼此是母女關係,醒來後末學求佛讓小女孩到別處投胎,因為末學想好好修行,不願生小孩,於是連續一星期誦念楞嚴經、咒,回向給小女孩,一星期後夢見小女孩變成透明的,消失不見了。

末學相信楞嚴經中所說楞嚴咒之不可思議,所以末學每日定課誦念楞嚴咒及禮拜華嚴經,期望佛菩薩加被末學堅固道心、精進用功、斷除八識中之無明習氣,早日證佛果。

 楼主| 发表于 2008-8-4 12:06:51 | 显示全部楼层

誦持楞嚴咒積資糧

誦楞嚴咒,身心裡重重陰霾都被掃除盡了。

◎陳照利

我是在民國八十二年元月十七日,宣化上人蒞臨臺灣,在板橋體育館舉行法會,蓮友敍述,上人抱病來臺是最後一次,因此參加皈依者人山人海,整個體育館擠得水洩不通。法會期間每日朝時課誦楞嚴咒,初學時非常艱難,舌頭不聽使喚,總是不順口,不懂咒語又道心未堅,拿起課本就被一股萎靡不振的情緒所干擾,不易收攝心猿意馬,根本談不上勤修精進,斷斷續續持誦一年餘,收穫甚微。

楞嚴咒人人稱讚是咒中之王,誦之宿障盡蠲。可是對我毫無感應,進度極慢,凡事專一則靈,趁機打楞嚴七,接二連三參與數個佛七,共修得來經驗,持誦楞嚴咒須略知一二,此咒語有多句上下糾葛不清,因此不容易朗誦。俗語說:熟能生巧,現在每晨念讀三遍,約二十八分鐘,讀後便覺得神清智朗,好像打了一針清心寡欲的強心劑。有時候心緒不寧,楞嚴咒有如清澈的甘泉能滌除熱惱,令信心日趨堅固,萬事圓融無礙,時時充滿喜悅。

激發我堅忍不拔地持誦是,八十六年底最難堪的十二月二十三日,夫婿患肺癌在榮總經醫師急救無效時,當下猶如晴天霹靂,驚駭不已,心亂如麻,置身於萬苦煎迫之中,無奈地翹首問佛菩薩,叫我何去何從、如何是好?瞬息間一種純淨金光在眼前閃耀著,驚奇之時突想起咒中之王,即時囑咐兒女備妥楞嚴咒以及彌陀佛號,晝夜不停地持誦,使夫婿並未痛苦,頗為安詳地往生極樂世界。

俗諺云:「一人得道,九族升天」,如今家中一人受菩薩戒吃長素,持齋誦楞嚴咒,讀經典等……,如此全家人就受益甚多。持誦以來,格外幸運,得霑這最純淨的法益,所有煩惱、習氣一掃而光,每天陶醉在喜悅中,誦楞嚴咒,身心裡重重陰霾都被掃除盡了,老伴逝世後,留下我一個老人獨居,每日靠念經咒來消磨歲月,日子過得很自在,心靈能靜就是福,知足常樂,能忍自安,到無求處便無憂。

我希望能捨棄往昔的惡習,努力修福修慧,這需要日積月累的苦學,和誠懇篤實的真心。我的心裡本有無上的寶藏,現在要把它發掘出來。果利一心皈命三寶,願我勇猛精勤,鍥而不捨,永不懈怠,恆不退轉,在八萬四千法門中,選擇契機的法門。楞嚴咒,深入淺出,意蘊無窮。楞嚴咒是一座寶藏,挖不空、掘不盡,越挖越晶瑩,請諸位大德一起來挖吧!

 楼主| 发表于 2008-8-7 23:31:52 | 显示全部楼层

末法時代人人都應熟背楞嚴咒

所有自認為正信的佛教徒,都應發大心為全世界時時誦持楞嚴咒。

◎謝果正

自九0年皈依師父後,聽師父的錄音帶開示說,他到西方傳法,主要憑藉的就是楞嚴咒和大悲咒的力量,靠這兩種咒的力量,使他深入原屬佛教「沙漠」,外道盛行的西方社會,為佛教立下千秋萬世永不磨滅的聖業。

師父六八年起,在美國舊金山開始向西方人弘法,就是以宣講楞嚴經(含楞嚴咒)做為開端,可見楞嚴經和楞嚴咒對振興世道人心之重要和迫切,實非其他佛教經典所可比,換言之,楞嚴經和楞嚴咒對這人欲橫流道德幾近徹底淪喪的時代,是最最對機的,也是當頭棒喝的最佳法寶。因為末法時代,是個魔氣盛,正氣衰的時代,妖魔鬼怪到處興風作浪,搞得人心敗壞,世界不得安寧,而這些妖魔鬼怪一般凡夫的肉眼是辨別不出的,除非你開五眼六通。

這些魑魅魍魎最懼怕的就是楞嚴經和楞嚴咒,因為楞嚴經講的道理太真,楞嚴咒的力量又威強,使得這些雜形異類聞之,都變得老老實實,膽戰心驚,不敢隨便放肆。師父上人說:「你一誦楞嚴咒,為什麼妖魔鬼怪不敢出來?因為力量太大了,盡虛空,遍法界沒有一個地方,不是有這種祥光瑞氣瀰漫著。所以有人誦楞嚴咒,就是補天地正氣的不足」。

美國加州萬佛聖城的山門有幅師父所作的對聯,右聯寫道「華嚴法會楞嚴壇場四十二手眼安天立地」,可見師父主要就是靠著華嚴經、楞嚴經和楞嚴咒,以及大悲咒的四十二手眼來安天立地,默默中用佛法的力量謀求世界的和平。其中尤以楞嚴經和楞嚴咒最為師父所推崇,一再殷切地叮嚀,在這末法時代,做為佛教徒,人人都應熟讀楞嚴經,背誦楞嚴咒,這才配做「真正的佛教徒」。他曾說過:「楞嚴咒關係整個佛教的興衰,是支持世界不到末日的靈文」,「世界上若有一人會念楞嚴咒,這世界就不會毀滅」。

楞嚴經裡講得很清楚,只要能持誦楞嚴咒,無論飢荒、瘟疫、戰亂、賊難,以及所有一切的災難,都能逢凶化吉,而且有求必應,特別靈驗。

記得九四年,我在美國洛杉磯工作時,有一次開車載兩個十三歲的外甥到長堤聖寺參加法會,在回家的路上,兩個小鬼在車後座內打鬧,我制止不聽,無計可施,乾脆不管他們,將萬佛城錄來的楞嚴咒錄音帶播放,並隨著持誦,約莫五、六分鐘光景,突然覺得後面靜悄悄的,從後視鏡一看,兩人閉眼似睡非睡地像兩條「僵蟲」,斜靠在後車座背上。心想這莫非是楞嚴咒的力量使然,短短的幾分鐘就把他們兩人身上的「頑皮鬼」給攆跑了不成?這是我第一次在偶然中體會到楞嚴咒的妙用。

師父曾開示過,持誦楞嚴咒的妙用與功德,太不可思議,盡未來際也說不完,「楞嚴咒裡邊所說的,都是降伏天魔,制諸外道的,從一開始到終了,每一句都是諸佛的心地法門,每一句有每一句的用途,每一個字有每一個字的奧妙,都具足不可思議的力量。即使只念一字、一句、一會,或念全咒,都是驚天動地,所謂驚天地,泣鬼神,妖魔遠避,魑魅遁形。」後來因為養成一面開車、一面誦持楞嚴咒的習慣,無形中我所開的車內充滿楞嚴咒,而我也慢慢觀察到凡是坐過我車的人,平常性喜聒噪的,一上車不是變得「愣愣的」,安靜許多,要不然很容易就睡覺了。相信這也是楞嚴咒默默中感應的力量吧!

另一事值得一提的是我的父母,從小就看他們常鬥嘴,雖然經一番的努力,把他們養成吃長齋的習慣,但是父親既嘮叨又暴躁的脾氣並未隨之改善,反而隨著年齡的增長而加劇,我百思不得其解,因常聽人說吃素會使人的脾氣變得較溫和,但這並未發生在他身上,或許這是不少老年人的通病吧!也或許他業障較重,「瞋恨鬼」經常在其身上作崇吧!總之,我這個做兒子的夾在其中,聽他們吵嘴聲的滋味確實不好受。

自從學會背楞嚴咒之後,我又想到或許可用它來試試看。師父曾說:「常常誦念楞嚴咒,就能消除你宿世的業障,往昔的罪業都可以消除。」、「不管是輕、是重,甚至不通懺悔的四波羅夷罪、五逆、四棄、八棄,你一念楞嚴咒,無論怎麼重的罪都消滅了,連一根頭髮那麼多都沒有。」也可以說誦持楞嚴咒是消除業障最快、最徹底的法門之一。

所以,以後我一出門開車去上班,就誦楞嚴咒,下班亦然,然後把這項功德迴向給兩老,願他們脾氣都能改好,結果很快發現情況改善不少,吵嘴聲減少了許多,有時候回家一進門,看到父親一人獨坐在電視機前看電視的模樣,很像一隻聽話的「綿羊」,坐在沙發上好像無明火想發也發不起來似的,彷彿糾纏其身的「瞋恨鬼」給楞嚴咒裡的金剛藏菩薩或鬼神王給鎮住,服服貼貼的,不敢放肆。不過我也深深了解,除非他本人也發心學佛,潛心修行,否則光靠外來楞嚴神咒的力量,只能改善而無法斷其壞脾氣的根源。

我也嘗試用拜懺的方式,為其消業障,期望有一天,他的自性覺悟,開始學佛。不過,到目前為止,我的德行尚無法感化其皈依佛門,願諸佛菩薩加被,令其早日皈依,誠心修行,改掉其壞脾氣的毛病。如能做到這點,我將慶幸自己此生沒有白活了。

師父曾說:「持誦楞嚴咒的人最好能發大心,為全世界誦持,把所有的功德迴向給全世界。」而師父十八大願之一:「願一切眾生,見我面,乃至聞我名,悉發菩提心,速成佛道。」這是多宏廣的願力。所以我現在也仿效師父,每天誦持楞嚴咒,把功德迴向給不只是我父母或至親好友,甚至辦公室全體同仁及他們的眷屬,以及今天我遇到的每一個人,給打電話的每一個人,乃至法界一切有情無情眾生,願他們都能早日成就佛道。自從這樣做之後,我覺得在為人處事方面,不但化解了不少的阻力,而且常有許多事半功倍,弦外之音的功效。現在叫我一天不持誦楞嚴咒還真難,因為我已把它融入我的生活裡,儘可能把它應用在我生活週遭的每一個層面,慢慢體會它的妙用。我也願在此發願,盡未來際,生生世世都擁護楞嚴咒,誦持楞嚴咒,使正法永遠住世,使世界更美好。

持誦楞嚴咒另一引人注目的特色是,持誦者其功德特別殊勝,師父曾說過,你若能把楞嚴咒背得出來,得到持咒三昧,誦得如流水一樣,源源不斷,「你最低限度也可以七生都像美國煤油大王那麼有錢,七世都做員外,做有錢人。」雖然誦持楞嚴咒可獲得如此大的福報,但是師父也不忘提醒大家,不要境界那麼小,「七世的員外也是一眨眼的期間。那麼念楞嚴咒要希望什麼呢?要希望究竟作佛,得到無上正等正覺。」「實際上學楞嚴咒,就是佛的化身,不但是佛的化身,還是佛的頂上化佛,化佛中的化佛。」「你若能受持楞嚴咒,將來一定成佛。」這是師父所開給我們的保證書。

這也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一種法門,全世界佛教能徹底講出楞嚴咒的道理和妙用的,大概僅此萬佛聖城一家,也只有師父宣公上人這樣的大德,才能講出那麼微妙不可思議的法。由於楞嚴咒關係著整個佛教和世界的興亡,忝為佛教徒的一員,焉有不痛加珍惜、擁護和廣為傳播的道理!

因為持誦楞嚴咒的感應特別靈、特別快,其力量和功德也特別大,因此持誦者本身的心要清淨,言行也要光明正大,遵守戒律,才能有所成就,正如師父所說的,最低限度要守五戒,奉行十善,否則不但沒有感應反而會惹來麻煩。有人一聽如此,就不敢冒然學楞嚴咒,其實學佛的人本來就應嚴守戒律,如果心裡還充滿著貪、瞋、癡,那你無論誦經、持咒或打坐,樣樣都不會有所成就。即使不幸惹來一些小麻煩,那也是一種警告、一種考驗,叫你的心要收歛,叫你循規蹈矩,不要再犯戒。

在回臺灣工作之後,有機會我也向有緣的同事,介紹持誦楞嚴咒的妙處,所得的回答經常是「楞嚴咒聽說只能早上念,其餘時間不可念,否則對自己不好。」為何臺灣許多道場的師父們都教人家只能早上念楞嚴咒,其他時間都要「退避三舍」?佛是慈悲,也是平等的,不會只對這部咒有偏見,只能說這是以訛傳訛。

邪魔外道為了要破壞他們所最懼怕的楞嚴咒,魔王和他的魔子魔孫就造了此種謠言,希望大家少念這個咒,這樣他們就可以得逞,為非作歹,在世界上多做一點壞事。佛也說過在這末法時代,佛法最先滅的就是楞嚴經和楞嚴咒,因為魔王和他的眷屬,千方百計最想破壞的就是這部經和這部咒。而許多無知的人卻隨著魔棒而起舞,對它們避之唯恐不及,甚至我認識的朋友有學佛十多年,卻沒有聽過什麼叫「楞嚴咒」的。這實在是佛教的一大損失與悲哀。

有人問師父宣公上人:「聽說楞嚴咒只能早上五點念,其他時間不可念?」上人回答:「隨時念,隨時都是早上五點。」「此地早上,美國是晚上,如何算起?誦經念咒不要著相。」「隨時念,隨時都有感應。」我們此生,何期至幸,能有宣公上人這位大善知識真知灼見引導,他的話有如暮鼓晨鐘,希望能敲醒更多被誤導的人。

師父說:「楞嚴興,佛法興。楞嚴滅,佛法滅。」值此道德沉淪,世風日下的時代,不只是臺灣,甚至整個全世界都走到一個面臨生死存亡絕續的危險時刻,所有自認為正信的佛教徒,都應發大心為全世界時時誦持楞嚴

发表于 2008-8-30 14:10:16 | 显示全部楼层
势死保卫楞严经!!!!
 楼主| 发表于 2008-9-8 13:42:46 | 显示全部楼层

一個新生命的開始

若我們以誠心,專注地持誦楞嚴神咒,何愁不能早日見性成佛呢?

◎果昌

學佛不該執著於尋求感應,但「人有誠心,佛有感應」,若能從清淨因地心,用功修行,不求果報,感應便會不求自得,否則即落入「因地不真,果招迂曲」的困境了。感恩楞嚴咒,雖以凡夫心,粗糙心來讀楞嚴咒,或許因有一絲的誠懇心及恭敬心,兩個月便有感應,這是起初預料所不及的。

為何有因緣受持楞嚴咒?這都歸功於上人,他苦口婆心鼓勵我們要深入經藏,智慧如海,又不斷讚歎持誦楞嚴咒功德,尤其是三部大乘經典––楞嚴經、法華經、華嚴經,古德云:「開悟楞嚴,成佛法華」,所以便自然先從楞嚴經研究起。楞嚴經卷七,世尊不斷從各角度讚歎神咒功德,諸如:

  • 出生十方一切諸佛,十方如來因此咒心,得成無上正遍知覺...

  • 十方如來執此咒心,降伏諸魔,制諸外道...

  • 十方如來含此咒心,於微塵國轉大法輪...

  • 書寫此咒,貯於香囊……或帶身上,或書宅中,當知是人盡其生年,一切諸毒所不能害...

  • 有能自誦,若教他誦,當知如是誦持眾生,火不能燒,水不能溺,大毒小毒所不能害...

  • 是咒常有八萬四千那由他恆河沙俱胝金剛藏王菩薩種族,一一皆有諸金剛眾而為眷屬,晝夜隨侍...

  • 是人應時心能記憶八萬四千恆河沙劫,周遍了知得無疑惑...

  • 若讀若誦,若書若寫,若帶若藏,諸色供養,劫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

  • 是故能令破戒之人,戒根清淨,未得戒者,令其得戒,未精進者,令其精進,無智慧者,令得智慧,不清淨者,速得清淨,不持齋戒,自成齋戒...

  • 若造五逆無間重罪,及諸比丘比丘尼四棄八棄,誦此咒已,如是重業,猶如猛風吹散沙聚,悉皆滅除,更無毫髮...

  • 從無量無數劫來,所有一切輕重罪障,從前世來未及懺悔,若能讀誦書寫此咒,身上帶持;若安住處莊宅園館,如是積業,猶湯消雪,不久皆得悟無生忍...

  • 若有女人,未生男女,欲求孕者,若能至心憶念斯咒,或能身上帶此悉怛多般怛囉者(即楞嚴咒),便生福德智慧男女...

  • 求長命者,即得長命...

  • 命終之後,隨願往生十方國土...

  • 寫此神咒,安城四門,並諸支提,或脫闍上(即供養於佛寺,或懸於幢幡)令其國土所有眾生,奉迎斯咒,禮拜恭敬,一心供養令其人民各各身佩,或各各安守居宅地,一切災厄悉皆消滅(即飢荒瘟疫,刀兵賊亂,自然消失)...

  • 在在處處國土眾生,隨有此咒,天龍歡喜,風雨順時,五穀豐殷,兆庶安樂...

持咒功德如此殊勝,我們豈可不為眷屬朋友,國家社會,自利利人而發心受持,讀誦書寫,身上攜帶此楞嚴咒呢!

許多師兄、師姊或會為楞嚴咒太長,而打退堂鼓,實是可惜。其實一剛開始持咒時,或須二十分鐘,但熟悉後,疾而不急,以清淨心持咒,也只是五分鐘而已。若仍覺快得急躁不安,可慢慢念,專注,不打妄想,一個字一個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念,最多也是十分鐘而已,有時還會覺得意猶未盡。

本身因業障深重,智慧淺薄,國中時,便受淫心熾盛而深受其苦,每遇淫心現前,便須用意志力及種種方法來抑制,但效果有限,沒想到持咒才兩個月,困擾二十年的習氣就因此立即絕跡,沒有任何勉強;這種情形就如同沒有吸煙的念頭時,何須學習使用種種戒煙方法,掙扎抗拒吸煙的誘惑,這種清淨心的感覺真是清涼自在。難怪世尊要苦口婆心,教導若有宿習不能滅除,以致不易嚴持四種清淨明誨時(斷心淫、斷殺生、斷偷盜、斷大妄語),就應一心持誦楞嚴神咒。

如今,在車子裡,最喜歡聽的音樂,就是法界印經會流通的楞嚴神咒唱誦帶、莊嚴、流暢,令人平靜自在、心曠神怡。涅槃經二十七云「首楞嚴三昧者,有五種名。一者首楞嚴三昧,二者般若波羅蜜,三者金剛三昧,四者師子吼三昧,五者佛性,隨其所作,處處得名。」所以若我們以誠心,專注地持誦楞嚴神咒,何愁不能早日證得楞嚴大定,明心見性,見性成佛呢?畢竟我們該總持不忘被尊稱為「咒中之王」的楞嚴咒,精進修行,不辜負「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也不辜負上人的一番殷勤教誨及倒駕慈航的悲願了。

 楼主| 发表于 2008-9-28 15:16:17 | 显示全部楼层

誠心持咒遇難呈祥

受持種佛因之經典─楞嚴經和咒,能早日圓滿菩提,證佛果。

◎蔣果君

二女兒拿本有注音的「楞嚴咒」給我看,她說有注音可看著念,看一看也就放著,每天照例念「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及「佛說阿彌陀經」,當功課做完要放經書到供桌時,就看見一本綠色封面「楞嚴咒」在佛堂上直地供著,我覺得奇怪,別的經典都平放著,為何這本咒是站著的,連第一個字還不知讀何音才正確,查字典才確定,也就不妨一試。

沒想到一早念完,早餐時,就不想吃葷了。家人覺得奇怪,一直很想吃素之人怎麼今天能宣布了,真是奇蹟。我也覺得很奇怪,清晨持了楞嚴咒後,精神覺得清爽,而且不想吃葷了,雖然我早已想吃素了,不過嘴太饞,滿腦子葷菜的味道,一個月吃兩天全素都辦不到,只有每天吃早素比較容易控制;沒有想到持「楞嚴咒」後,一反常態,卻能吃全素了。先生卻大聲嚷:「小鳳,快去買媽媽最喜歡吃的肯他鷄,香脆又鮮美,還有澆有鮮汁的馬鈴薯泥給媽媽吃。」乍聽之下毫不動心,真不可思議,真地能吃素了。

為了不雜修,專持「楞嚴咒」,也就把從前的功課都停止了,但內心很慚愧,而且充滿感情,難以割捨,畢竟對《普門品》、《阿彌陀經》有份依依不捨和內疚的感覺,有三次在不同時間,重拾回舊時的功課來做,但感覺就沒持咒那麼清淨和少煩惱,修行是個人之事,只要對機就好,如同師父上人所云:每一法門都是佛菩薩為眾生之病,因病施藥,對症下藥,這「楞嚴咒」可是我的良藥吧!

每天深夜兩點半起來,三點開始持咒,五遍、七遍至十九遍,最初一小時一遍,慢慢地會背誦時十五分一遍,有念無念似地,變成兩個個體了,另一個在不斷地背念,已離本體似地,真不知誰在背,另一個卻清清爽爽地與在持誦的毫無關係,只是清淨無染的,如用念去想有另一背誦者,不想時,則會合而為一的。

無雜念、清淨無念地在背誦咒語,背完,人非常清淨快樂,即使有事來則應,事去則自然消失(丟棄),不會想過去,現在,未來,掃三心,事來則面對、接受、處理,事過則恢復平靜。如船渡海,船來時,則海浪洶湧,船過時,則風平浪靜。如持咒久了,連洶湧之海浪也不會起伏了,變成如如不動了,自成一個不被外境任何事物所轉動的個體了;再久而久之,能自主地轉外境,如看電視,一臺不好看,馬上遙控轉臺,三臺不好看,馬上轉二臺,如裝了電池似地遙控,不假思索地會自動轉臺,外界一切事物好像被自動所遙控轉臺。看電視、玩電動玩具或玩遙控車,還要用手指去按轉臺。能自主時,便能自動轉境。

最初學習時,還要用念去轉,久而久之,習慣成自然,外境與本體成絕緣體,各成一體,互不相礙,成分道揚鑣,和「你走你的陽關道,我走我的獨木橋」相似,內心清淨自成一體,沒有雜念污染,如如不動,外境已不能進入。也沒有你、我,雖然耳聽有聲音在罵人,但已沒有被罵之人了,(沒持咒以前,知道被罵之感覺深入心坎,似被刀刺之難受,持咒後,則無你我存在,更無被罵之對象了。)好像弓箭已射不進來了,外境一開弓射過來時,就如有保護層,箭自然被反彈掉落,如如不動如金剛不壞之身。外境之「人」與「物」與「事」,已不能影響搖動「如如不動之心」了,反而被自動轉臺了,多麼殊勝啊!

八十三年返台,結緣《楞嚴經》,沒有想到經中云:未能持齋戒,即能持齋了。怪不得,我一念楞嚴咒就能吃全素了,原來是《楞嚴經》中,早已說明了,多麼靈驗啊!更使我相信佛經中的每一個字,每一句話都深信不疑。

持楞嚴咒是佛陀心咒,容易得到成就。
(一)成就法──身、口、意,三業清淨。
(二)增益法──持咒可以增益道業。
(三)破惡法──持咒可以破除一切惡習。
(四)息災法──可以清除一切災難。
(五)勾召法──妖魔鬼怪,無論多遠,都可以把它捉來。
(六)降伏法──可以降伏一切妖魔邪咒。
(七)吉祥法──誠心持咒,一切都能遂心滿意,遇難呈祥等。

百多種好處,如能抱著慈悲救度眾生之願持咒,一定可以消除災難,將來又能得成無上正等正覺。

《楞嚴經》中,述及佩帶〈楞嚴咒〉之威力,分為五部,表示威力。(一)東方金剛部──金剛五咒,以阿閦佛為部主。(二)南方寶部──諸天五咒,以寶生佛為部主。(三)中央佛部──諸佛咒,以毗盧遮那佛為部主。(四)西方蓮花部──諸菩薩咒,以阿彌陀佛為部主。(五)北方羯摩部──諸鬼神咒,以成就佛為部主。因世界有五大魔軍,故有五方佛來鎮壓。

佩帶咒在身上或書宅中的牆壁上,由於神咒之加被,可以盡其天年,一切毒物,都不能加害。如恭敬讀誦,或恭敬書寫,或隨身佩帶,或供養於自住的莊園館宅中,那麼多劫以來積聚之宿業,就如雪遇沸湯,即時溶化。既然宿障消除,正定現前,則不久之後,便會證得無生法忍。若曾犯五逆無間重罪,仗咒威力,所有重罪,猶如狂風吹聚沙一樣,都會消滅無餘,絲毫不留。更不會有一切魔鬼神怪,以及無始以來的冤家、橫禍、宿業、災殃、舊債來擾亂侵害。一切咒詛魘蠱毒藥、金毒、銀毒、草木蟲蛇萬物毒氣,一入到這個持咒人的口裡,反變成無上之甘露味。如臺灣蔬菜農藥,各種病毒更不在話下,都有免疫能力;我持咒後,身體比從前健康,連感冒也遠離了,輕鬆自在。

由於篇幅的關係,未能一一寫出,欲知詳細內容,可閱讀《楞嚴經》,即能窺知全貌之殊勝,猶飲甘露與醍醐。

當我得知如此殊勝之咒中之王,即在清晨,寫咒掛在院子圍牆或家中,以保平安,而且每人佩帶,受益匪淺。如同家中停電時,出去檢查電錶時,先生躲在暗處嚇我,或有時躲在房中,突然嚇人,真地一點也不會怕,很鎮定。又如突如其來的大聲或怪聲,也不會心跳八百,或心起波浪,「心」始終很平靜、平穩、平衡,都是自然而成,不假造作的。

回憶從前沒持咒時,情形恰恰相反,心驚肉跳,心跳八百,驚嚇得整身不自在,突然神經抽動等等,簡直判若兩人。可見不是一定要禪坐才能定,而如來定是行、住、坐、臥都在定中,首楞嚴之大定、深定是多麼殊勝啊!

能定即生慧,所謂「開悟楞嚴,成佛法華」,要成佛,必須先種佛因,即是先受持楞嚴經或咒。播何種子,結何果;種佛因,結佛果;種菩薩因,結菩薩果。雖然每一眾生都有佛性,聽經聞法學佛,遲早會成佛,但必須經過「信、解、行、證」四個階段,如已受持楞嚴經或持咒,已種了佛因,努力心精進、身精進、晝精進、夜精進,再持戒律,息貪瞋癡,修戒定慧三無漏學,圓滿菩提,則決結佛果。

家父出殯那天,我把手寫的「楞嚴咒」影印給家人佩帶,臺北第一殯儀館也有給每人一張紅紙畫的符咒。最小的妹妹因為臨急,找不到裝手寫楞嚴咒的袋袋,只有帶殯儀館給的符咒,沒想到她自焚化爐回家後,第二天不能起床,整身骨頭痛、頭痛、腰痛,當時以為睡一陣子就會好,沒想到睡到第三天,還更嚴重,我才警覺到是不是有那麼回事?就把我身上的楞嚴咒給她帶,沒想到她馬上好了,能起床了,真地不可思議。後來發現坊間有小的精緻楞嚴咒,讓她換一換,比手寫的幾張又厚重又不方便,輕便多了,她堅持不肯換,我告訴她,內容都一樣,她就肯換了,可見她是多麼地相信她所擁有的。

大女兒在八十五年三月間和朋友來南非觀光,遊歷不少名勝古蹟,返家當天三更半夜喚醒我,她作夢有許多可怕的東西,她嚇壞了,不能睡。我看她頸子怎麼沒戴楞嚴咒呢?可是我所有的楞嚴咒都給了兩家朋友,在焦急緊張狀況下,只有下床去找,好在找到一個,就給她戴上。返房去睡了,一覺到天亮沒來找我了,也就安然無慮了。

八十六年十月初,小女兒在學校附近教堂見到過世之白人,返家就一直頭昏想睡覺,覺得怪怪的。原來又沒戴楞嚴咒,她說學校規定不能戴項鍊之類之飾品,我用別針把楞嚴咒別在衣領內側,原來換校服忘了別上去了,給她一戴上,就覺得從頭冷下去,人就舒服了,現在她也絕不會忘記戴了。

大兒子在八十四年七月往生,當他在病重當時,給他戴上手寫楞嚴咒。大兒子在三個月大時,發高燒四十一度,變重度智障兒,當時不肯戴也就算了;當他病重時,還是勉強給他戴上。在《楞嚴經》云:「若讀、若誦、若書、若帶、若藏,諸色供養,劫劫不生貧窮、下賤、不可樂處。」此子在八十四年七月往生,仗南無大慈大悲阿彌陀佛佛力,帶他到極樂世界去了。往生約九小時後,全身冰冷,頭頂還熱,而只隔方寸之額頭,如冰塊般冷,方寸之隔卻有天壤之別,面露微笑,臉現瑞相。

受持楞嚴經和咒,在大定中自然煥現智慧光──不自私、不自利、不貪、不求、不爭、不妄語。散心雜語時,則自攝其心,修攝其心,一心不亂,自然在定;要發脾氣時,就「忍」以柔軟心、柔軟音,布施「歡喜」給對方,使對方生歡喜心,「忍」字就消失得無影無踪;煙消雲散了,何來「忍」字,也就天天歡喜了。希望大家能受持

 楼主| 发表于 2008-10-8 09:40:49 | 显示全部楼层

誦楞嚴咒救世界

上人說,世界末時,只要有一個人能一心持楞嚴咒,就可拯救世界。

◎林日祥

1990年,我姑母帶我們一家參訪洛杉磯的金輪寺,那時我十歲,第一次接觸佛法。記得當時父母餐館生意結束,渴求精神上的導引,我想那次他們找到了所追求的。一年後,父母將我和姐姐、弟弟送進了萬佛城的育良小學讀書。第一次到萬佛城,我看到萬尊佛像很興奮,手指著牆上的佛像對媽媽說,「我想要做那尊佛。」我又問:「成佛一定要出家嗎?」她說那樣會比較快些。當時我對佛法明白得不多。

在育良小學、培德中學的佛學課中,我學了更多佛法。我也參加佛殿的功課,父母也灌輸我佛教的價值觀與傳統思想。十三歲時,我聽了上人關於楞嚴咒的法益開示後,媽媽就讓我背楞嚴咒。咒文太長,我覺得不可能背下來,但媽媽的道友,金輪寺的王太太鼓勵我。在她的影響下,我開始每天背兩行;背時我感到很安寧,興趣也提高了。

上人說,世界末時,只要有一個人能一心持楞嚴咒,就可拯救世界,於是我從每天背兩行,漸增至五行、十行、二十行,兩個月後背完了全咒。媽媽讓我天天持誦,以免忘失,我就上學前一次,放學後一次,睡前隨便什麼時候再誦一次。回想起這件事,我相信是「讓楞嚴咒住世,拯救世界」這一大因緣,驅使我這樣做的。

我因此想要受五戒,當我向媽媽提出時,我持戒已兩年了。(編按:林果祥居士姐弟三人,於1991年7月13日於聖城皈依;93年3月聖城慶祝觀音菩薩聖誕法會,果祥居士念初中一年級,近13歲時受五戒。)她很吃驚,要我確定我一生都不犯殺盜淫妄酒的行為。我告訴她我確定了,於是在觀音菩薩聖誕日,我和好友顏曉晉同學同時受了五戒。這些戒成了我生命中做決定的準則。97年我從培德中學畢業後,接觸到了真正的考驗,發覺與外面的環境協調很難;想要做的,常常與戒律相違悖。一想到戒律,我就約束自己不去做那些事了。

就讀柏克萊加州大學期間,我與父母有許多衝突;我與許多在父母灌輸佛教規矩下長大的孩子,有類似的經驗。我從小脾氣不好,控制壓抑的結果是,瞋恨在內心延續不斷。大四時,一個緊張的學期結束後,我參加了2000年法界佛教青年會的「冬季楞嚴班」,避開了都巿生活,我更敏銳地覺察到了自己的心境,所執持的人相、物相,這都是使我沮喪、苦惱的直接原因。

我有了一些覺照力後,就想下功夫改變自己的壞脾氣。我從一些與脾氣間接有關的小事上先入手,比如在開車上學的路上,我覺察到自己的瞋心,怒氣沖沖時開車上路非常危險。我開始覺察到每次自己的火氣怎樣上升,又如何地要爆發出來。恆實師告訴我,有位禪師在美國說:「將心中的前門、後門敞開,讓客人進來,但不敬茶。」基於這一理解,我認識到自己執著於公路上駕車的人對我的無理,而發火。他們就像是客,而我生氣,是因為給他們敬茶了!一點一點我放下了這些執著,讓它們來來去去,而我不將心繫住其上。

我試著將這個方法用在自己其他的毛病上,我感到不容易,可以說很難。因為我認識到了讓我沮喪苦惱的直接原因,是這些觀念上的執著之後,我就想要改變它們。這一因緣,使我決心要做個更好的人;無論出於何種信仰或宗教,這就是佛法了。但我們只可這樣要求自己,卻不能這樣要求他人。當他人看到你這點,覺察到你的不同之處時,他們自會意識到其中的緣由。

 楼主| 发表于 2008-11-3 05:17:44 | 显示全部楼层

真心要學好,不怕魔來考

楞嚴咒都伴著他,六年來再也未受干擾,讓他能夠安心睡覺。

◎林朝泉口述 / 謝福來整理

林朝泉居士,法名果泉,是馬來西亞政府已經退休的公務員。今年(1998)帶領十一位同修,前來參加萬佛寶懺;他們遠道而來,不畏辛苦地參與了全程的法會,在早晚温差極大的聖城,體力與耐力都是一個很大的考驗。法會圓滿後,從林居士的笑容裡,可以感受到他在這一次的法筵中,充滿了法喜和信心。

林居士皈依上人,也有著一段很特殊的因緣。1988年,上人帶領弟子到亞洲弘法,從臺灣準備前往馬來西亞時,簽證還沒有獲准。在這十萬火急的關頭,一位律師朋友請林居士出面協助,因為他曾在移民廳辦事。林居士雖然還不是上人的弟子,卻義不容辭地運用公文往返,同時拜見移民廳官員,使得全部的簽證在短短的一星期就批准了。

「其實在那時候,我就應該皈依上人了;可惜我有眼不識泰山,四年後(1992)才皈依上人。」已經和上人見過面、談過話的林居士,居然交臂失之;他有點悵然地述說這段陳年往事。不過他相信那時候已經種下了善根,只是因緣尚未成熟罷了。「老實說,當時我對佛教還沒有特別的興趣;受人之託,忠人之事,認為把這事情辦完就算了。」

巧的是,1992年恆實師率團到馬來西亞弘法,團員的入境證又有了問題。這時林居士已調了職務,在政府印務局辦事;當時馬國籌劃弘法工作的人員都非舊識,負責人與林居士素不相識,也突然找上門來請他再次幫忙,因此弘法團又順利地獲得簽證。

林居士百思不解,為什麼上人或弟子到馬來西亞,兩次的入境都在緊要關頭才找上他?主辦弘法工作的負責人他都不認識,而且他都已調換不同的職務,為什麼會有這一段因緣呢?因此他認為或許是宿緣所追,怎麼跑也跑不掉,還是早一點歸隊,皈依三寶,終於成為上人的弟子。

「要學好,冤孽找;要成佛,先受魔。」皈依上人後幾天,妖魔鬼怪就來纏他。一天夜晚,他開車外出買汽油。在離家後不遠,有一位老婦人擋著他的去路,並要求送她一程。林居士說他只到附近買汽油罷了;老婦人不肯讓路,不得已之下就讓她上了車。

老婦人一上車,林居士就聞到一股很臭的味道,這味道像煤氣般讓他難以呼吸;同時又對他做出一些很沒禮貌的動作,還很曖昧地說:「我沒有丈夫,不要怕不要怕!」這時候,林居士心裡起了疙瘩,這老婦人一定是鬼怪;他害怕異常,身體開始顫慄發抖。而剛皈依過的林居士,咒到用時方恨無,什麼咒都還沒學,都還不會念。

情急智生,「南無阿彌陀佛」這六字洪名,自然地從口中念出。這一念,臭味就消失了,老婦人調戲的動作也停止了;可是佛號一停,老婦人又動手動腳,林居士趕緊再念佛。如此膠著了五分鐘後,她終於下車了,並對林居士說:「您,好人!有好報。」下了車就不知去向。

從那晚起,林居士就時常在夜間胡言亂語。他的太太已在1988年皈依上人,趕緊向上人求救。弟子有難,師父豈會袖手旁觀,上人就叫林居士到萬佛聖城來。到了聖城,這個魔也跟著來,一連十三個晚上都在窗口,像一把鐵鎚般胡亂地敲打著,似乎要破門而入。林居士被折磨得每晚只睡一個小時(從 2:30 到 3:30),便趕緊起床,上殿作早課。

第十四天,上人來到了佛殿,用手杖在林居士的頭上敲了三下,並且說:「沒有事,可以回家了。」從此之後,果真就平安無事,你說奇怪不奇怪!經過了這一波三折,林居士對佛法有了興趣,對上人有了信心,知道自己所依止的是一位大善知識了。從此更加精進用功,研究上人的開示和佛書經典,並真誠地依教奉行;並在1997年受了五戒。

上人曾經說過,南洋地緣特殊,妖魔鬼怪、魑魅魍魎特別多。林居士身為政府公務員,常須下鄉服務,有時候三更半夜經過人跡罕至的道路,就會碰上一些稀奇古怪的事。他曾遇上傾盆的怪雨,這個雨只打在車前,左右兩邊都不下,在他眼前是一片模糊。碰到這種境界,他應付的法寶就是打開楞嚴神咒的錄音帶;幾分鐘後,這雨就消失了,道路也分明了。

有一次,他住在郊區的一間小旅店,睡覺時忘了把楞嚴咒小冊子佩帶在身上。半夜時,鬼就來欺負他,用身體壓在林居士的身上,使他動彈不得,手腳有如被綁起來,口也不能張開喊救命,只覺大小腸像要爆裂般非常難受。這是楞嚴經上所講的鳩槃茶鬼(冬瓜鬼),沒有手也沒有腳,身體就像一顆冬瓜一樣。

林居士掙扎了很久,這鬼才放手。他馬上下床拿楞嚴咒的小冊子,放入睡衣的口袋裡,並假裝繼續睡覺,準備鬼來時看好戲。尚未入眠時,果然鬼又回來突擊,以蜻蜓點水的姿勢壓著林居士,同時也壓著楞嚴咒;那知鬼剛一近身,就猶如踩到地雷般被彈到半空中。當時林居士的神智很清醒,因為他正等著鬥法的好戲上場。

從此之後,林居士如果到外地,這本楞嚴咒都伴著他睡在一起;六年以來,再也未受干擾,讓他能夠安心睡覺。

林居士還曾經以大悲咒和咒水,挽救家中一隻垂死的小狗。那是兩年前,他錯用煤油為家裡的小狗洗澡,冀望清除牠身上的蝨子。他把狗兒浸在煤油裡不久,小狗突然不能站立,連眼睛也閉上了,只剩下微弱的呼吸聲。

經過獸醫診治,斷定煤油已經從小狗的皮膚傷口滲入了血管,導致血液中毒;並且說三個小時內,小狗就會死亡。醫生說他無能為力,這隻小狗是回天乏術了。

林居士無奈地把小狗帶回家,家人便向觀世音菩薩求助。這時候小狗已經口流白沫,不能動彈,更不能進食或喝水。他家人念了108遍的大悲咒,然後將大悲水一點一滴地灌入小狗緊閉的口中;同時為小狗發了一個願,如果牠能活過來的話,牠將終身吃素。

第三天,奇蹟終於出現,昏迷不醒的小狗在一陣風過後,突然嘔吐,然後爬了起來;一星期後身體便復原。再過一個星期,牠的毛全部掉光,變成一隻沒有毛的醜小狗;幾個星期後,牠另長新毛。小狗從此開始吃素,並時常蹲在門口細聽他們家人誦經、作早晚課,似乎意味著牠也想往生到極樂世界。

大悲大咒通地天,一百一千十王歡;
大悲大慈能袪病,孽鏡一照匾高懸。

這是上人所作的偈頌,道出了大悲咒的神奇妙用。能每天念108遍,連十殿閻君也都歡喜讚歎;袪病延年、起死回生,這還是小事;了生脫死、成就佛果,這才是大悲咒的大用。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8-11-3 5:18:16编辑过]
发表于 2008-11-4 12:16:56 | 显示全部楼层
南无宣化上人。
 楼主| 发表于 2008-11-24 11:56:05 | 显示全部楼层

持楞嚴咒求出家

我那時嚮往萬佛聖城,希望將來能在那兒出家。

◎比丘尼 恆慎

我十一歲時,有段時間住外婆家;外婆是皈依三寶的佛教徒,在寺廟舉行法會時,會帶我去參加。但我對出家人的印象模模糊糊,最深的是廟上可口的素食,覺得比葷食好吃太多了,所以即使得走一個多小時的路,也不覺辛苦。當時有人叫我常念「南無阿彌多婆夜,……」(往生咒),說是多念會變得聰明。我聽教從此就常念,直到離開外婆家後,不再去寺廟了,還是常念這個咒;長大接觸佛教後,才知道小時念的是〈往生咒〉。

1989年我到臺北一家素食館上班,同事給了我一本上人講的《地藏菩薩本願經淺釋》、一本宣公上人開示錄第一冊。我以最快速度看完,對上人起了很深的信心,趕忙到臺北法界印經會再請了兩本書看。當時的「法界」限制請書,一次不能超過兩本。

我那時嚮往萬佛聖城,希望將來能在那兒出家,於是我天天念〈楞嚴咒〉、背〈楞嚴咒〉、拜佛,全心全意想去聖城。一天我夢見自己三步一拜朝禮聖城,上人迎面走來,站在我面前對我摩頂,說:「妳可以來聖城。」即刻就感到一股清涼,從頭頂灌入,我興奮得醒了過來;醒後,那清涼感仍在。太真實了!

我想出家,又想奉養父母,在矛盾中掙扎,直到父親往生,我對觀世音菩薩發願,希望在三年內出家。心想事成,終於到了萬佛城,並在1995年3月25日落髮;2000年受具足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4-7 02:26 , Processed in 0.053023 second(s), 13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