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01|回复: 0

一、见闻录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20 19:33: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摘自《凡夫居士:冥报记》

一、见闻录


   冥报记 (唐)吏部尚书唐临撰
   采银沙人
  东魏末。邺下人。共入西山采银铜。出穴未毕。而穴崩。有一人在後。为石塞门不得出。而无伤损。其穴崩处。有小穴不合。微见日光。此人自念终无出理。乃一心念佛。
  其父闻子已压。无处求尸。家又贫窭。无以追福。乃持粗饭一 。往诣僧寺。请一人斋。众僧多逐丰厚。莫肯为食。父持饭大哭。有一僧愍之受请。食讫为咒愿。因别去。
  是日中。其子在穴中。忽於小穴明处。见一沙门。从穴中入来。持一饭。以授此人。食讫便不复饥。唯端坐正念。
  经十馀年。齐文皇帝即位。於西山造凉殿。匠工除此崩石。乃见穴中人尚活。出之与归。父母惊喜。遂阖家练行。
  东魏末年,邺下地方的人,一起到西山的矿穴采掘银铜。他们采完出穴之时,穴忽然崩塌。最後面的一个人,由於石头塞门而出不来,不过幸好没有受伤。塞住穴口的大巨石,只留了一点小缝隙,稍微能见到一点日光。这人想大概是出不去了,於是就一心念佛。
  他的父亲听到儿子被巨石压的消息,尸体无法挖出来。想到家境穷困,没有能力为儿子大作法会来追荐福业。最多只拿得出一碗粗饭,於是就带了一粗饭到寺庙去,准备斋一位僧人。然而这些僧人都想得到丰厚的供养,因此没有人肯吃他的饭。可怜这位父亲拿着那 饭哭了起来,这时有位僧人很怜悯他,就接受他的供养。僧人吃完饭後,就替这位父亲施主诵咒祝愿,之後就走了。
  就在这同一天,在洞穴中的儿子,忽然见到穴口隙缝处,进来了一位沙门。沙门拿了一饭叫他吃,他吃了之後肚子就不再饥饿,从此就一直端坐修定。十几年就这样过去了。
  後来齐文皇帝即位,要在西山造一座凉殿。於是石匠就到崩穴处取这块巨石,巨石移走之後,才发现穴内有人,而且还活着。於是石匠就带他回家,他的父母惊喜异常,此後全家都修行。
  冀州擒奴
  北齐时有冀州人。从军伐梁。战败见擒为奴。其父母在乡不知音问。谓已死为追福。造埙浮图。埙浮图成设斋会。道俗数百人。
  方坐食闻叩门声。主人父出视。见一僧形容甚雅。谓主人曰。乞斋食糜。可以布手巾裹之。并乞鞋一量。主人请留住食。僧不肯曰。欲早去。不暇坐食也。主人如其言。以新布裹糜。并鞋一量奉之。僧受而去。
  是日斋时。主人子在江南泽中。为其主牧牛。忽见一僧。手持糜一裹。及新鞋一量。至奴所问曰。亦思归见父母乎。奴泣曰。无敢望也。
  僧以与糜令坐食。食毕又与鞋令着之。而敷袈裟於地。令坐袈裟上。僧取袈裟四角。总把擎举而挥之。可移二丈许。
  着地。奴开视。不见僧及袈裟。而身已在其宅门外。入门见大众方食。父母惊喜就问。具说由缘。视其巾内馀糜及鞋。乃向奉僧者也。
  乡邑惊骇。竞为笃信。是日月六日也。因名所造浮图。为六日浮图。浮图今尚存。邑里犹传之矣。
  北齐时有个冀州人,他从军去攻打梁国,战败被俘虏成为奴。他在家乡的父母,由於很久都得不到他的音讯,以为他已经战死,於是就为他追荐造福,盖了一座砖塔。砖浮图完成之日,就设斋会,有几百位出家众及在家众来叁加。
  大家正坐着吃时,有叩门声。主人的父亲就出门去看,见到一位长相文雅的僧人。僧人向主人说:「要向你乞斋小米稀饭,用布手巾包裹着就可以。同时还要向你乞一双鞋子。」主人留他进去吃。僧人不肯答应,僧人说:「我要早点去,没空坐着吃。」於是主人就照着他的吩咐,用新的布包裹稀饭,并奉送他一双鞋子。僧人接受之後就走了。
  斋会那天,主人的儿子,正在江南的水泽中,替他的主人放牧牛只。忽然他见到一位僧人,手里拿着布巾包裹的稀饭及一双新鞋。僧人到奴 的身边问他说:「想不想回去看父母啊?」奴哭泣说:「我实在不敢怀抱任何希望。」
  僧人就叫他坐下来吃粥,吃完後,又叫他把新鞋穿上。於是僧人就把袈裟铺在地上,叫他坐在袈裟上。然後僧人捉住袈裟的四角,把他擎举起来挥舞,有二丈多高。
  等着地之後,奴张眼开视,僧人及袈裟都不见了,而自己却已身在家宅门外。他入门之後,见到大众还在吃饭。父母见到他惊喜不已。忙问因缘。他把经过情形都讲了,再看布巾内剩下的粥及上的鞋,正是父亲送给僧人的。
  乡邑的人都很惊骇整件事情,大家都因此而争着信佛教。当天是该月的初六,所以就把所造的浮图,叫做六日浮图。现在这座浮图还在,而该邑的人,还在流传着这个故事。
  梁时一寒士
  梁武帝微时。识一寒士。及即位游於苑中。见牵舟。帝问之。尚贫贱如故。敕曰。明日可上谒。吾当与汝县令。
  此人奉敕而往会。故不得见。频往遇有事。终不得通。自怪之。以问沙门宝志。志方为大众讲经。听者数千人。寒士不得进。
  宝志谓众曰。有人欲来见问。请开道内之。众人乃为开。此人进未至。宝志迎谓曰。君为不得县令来问耶。终不得矣。但受虚恩耳。
  过去帝为斋主。君书其疏许施钱五百。而竟不与。是故今日但蒙许官。终不得也。
  此人闻之终去。帝亦更不求之。
  梁武帝尚未显贵的时候,曾经认识一个贫困的人。等到他当上皇帝之後,有一天在苑里游玩,见到那人在岸上牵舟。梁武帝就问他近况如何,才知道他还是和以前一样贫贱。於是梁武帝就说:「明天来谒见我,我给你当个县令。」
  这人就奉皇帝的命令去觐见,但却见不到。他又去了好几次,总是无法通报。他觉得很奇怪,就想要请问沙门宝志。当时宝志和尚正在为大众讲经,有几千人在听,因此他跟本无法近前去问。
  宝志和尚告诉众人说:「有人有问题想来问我,请大家开道让他过来。」於是大家就让出一条通道。他走向志公,志公也迎向他的时候说:「你是不是想问为什麽当不上县令呀?最後还是当不上的,只是得到一个虚假的口头承诺而已。
  过去世的时候,当今皇帝当斋主时,你在功德簿上写布施五百钱,结果竟不给。因此今日也只能获得皇上口头给你官做,而最後还是做不成。」
  这人听了这段因缘之後,就不再去找梁武帝,而梁武帝也没有再找他。
  陆仁
  陆仁者。赵郡邯郸人也。少有经学。不信鬼神。常欲试有无。就思人学之。十馀年不能得见。後徙家向县。
  於路见一人。如大官。衣冠甚伟。乘好马。从五十馀骑。视仁 而不言。後数见之亦如此。经十年。凡数十相见。後忽驻马呼 曰。比频见君。情相眷慕。愿与君交游。
  即拜之。问公何人也。答吾是鬼耳。姓成名景。本弘农人。西晋时为别驾。今任临胡国长吏。
  仁 问其国何在。王何姓名。
  答曰。黄河以北总为临胡国。国都在楼烦西北州碛是也。其王是故赵武灵王。今统此国。总受太山摄。每月各使上相朝於太山。是以数来过此。与君相遇也。吾乃能有相益。令君预知祸难。而先避之。可免横死。唯死生之命。与大祸福之报。不能移动耳。
  从之。景因命其从骑常掌事。以是赠之。遣随 行。有事令先报之。即尔所不知。当来告我。於是便别。掌事恒随逐如从者。顷有所问。无不先知。
  时大业初。江陵岑之象为邯郸令。子文本年未弱冠。之象请仁 於家。教文本书。 以此事告文本。乃谓曰。
  成长吏谓曰。我有一事。羞君不得道。既与君交。亦不能不告君。鬼神道中亦有食。然不能饱。苦饥。若得人食。便得一年饱。众鬼多偷窃人食。我既贵重。不能偷之。从君请一餐。既告文本。文本即为具馔。备设珍羞。 曰。鬼不欲入人屋。可於外边张幕设席。陈酒食於上。文本如其言。至时,仁 见景两客来坐。从百馀骑。既坐。文本向席再拜。谢以食之不精。亦传景意辞谢。
  初文本将设食。仁 请有金帛以赠之。文本问是何等物。云。鬼所用物。皆与人异。唯黄金及绢。为得通用。然亦不如假者。以黄色涂大锡作金。以纸为绢帛。最为贵上。文本如言作之。
  及景食毕。令其从骑更代坐食。文本以所作金钱绢赠之。景深喜谢曰。因陆生烦郎君供给。郎君颇欲知寿命乎。文本辞曰。不愿知也。景辞而去。
  数年後。仁 遇病不甚困笃。而又不能起。月馀日。 问常掌事。掌事云不知。便问长吏。长吏报云。国内不知。後日因朝太山。为消息相报。
  至後月。长吏自来报云。是君乡人赵武。为太山主簿。主簿一员阙。荐君为此官。故为文案经纪召君耳。案成者当死。
  问计将安出。景云。君寿应年六十馀。今始四十。但以赵主簿横徵召耳。当为君请之。
  乃曰。赵主簿相问。陆兄昔与同学。恩情深重。今幸得为太山主簿。适遇一主簿阙。府今择人。吾已启公。公许相用。兄既不得长生。会当有死。死遇际会。未必得官。何惜一二十年。苟贪生也。今文书已出。不可复止。愿决作来意。无所疑也。
  忧惧病愈笃。景谓 曰。赵主簿必欲致君。君可自往太山。於府君陈诉。则可以免。
  问。何由见府君。
  景曰。鬼者可得见耳。往太山庙。东度一小岭。岭平地是其都所。君自当见之。
   以告文本。文本为具行装束。数日。景又来告 曰。文书欲成。君诉惧不可免。急作一佛像。彼文书自息。
  告文本。以三千钱为画一座像於寺西壁。既而景来告曰免矣。
  情不信佛。意尚疑之。因问景云。佛法说有三世因果。此为虚实。答曰实。
  曰。即如是。人死当分入六道。那得尽为鬼。而赵武灵王及君。今尚为鬼耶。
  景曰。君县内几户。 曰万馀户。又狱囚几人。 曰常二十人已下。又曰。万户之内。有五品官几人。 曰无。又曰。九品已上官几人。 曰数人。
  景曰。六道之内亦如此耳。其得天道万无一人。如君县内无一五品官。得人道者有数人。如君九品。入地狱者亦数十。如君狱内囚。唯鬼及畜生。最为多也。如君县内课役户。就此道中又有等级。因指其从者曰。彼人大不如我。其不及彼者尤多。
  曰。鬼有死乎。曰然。 曰。死入何道。答曰不知。如人知死。而不知死後之事。
  问曰。道家章醮。为有益不。景曰。道者天帝。总统六道。是谓天曹。阎罗王者。如人间天子。太山府君如尚书令。录五道神如诸尚书。若我辈国。如大州郡。每人间事。道上章请福。天曹受之。下阎罗王云。某月日得某甲诉云云。宜尽理勿令枉滥。阎罗敬受而奉行之。如人之奉诏也。无理不可求免。有枉必当得申。可为无益也何。
 又问。佛家修福何如。景曰。佛是大圣。无文书行人。其修福天神敬奉。多得宽宥。若福厚者。虽有恶道文簿。不得追摄。此非吾所识。亦莫知其所以然。言毕去。 一二日能起便愈。
  陆仁 是赵郡邯郸人,对经学稍有研究。他不相信世间有鬼神,常想试验到底有没有。他向修冥想的人学过,学了十几年,都没能见到鬼神。後来他搬家到向县。
  有一次,他在路上见到一个人,看来像是做大官的样子,穿的衣服和戴的帽子都很大,骑着一匹骏马,有五十几个侍从骑马跟随着,那人眼睛看着陆仁 而不与他交谈。後来又见了数次,都只默默对望而已。如此情形经过了十年,他们也相见相望了数十次。後来有一天,这个人忽然停马招呼陆仁 说:「经常与您见面,颇为仰慕,希望和您交个朋友。」
  陆仁 立即礼拜问讯说:「请问您是什麽人?」他回答说:「我是鬼,姓成名景,生前是弘农地方人,西晋时是别驾,现在是临胡国的长吏。」
  陆仁 问:「这个国家在那里,国王叫什麽名字?」
  成景回答说:「黄河以北通通是临胡国,国都在楼烦西北边的沙漠。现在的国王是已故的赵武灵王,被泰山管。每个月都要派使者朝泰山,所以我经常路过此地,和您相遇。我能对您有些帮助,让您可以事先知道灾祸,而得以事先逃避,以免遭到横死。除了生死的命运,及大灾祸大福德的业报,不能改变之外,其他都是可以改变的。」
  既然交了朋友,成景就把侍从常掌事赠送陆仁 ,要常掌事随从陆仁 ,有任何事都要先告知陆仁 。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要回去告诉成景。两人辞别之後,掌事就如侍者般跟着陆仁 。新主人有任何问题,他都能事先知道。
  大业年中,江陵的岑之象当邯郸令,他请陆仁 到他家,教他未满二十岁的儿子文本书经,陆仁 就把他和成景交往的情形告诉文本说:
  成长吏跟我说:「我有一件事,不好意思讲,现在既然与您结交,就不得不说。我们鬼神道也吃东西,但是都吃不饱,经常肚子饿,颇为苦恼。如果能吃一餐人间饮食的话,肚子就可以饱一年,所以很多鬼都会去偷人类的食物。而我当官身分贵重,不能去偷人类的食物,因此请您请我吃一餐。」
  既然陆老师这麽说了,文本就设了山珍海味要请成长吏。仁 说:「鬼不想进入人住的屋内,就在屋外搭帐幕设筵席,把酒食放在屋外桌上好了。」文本就照著所说的去做。请客的那天,仁 看到成景带两位客人来,侍骑有一百多人。客人坐下之後,主人文本向客人席位拜谢说,饮食做得不精致,请多包涵。仁 也代成景传达感谢之意。
  文本设宴招待成景之初,仁 请文本赠送他们金帛。文本问什麽是金帛,仁 说,鬼所用的东西,和人所用的都不同,只有黄金和绢帛可以通用。不过假的金帛比真的金帛更适合鬼用。最贵重的假金帛是,把锡贴在黄纸上当作金,以纸张当做绢帛。文本就照他的话去做。
  等到成景吃过之後,他就叫侍从骑士轮流吃。文本把原先准备好的金钱绢帛赠送给他,成景十分欢喜,感谢的说:「由於陆先生的缘故,麻烦您供给我这麽多,您想不想知道自己的寿命呢?」
  文本辞谢说不想知道。後来成景他们就告辞离去。
  几年之後,仁 得了病,虽然不甚严重,但却无法起床,这样经过了一个多月,他就问常掌事到底怎麽回事。结果掌事也不知道,就去问长吏。长吏说在国内打探不出来,後天去朝泰山之後,再回报消息。
  到了下个月,长吏亲自来报告说:「你的同乡赵武,在泰山当主簿,刚好现在有一个主簿的空缺,他就推荐你当这个官。所以他写了签呈要徵召你,要是案子成了的话,你就得死。」
  仁 问有没有什麽计谋可以脱免呢?成景说:「你原本应该可以活到六十多岁,而你今年才四十岁。如果就此死了,都是由於赵主簿硬要徵召你之故,我去替你请求看看。」
  成景当说客回来之後说:「赵主簿问起你,说你们以前是同学,彼此情深义重。他现在幸而得以当泰山主簿,刚好现在又有一个主簿缺,因此特别推举你。他说你既然无法长生不死,既然早晚都要死,而死了之後未必当得成官,因此,何必贪恋这一二十年呢。现在文书都发出去了,没有办法收回。所以希望你下定决心来,不要再犹豫了。」
  仁 听後,忧心恐惧,使得病情加重。成景就跟仁 说:「既然赵主簿一定要你,我看你就亲自前往泰山,跟泰山府君陈情,或许可以得免。」
  仁 问说:「怎麽才能见到府君呢?」
  成景说:「一般而言,做鬼才能见得到府君。不过你可以前往泰山庙,度过泰山庙东边的一个小山岭,在山岭的平地处,就是府君的都城,在那儿你就能见到府君。」
  仁 就把这件事告诉文本,文本就替他准备行装。几天之後,成景又来告诉仁 说:「文书快成定案了,恐怕你去求情都不能免了。现在赶快作一尊佛像,好让文书自然不发生作用。」
  仁 又告诉文本,於是文本就以三千钱,替仁 在佛寺的西面墙壁上,画了一尊佛像。不久之後,成景来告诉他说,已经得到脱免了。仁 向来是不信佛的,因此还有些怀疑。因此就问成景说:「佛法说有三世因果,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成景回答说:「是真的。」
  仁 又问:「既然如此,人死了就应当分生到六道去,怎麽可能都变成鬼呢。譬如赵武灵王及你,现在不是都还在当鬼吗?」
  成景问他说:「你们县内有几户人家?」仁 说:「有一万多户。」「那麽狱囚有多少人呢?」仁 说:「经常在二十人以下。」成景又问:「一万多户人里,五品官的有多少人?」仁 说:「一个也没有。」又问:「九品以上的官有几位?」仁 说:「只有几位而已。」
  成景说:「六道里面也一样,能生到天道的,一万个人里头,一个也没有,就好比你们县里没有一个五品官。得生人道的有几个,好比你县里的九品官。下地狱的也是几十人,就像你们县里监狱的犯人。而鬼跟畜生最多,就像你们县里完粮纳税服役的百姓一样。而在鬼道里,又分等级。」他指著侍从说:「他们大大不如我,而不如他们的,则又更多。」
  仁 又问:「鬼会不会死?」他回答:「会。」仁 问:「鬼死後进入那一道呢?」成景回答说:「不知道,就好比人知道自己会死,但却不知道死後的事情。」
  仁 又问:「道家的奏章作醮等,是不是真的有效果?」成景说:「道教供奉的玉皇大帝,是总管理六道的,也就是所谓的天曹。阎罗王就好比是人间的天子,泰山府君就好比是尚书令。记录五道诸事的就好比尚书。像我的国家,就好比大的州郡。人间如果有什麽事,想与天曹沟通的话,道教就会上奏章请天帝赐福。天曹接受此奏章之後,就会下命令给阎罗王说,某月某日某人申诉某某事,你要秉持公理去办,不可冤枉滥捕。阎罗王就会很恭敬的奉行,就像人间奉圣旨一样。如果自己没有道理的话,当然不会得到赦免,如果真是冤枉的话,一定会得到申张的。这样,你还认为道教的奏章建醮是没有效果的吗?」
  仁 又问:「那麽佛家的修福又是怎麽一回事呢?」成景说:「佛是大圣,不写文书指示官员办案。只要修行佛法,天神都很恭敬那些人,而且大多会得到宽恕。如果福厚的话,即使有那人要堕落恶道的文簿来,都不能去追摄那人到恶道去。此中的道理,我没办法了解,我也不懂佛法。」讲完之後,他就走了。一两天之後,仁 能起身了,病也就痊愈了。
  崔浩
  後魏司徒崔浩。博学有才略。事太武。言行计从。国人以为楷模。浩师事道士寇谦之。尤不信佛。见其妻读经。夺而投於井中。
  从太武至长安。入寺。见有弓矢刀盾。帝怒诛寺僧。浩因进说。尽杀沙门。焚经像。敕留台下四方。依长安行事。
  寇谦之与浩争。浩不从。谦之谓浩曰。卿从今受戮。灭门户矣。後四年。浩果无罪而族诛。将刑。载於露车。官使十人在车上。更尿其口。行数里。不堪困苦。号叫求哀。竟备五刑。自古戮辱未之前有。
  帝亦枉诛太子。又寻为阉人宗爱所杀。时人以为毁佛法之报验。
  後魏的司徒崔浩,是个博学多闻有才华谋略的人。太武帝对他言听计从,是太武帝的得力助手,国内的人都以他作为楷模。崔浩信道士寇谦之,非常反对佛教。他见到妻子读佛经,就一把抢过来 到井里去。
有一次,他随从太武帝到长安,他们进入一间佛寺,见到里面有弓矢刀盾等武器。太武帝很忿怒,就杀了寺里的僧人。崔浩更建议说,把沙门都杀光,把佛经及佛像都烧掉。於是皇帝就下命令,要全国都以长安为榜样。
寇谦之反对崔浩这麽做,但是崔浩不听劝。寇谦之就告诉他说:「你以後会被杀,而且还会遭到灭门之祸。」四年之後,崔浩果然没有犯什麽罪,就遭到灭族的惩罚。在行刑之前,崔浩被装载在一辆没有遮盖的车上,官吏还叫十个人向他口里放尿。这样子走了几里路之後,崔浩不堪困苦,大声号叫哀求。他生前一共受了鞭笞、杖刑、徒步、流放及死刑等五种刑,这是古来被判死刑者从未受过的羞辱。
太武帝後来又冤枉诛杀太子,不久之後,自己又被宦官宗爱所杀。当时的人都说,太武帝及崔浩,是由於毁灭佛法,所以遭到这样的报应。周武帝周武帝好食鸡卵。一食数枚。有监膳仪同名拔彪。常进御食有宠。隋文帝即位。犹监膳进食。开皇中暴死。而心尚暖。家人不忍殡之。
三日乃苏。能语先云。举我见王。为周武帝传话。既而请见。文帝引问。言曰。
始忽见人唤。随至一处。有大地穴。所行之道。径入穴中。才到穴口。遥见西方有百余骑来。仪卫如王者。俄至穴口。乃周武帝也。仪同拜。帝曰。王唤汝证我事。汝身无罪。言讫即入穴中。
使者亦引仪同入。便见宫门。引入庭。见武帝共一人同坐。而有加敬之容。使者令仪同拜王。王问。汝为帝作食。前後进白团几枚。仪同不识白团。顾左右。左右教曰。名鸡卵为白团也。仪同即答。帝常食白团。实不记数。
王谓帝曰。此人不记。当须出之。帝惨然不悦而起。忽见庭前。有一铁床。并狱卒数十人。皆牛头人身。帝已卧床上。狱卒用铁梁押之。帝胁割裂。裂处鸡子全出。俄与床齐。可十余斛。乃命数之讫。床及狱忽皆不见。帝又已在王坐。王谓仪同还去。
有人引出至穴口中。又见武帝出来。语仪同云。为闻大隋天子。昔曾与我共事。仓库玉帛。亦我储之。我身为帝为灭佛法。极受大苦。可为吾作功德也。
於是文帝敕天下人。出一钱。为追福焉。
周武帝喜欢吃鸡蛋,一次就吃好几枚。拔彪是监管膳食的仪同,由於经常侍候皇帝吃饭而得宠。後来隋文帝即位,他还留任原职。开皇年中他忽然暴毙,由於心还暖,所以家人不忍心把他埋葬。
三天之後他醒了过来,一开口就说:「带我去见皇上,我要替周武帝传话。」於是大家就替他安排求见,隋文帝就问他要传什麽话,他说:
暴死之後,我就听到有人叫我,我就跟著他到一个大地穴的地方。那儿所有的路,都是通入地穴的。我才走到穴口,遥见西方有一百多人骑马而来,他们护卫著一位好像国王的人。等到他们骑进穴口,一看才知道那人就是周武帝。於是我就向武帝礼拜。武帝说:「阎罗王传唤你来作证我的事,你本身没有罪。」讲完话武帝就进入穴里。
使者也带我进入穴中,见到宫殿的大门。使者带我进入宫庭里,我见到武帝和一个人一起坐著,武帝对那人似乎十分恭敬。原来那人就是阎罗王,使者叫我向阎罗王礼拜。冥君就问我说:「你替武帝准备饮食的这些年来,武帝前前後後共吃了几枚白团?」我不知道何谓白团,就看左右的人。左右的人告诉我说,白团就是鸡蛋。於是我就回答说:「武帝经常吃白团,但是数目有多少,我从未去算过。」
  冥君就向武帝说:「这个人没有算多少枚,所以我们要通通把它弄出来计算。」武帝一听,不禁一脸凄惨之相,很不高兴的站了起来。忽然宫庭的前面出现了一张铁床,还有几十名狱卒,全都长得牛头人身,而武帝已经身卧床上。这时狱卒就用铁梁来压武帝,武帝的两胁因而割裂。在割裂处鸡蛋不停涌出,不久就堆积得有床那麽高,几乎有十几斛之多(五斗为一斛)。冥君就叫狱卒计数,数完之後,床和狱卒忽然又都不见了,而武帝又已经坐在位子上。冥君就告诉我可以走了。
於是就有人带我出到穴口,这时武帝出来告诉我说:「你替我传话大隋国的天子,他以前曾经是我的同事,而现在国库内的金玉布帛,也都是我储蓄的。由於我生前为帝王时毁灭佛法,所以现在受大苦,请他替我作功德。」
於是隋文帝就通令天下,每家出一钱,替北周武帝作功德来超度他。
  冀州小儿
  隋开皇初。冀州外邑中。有小儿年十三。常盗邻家鸡卵。烧而食之。後早朝村人未起。其父闻外有人叩门。呼此儿声。父令儿出应之。
  见一人云。官唤汝侵。儿曰。唤我役者。入取衣粮。使者曰。不须也。因引儿出村门。村南旧是桑田。耕讫未下种。此儿忽见道有一小城。四面门楼。丹素甚丽。儿怪曰。何时有此。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8-12 17:00 , Processed in 0.050451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