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68|回复: 1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下)南无阿弥陀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9 19:51:46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摘自《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南怀瑾老师推荐)》

寿命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下)


借尸还魂
  我妈生下我之后,由于我罹患了中度海洋性贫血症,要每个月定期输血,又要每天打针吃药,左邻右舍都指指点点说我们家不知背地里干下了多少伤天害理的恶事,才会造孽生下这种又吸血又吃药的鬼女儿。后来,我因为缺血缺氧,一直无法正常发育,而头脑也跟初生婴儿一样,到了十一岁仍然不会说自己叫什么名字,不会算一、二、三,也不曾说过一句像样的话来,颠颠倒倒,断断续续,很少有人能够听懂。
  左邻右舍更肯定,我们家是在报应,否则,怎会生出这种罹患罕见恶疾的低能智障儿呢?
  我妈被指指点点,外婆也被指指点点,而我更被当成茶馀饭后的笑话来嬉笑玩弄。但我妈是有知觉的,她会痛苦,外婆也有知觉,当然也会痛苦,偏偏我这孽种,却一点知觉也没有,早晚傻呼呼的,根本不知我妈和我外婆究竟肚子里吞进了多少眼泪。
  我十一岁那一年,不知什么原因,突然被感染了一种不知名的病,整年高烧不退,全身虚脱,我妈和我外婆背着我到处求神问卜,到处访求名医,但仍然宣告医药罔效,而断了气。
  我妈坚持我还会活过来,不肯装棺埋葬,而且还二十四小时紧紧搂抱着我,想用她的体温把我冰冷的尸体给热回来。由于我妈的不死心,和外婆感应天地的爱,在日以继夜的念佛声中,我终于又苏醒了过来。
  或许这就是。宗教上所谓的神迹吧!
  我活了过来,最高兴的是我妈和我外婆,但我许久许久都不认识她俩是谁,而我妈和我外婆也十分错愕地不知道这苏醒过来的孩子到底是谁。因为,我变了另一个人,不但一点也没智障,没有低能,而且非常聪慧,与断气前的我,截然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人。
  我外婆和我妈认为原来的我,已经死了,现在的我,是另一个人借我的尸体来还魂。
  左邻右舍也挤得一屋子满满的,大家都来看热闹,几乎每个人都同意我活过来是另有其人借用我的尸体还魂。他们不相信我们家有这种道德,可以救孩子的命,改变孩子的命。
  我苏醒过来之后,竟然可以直接升上小学五年级,没有半点困难。本来,家人和老师都认为四年级以前是一片空白,如何能有办法应付高年级艰深的功课呢?然而,人算不如天算,我竟然读出开校以来的最高成绩,到了六年级还领了市长奖,考取一流名校,并囊括了好多个别招生名校的状元。
  我所有的亲朋戚友,都人人心里有数,认为我不是人,我是附身的冤死鬼魂,对我都有点毛毛的。何况我每个月要定期输血,更印证了我这死尸本身真的没有造血能力,要靠吸取世间活人的血来维持生命。
  我这一生读了很多很多的书,但读得比一般人容易,这是一些教我功课的老师,很不能理解的。其实,我自己也很奇怪,很多我从来没有学过,也没接触过的东西,我为什么会懂?像日文、韩文,我从来没学过,但我能读、能写、能说,跟自己的母语一样好。我上俄文时,俄国教授问我:“你是俄国人吗?”我摇摇头,而她听了也不相信地摇摇头,因为她觉得我的口音必是在莫斯科土生土长的华侨。
  我有一次在东京去拜访父执辈时,发觉每条街道都很熟悉,就像我当年到韩国光州公事访问时一样,我发觉我对四周的环境,一点也不陌生,我和当地一些老人闲话家常时,他们也以为我是本地人。
  我想,我果真是借尸还魂的冤死鬼或僵尸吗?左邻右舍永远解不开这个谜,医生也解不开这个谜,即使我妈和我外婆也解不开这个谜。
  我问过不少大夫,是否可以帮我检测出我是真正的活人,还是一具有鬼魂附身的尸体而已?大夫说:“依据你的病情和病史,你应该是早就死了的人,但你为什么还存活在人世间呢?”我如果不是真正的活人,我为什么每天还得吃饭呢?
  以前,左邻右舍或亲朋戚友,都嘲讽我们家缺德,才会生出我这种废物来,但现在我长大成人了,也在学业上和事业上有了成就,他们都说我不是我们家该有的那个孩子,而是另有其人来借尸还魂,与我们家根本无关!
  我活得好委屈唷!我从小到大,活得十分辛苦,也十分辛酸,但很多人都以为我活着没什么稀奇,因为他们认为我原本就不是活人,怎么会死呢?我这人只不过是一具被借来还魂的活动尸体罢了。
医师的眼睛
  由于时常进出医院看病,日久天长。与医生越相处,彼此越熟。过年,有大夫问我:如何才算是一位真正的好医师。我说:“当一个医生,能很自然地看出每一个病人是他的骨肉至亲时,他才算是一位真正的医师。反之,当一个医生,看每一个病人,都只是一个病人而已,他即使医术十分精湛高明,也只是一名庸俗不堪的三流大夫。”
吸血僵尸
  大学毕业已快四十年了。想起刚出校门时的茫茫然,那种真和直,不禁打内心兴起一丝丝涟漪般的微笑。我本来要到西德深造,但我爸妈缴不起昂贵的出国保证金,要我自己设法去张罗,我只好先找个能存钱的工作,来缓解燃眉之急。
  我毅然接受了报社的派遣,只身到台南县当记者,顺便找个省中教师来兼差,这样一举两得,很快就可马克马克地成为富婆。
  一下新营车站,充满了希望,岂奈人算不如天算,我的贫血症发作了,十分严重,在旅馆一倒就好几天起不了床,我人生地不熟,真怕枉死在异乡,可是写信禀报父母,又怕老人家担心,只好拿起大学通讯录,把住台南县的同学,全抄了下来,用限时明信片寄发S.O.S。
  几乎该来的同学都来了。一篮水果,两三句问候话,便算尽了朋友之义。我这病人,还是躺在旅馆内等死。
  有一天,来了一位老伯母,问清楚我叫什么名字,便什么话也没说地,把我背起来,随行的小弟弟和小妹妹,也帮忙扛起我的行李,一句话:“我背你回我们的家去养病。出外三不便,你也不用客气,就当我是你妈好了。”这就是我怀念一生的台南妈妈,也是我儿女心目中最为尊敬的台南奶奶。
  我那同学原本到旅馆探过病,就当没事了,没想到一回到家,他妈妈便责骂他太无情无义,怎么可以把重病中的同学丢在旅馆,孤孤单单地没个亲人照顾呢?
  就这样,我成了这家的宝贝千金,也成了两位淳朴老人家所疼爱有加的掌上明珠。这段日子,是我一生中最为甜蜜也最为温馨的幸福岁月。
  有一年,我突然接到了讣音,没想到我那好端端的台南爸爸竟然不告而别地走了。我急忙打点行囊,以最快速度赶回台南奔丧。我和我那土土的呆头鹅同学一起睡在大厅灵堂下的草席上,我们两人分别睡在老人家的两侧,陪死去的老爸在地上躺了整整十天,直到入殓出殡。
  我每晚依偎在冰冷的尸体怀里,搂着抱着,淌泪到天明:怎么可以不让我看最后一眼就走了呢?
 “老爸,您不是最疼我这颗掌上明珠吗?’’
  为了安排入土为安的地理风水,我那土土的呆头鹅同学,似乎长大很多。他忙进忙出,已经不再是浑浑噩噩的阿舍少爷了。
  古话说:“男主外,女主内”,我很少跑出大门外来抛头露面,总是陪着我那台南妈妈整理一些家务,零零杂杂,很难得有时间到晒谷场来透透气。
  有一次,我台南妈妈要我端茶到大厅前广场去招待客人。突然,冒出一位骑脚踏车的地理师来招揽生意。他问:“您们这里有老人家刚过世对不对?”
  我同学说:“对!”
  他又问:“您这人,大不了读法律系毕业,将来大不了当个普通公务员,可是呀!好可惜呀!好可惜呀!”
  我同学问:“到底有什么好可惜的?”
  他又说:“您读了大学,真是老天无眼,因为这样一来,您弟弟妹妹的书全被您读光了,从此读不上去了。”
后来,我同学的弟弟妹妹,果真一个也没读上去,低学历,低层次,很令我伤心。毕竟他们也是我的弟弟妹妹呀!
  当时,这地理老师看见我端茶出来,吓得一脸土灰色,从脚踏车上摔了下来。大声叫嚷着:“吸血僵尸,吸血僵尸!”
  我同学告诉他说:“别怕,那是我同学,是个活生生的人!”
  那人许久许久才定下魂来,结结巴巴地要求我伸出双手给他看看,并逼问我:“你真的是活人?不是吸血僵尸?”
  我点点头。
  “那你身体里的血,怎么会全是别人的血?而你的脸和你的双手,怎么会这般冰冷,这般硬呢?”他又间。
  说来奇怪,我得贫血症要定期输进大量各处来的血,当然会全身是别人的血,只是,他为什么会知道呢?这种知道呢?难道他是通灵的阴阳眼?
  他说:“你这姑娘的祖宗积了很多德,而你自己更是既慈悲又慈祥,做了很多善事,否则,你早已是死了好久的人了。你的五官没有半点阳寿,怎会留在阳间呢?你应该不是活人,而是一具活的吸血僵尸!”
  我后来,回至闺房里,边哭边想,这人的确说得很准可是我真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真的是一具活的吸血僵于吗?我又冰又冷又硬,是因为我缺血缺氧,不是吗?诚然,地中海贫血症要靠输进别人的血来延续自己的生命,但输血并不是吸血呀?何况我也活得跟正常人完全一样,既不用睡棺材,也不怕白天,特别是我夜晚也跟丑常人一样必须躺在床上睡觉才行呀!还有,我仍然要跟正常人一样吃饭呀!
  人生的际遇,总是充满了万般无奈和无助。我何尝不希望能不靠别人的血而活,又何尝不天天希望有朝一日自己的骨髓也能造出血来,但我真能做得了主吗?啊!我竟然是会吸血的活僵尸,竟然是这般可怕的女鬼!
  记得前些年,有一群道家的炼丹弟子专攻麻衣神相,一直尾随我很久。本来,我很想报警处理,后来似乎不打不相识,反倒彼此成了好朋友。
  我很诧异地问他们:“您们为什么要尾随我?”
  他们说:“我们只想知道你到底是活人,还是女吸血僵尸而已!因为依照麻衣神相,你早就不在人间了,而且你的五官也显示出你吸了很多别人的血,所以,我们判定你是活的吸血女僵尸鬼!”
  我真的好冤枉唷!我明明是活生生的人。为什么这几十年来,有那么多人:包括灵媒、乩童、地理师、命相师、阴阳眼、寺庙住持等,硬要说我是死了的人,说我是女吸血僵尸呢?
披麻戴孝
  一九九O年十月底,我在台南的妈妈突然心脏病发作,而永别人世。
  本来,全家人都期待这一年春节,台南妈妈能到台北来和我们一起过新年,也盼望她能多住一段日子,和这些不常见面的小孙子,多增进一些感情。
  我同学答应回高雄帮我请命,也说定第二天回我们电话。
  但接到的却是老人家一大早突然过世的讣音。我们全家都哭了,而我这不中用的小女子,竟然晕倒在地,久久不省人事。
  当天,我请人开车送我回台南奔丧,因为我两眼的网膜哭破了,两脚也不听使唤,实在无法自己坐车。想当年在台南县工作时,幸亏有这么好的妈妈,否则早已病殁他乡了。
  到了家门口,台南妈妈已躺在大厅前的草席上。我紧爬着进去,跪着禀告她老人家,我这不孝女儿赶回来了。我牵起她冰冷的手,吻着她冰冷的脸颊,我越想越伤心,为什么不肯让我见见最后一面,交代几句话,再走呢?真有必要这么急吗?
  我同学告诉我:“妈妈的丧事,很快就可以办妥。现在已是科学时代,不照传统那些繁文缛节,一切都简化了。”
  我说:“妈妈是您的,就由您做主吧!”
  不到三天,我台南妈妈的丧事便全部清楚,灵桌也烧了,所有的孝麻和孝服也全丢了,这叫:清洁灵。我那些弟弟妹妹,以及他们的子女,也全清净没事了。
  我记得我内祖母过世和我外公外婆过世时,都不是这样潦草的。我便到处请教民俗专家和深研传统丧礼的老前辈,他们都反对我同学那套现代化葬礼,毕竟父母养育之恩,如山高,似海深,怎可这般敷衍交差呢?
  我问:“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吗?”
  这些专家和前辈说:“又母过世后,要受十殿审判,非常痛苦,所以,儿女要按时“做七”来撑她、支持她,来一审一审地陪她过阎罗殿,这样便得做满七七四十九天,再做百日,再对年、两年、三年,这样还差三个殿,所以,有孝心的子女怕父母熬到最后一关,会有心力交瘁之苦,而寸步难行,时常做了三年之后,加做五年。”
  我又问:“做七能提早或缩减日数吗?”
  对方答:“绝对不可以,因为由一殿到另一殿的日期是一定的,一如怀孕,即使科技再进步,也一样要十个月。”
  我再问:“那披麻戴孝呢?”
  对方又答:“父母刚过世,在完成审判前,不能升天成佛,也不能投胎转世,或下地狱。这时的父母,幽幽一缕孤魂,可说无依无靠,不知何去何从,加上怕光、怕热、怕阳气,也怕地痞流氓之野鬼,几乎步步危机,而无处躲藏,无处安身。所以,由子女们来披麻掩护父母魂魄,使父母得以子女所披之麻为日夜之庇护所。又戴孝更是父母之保身符,可保父母之灵魂,出外不受野鬼欺凌,于一殿又一殿之审判中,不受酷刑逼供。想想父母过世后,孤孤单单一缕孤魂在阴间受审受苦,甚至无依无靠而自己一人承担千万折磨,我等为人儿女,若不能在阳间为其后盾,为父母撑腰壮胆,则父母辛苦养儿育女,又有何用?”
  我听了不禁嚎啕大哭。那这段日子我台南妈妈可就完了,她现在可不知如何来熬过这漫长的十殿审判的苦日子了。
  我怎能让这般疼我的母亲在阴间受这种惶惶终日,却无处庇护、无人撑持的苦,及早晚自己孤立无援的悲惨生活,那我不是比禽兽更不如吗?
  我同学很科学,听不下这么不科学的事,可是,万一这些事是千真万确的,那可怜的必是我在阴间的母亲,那时谁来救我母亲。何况,纵使这些不科学的事,只是一种揣测的想象,我也没什么损失呀!我宁可上当受骗,也不拿自己母亲的幸福去冒险!
  我开始遵照传统古礼,替我台南妈妈做七,从头七到满七,又做百日,再做对年、两年、三年,而后五年。我家的孩子,每天三餐,按时端饭上灵桌给奶奶吃,跟活着的奶奶一样,而且每餐都奶奶先吃,等三炷香烧三分之一时,我们全家大小才开动。每天,五个孩子上下学或出门,都跟奶奶禀报清楚,平常有好吃的,或生日蛋糕,都先孝敬奶奶一份。这样一年又一年,直到十年后的今天,这慈祥的台南奶奶仍然是我们家最大的长辈,仍然是我孩子心目中最值得怀念的“阿嬷”。
  我也遵照传统古礼,为我台南妈妈披麻戴孝。有人说亲生子女守孝三年,可是我不是她亲生的,她没义务养我,却跟自己亲生的一样疼,一样爱,所以我应该守孝五年,以加倍报答她的救命大恩。前后五年,我每天披着粗麻做的孝服,为台南妈妈守灵守孝。我从不敢脱下来,我怕妈妈受伤。我替人办案,或上任何班,我都请求对方谅解我穿麻衣不能脱的苦衷,如果对方不同意或太介意,我便不接这些案子。我觉得妈妈比金钱重要,岂可为了赚钱,让妈妈无处安身,而多受不必要的苦!
  整整五年,为了台南妈妈,我没有一分一秒不披着麻,戴着孝。起初有不少人指指点点,以为我神经错乱,后来也见怪不怪。我告诉孩子,不可为了帕别人笑话,而让奶奶在阴间受苦,只要奶奶平安走过十殿,在阴间有保护伞,我们什么都不考虑,什么都不怕。孩子们在学校,我告诉老师这是我们台南的习俗,不能废,老师也都能谅解。
  我台南妈妈过世时,我五十二岁,等五年守孝期满时我五十七岁。我守孝第三年,在大医院开刀,其后又一刀接一刀,都是致命的绝症。我五十八岁才正式被宣告脱离险境。
  我曾经在全省各地,被不少名命相家铁口直断,他们都算定我活不过五十六岁。
  我朋友的师尊是济公大师的得意弟子,他毫不犹豫地打包票,如果我能活过五十六岁,他愿意拆馆收摊,并三步一跪地.由彰化拜到台北我家。
  我堂兄是茅山道士的衣钵传人,他在家族祭祖坟时当众夸下海口,说我如果能活过五十六岁,他愿意割下脑袋,让我当足球蹋。前几年,我这堂兄在与人斗法时,当场吐血而死。
  我有位长辈,拿我的八字到台中县一位名师那儿去算算看,我一刀又一刀的大手术,是否能平安过关?这位名师说:最多活到五十六岁,再下去就没有阳寿了。
  至少有大师级的高人,不下二十人,都坦言不讳,我最多活到五十六岁。但我今年已六十二岁了,可见寿命不是天注定的,而是自己一点一滴努力来的。
  回想我五十二岁到五十七岁,这段整天披麻戴孝的哭丧岁月,我所生的病都是不会活的绝症,但我不也平安地活下来了吗?
  难道这是披麻戴孝救了我的命?或我台南妈妈躲在披麻戴孝里,她暗中救了我?
天律与定数
  一九九O年的夏天,我的朋友杨先生,娶了二媳妇,并在松山中坡南路购置了一幢房屋,据说这是他二媳妇的嫁妆。
  杨先生一直邀请我去参观他的新房子,因为这是他这一生第一次拥有自己的窝,他很高兴。
  我罹患有先天性严重贫血症,身体没有保存体温的能力,而且动不动就晕倒,很令人束手无措,所以,我很少出门,一来怕给家人添麻烦,二来不愿意惊扰四周的亲朋好友。
  杨先生好希望我能到场,实地帮他了解一下这新房子的阳宅格局,可是,我根本不是什么堪舆专家,一点也不懂什么地理风水,即使我到了现场,一看再看,我想我又真能看出什么端倪呢?所以,我推辞又推辞,始终觉得能尽量不去比较好。
  不料,杨先生请他的一大堆朋友,到我家来强拉我出门。我只好恭敬不如从命,由二位家人陪同,跟随他们上路。
  到了中坡南路新宅的门口,我已上气不接下气,实在走不动了。那知,杨先生已在门口招呼我们。大家想,既已到了,干脆不用休息了,就直接进去里边坐吧!岂奈,我的身体已经累到寸步难行,好想就地先停下来休息。
  大家扶着我,终于,把我扶进杨先生客厅的沙发上。突然,我全身发冷,开始颤抖不停。真奇怪,这里怎么会这般阴呢?我连牙齿都上下打颤,杨先生一看情形不对,赶忙去找电热器,但我已等不及地休克了。
  我自己一个人,飘飘渺渺,似乎置身在一处又黑又暗的陌生地方,我没来过,也没看到半个人可以问,我很害怕。这时,隐隐约约地听到有个声音:“文曲星君快要到了,大家准备出来迎接”。我想:今天好巧,怎么会碰上文曲星君呢?我从没看过天上的神到底长什么个样子,很好奇,特别是在这没有半个人的黑暗地方,要真有个什么文曲星君,那不就得救了。我倒想凑他一阵热闹,看看文曲星君的风采。
  时间过得好慢,一分一秒,滴滴答答,简直比一年还难熬。果然,逐渐有了一阵说话的嘈杂声,你一句,我一句,可是我却害怕到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
  又过了很久很久,一群人出现了。我想问问他们,究竟这是什么地方。便慢慢地向前走上去,我很小心,因为当下的情况,太过神秘,也太过恐怖,实在令人吉凶不明,敌友难分。
  这时,为首的一个人,一看我靠近他们,也向着我走过来:“原来是文曲星君驾到,失礼!失礼!”
  我回头向后看,除了我孤零零地一个人,哪有什么文曲星君?我说:“先生,您认错人了!”
  对方摇摇手:“没错,文曲星君啊!我们迎接的是您!”
  我说:“可是,我只是一名很普通的家庭主妇,是很平凡很平凡的人,怎会是什么星君呢?”
  对方说:“文曲星君啊!您有所不知,且请先进里面小坐,再容下官为您慢慢解释!”
  我不知为什么眼睛突然一亮,发觉置身在一处很庄严的神殿里,刚刚那个人坐在正中,我坐在他的左侧,神殿四周,满满的坐着很多人,有大官,也有小官。有文的,也有武的。
  “到底这是什么地方?”我问。
  “是地府!”答。
  “我是不是死了?”我又问。
  对方点了点头。
  我不禁放声大哭。我只应朋友之邀,来参观他的新房子,竟然这样不明不白地就死了,我好冤枉呀!我好无辜哟!
  “文曲星君呀!请别伤心。我们只是有事请您来地府商量,等一会儿,彼此有个结果,就马上送您回去,只是死几分钟而已!”
  对方说,我时常晕倒不省人事,可是我的元神和三道灵光却一再把他们要抓的人给放走了,使他们十分为难。他说,他们是奉命办事,所执行的是天律和定数,所以,不希望我的慈悲,成了他们的绊脚石,这次,他们看到我竟然出现在这幢新房子里,他们以为我是来插手管闲事的,因为他们要在这儿抓走的人,有好几十个,是大案子。我很奇怪,我哪曾做过他们所说的那些事?我只是一个忙于家事,养儿育女,早晚侍候公婆的小女子而已,我哪有这份能耐?这份本事?
  但对方说:“天机不便泄漏,我们只请求您尽快离开这房子,并从此不要再出现在这个地方,不知道可以不可以?”
  我说:“当然可以,您们不是说这是公务公事吗?”
  那人说:“这当然,请您看看这公文!”
  我接过来一看,地府果真也有公文,而且一项一项地,列举得十分清楚。所有要抓走的人的名字,也一一写在上头。我看到地点栏所记载的是:“X之不动产内”,事件是:“坠机摔死,与压跨地上物及压死地上住户及行人。”我看了名字,发觉我的朋友一家全在上面,好是难过。
  我说:“我好朋友一家大小都要死吗?”
  对方说:“是的,这是天律和定数,我们只负责抓人,不做任何决定。”
  我知道求这些人求到我由黑发变自发,也没有用,他们只是执行单位,做不了主。
  我告诉他们,我不知道他们所说的文曲星君到底指的是谁,而我是否真的是他们要找的文曲星君,我自己也从来不知情,当然,我也不会相信。但我答应他们的请托,决不再出现在这地方。我说:“我能离开了吗?”
  没有任何回答。我听到了大家叫我醒过来的声音,和我家人紧张的哭泣声。“好了,已经醒了,已经醒了!”
  可是,我才刚恢复清醒,却又再度休克。只觉得我又在那神殿,看到了刚刚那些人。
  我问:“我能求佛菩萨救这些人吗?您们能手下留情吗?又出事地点能换吗?这里是市区,是闹区,会殃及许多无辜,真不能换个地方吗?或许这X人的不动产还有好几笔,真不能基于慈悲,给予通融吗?”
  对方没有回答。我一急,忍不住便哭了起来,我狠狠地告诉他们,坠机那天,我一定会提早来这儿与我好友杨先生一家人一齐死,我既救不了人,我只好赔上自己一条命来赎罪。我这话一说完,他们倏地又从我眼前消失了。 而我又清醒了,大家又叫着:“清醒了,清醒了尸
  但很快,我又休克了。那些人,又出现在我眼前:“文曲星君呀!请不要这样求我们,也请不要这样一意孤行,我们地府是您下属,会承受不了这天大的罪。今后,只要您能不插手管我们的事,我们也决不管您的事。您想念经礼佛,求菩萨救苦救难,一切都由您自己全权来做主。总之文曲星君有文曲星君的尊严,下官们只能言尽于此,就此告辞了。”
  顿时,我又清醒了。像一场大梦,脑海里只浮现出两个大大的字:“黄东”。
  我不禁怀疑,这两个字代表的是什么?是个地名吗?还是人名?还是什么宗教术语?
  我请教我的好朋友杨先生,他不知道。我又请教所有在座的人,也没有人知道。这时,有人建议,会不会与这房子的房东有关?因为:“黄东”与“房东”发音很像。
  我这朋友马上打电话问他二媳妇,果然与她有关,黄东正是她父亲,住在中南部的云林县东势乡。
  我告诉我的朋友杨先生,如想住这房子,一定要先念个经,把每个角落都绕过佛,洒过净。我的朋友是老人,完全同意,但他的二媳妇是现代科学人,却坚决反对。我不得已,才又告诉他们,不念经,恐怕这房子会死很多人,
 楼主| 发表于 2019-11-19 19:53:16 | 显示全部楼层
而且念经不能惹左邻右舍的骂。有了“骂”,就“四马难追”,一切会无法挽回。经过这番说明,所有他们的家人,总算人人同意了。当时,我曾哭着恳求他们换地点,并手下留情来放过我的朋友杨先生一家大小。他们的答复是“黄东”。我脑海里浮现出的“黄”字,是顶上,“廿一”,底下“八”,中间是,“由”,而“由”是酉,是地支的第八个字。所以,时间应该是八月廿一日上午八时左右。”
  我又说:“其次是,“东”字,我脑海中浮现出的字是上下“十八”,中间一个“田”字,所以,应该是十八人,地点:田的中间。”
  好多人说:“我们赶紧打电话通知空军吧!’’
  我摇摇头:“我们只是小百姓,哪有资格打这种电话,何况,这是国防机密,也轮不到我们说话。”我答应过地府的人,决不插手管这件事,充其量,我只能恳求他们不要伤及无辜,而坚持换地点,这样我就可救活我朋友一家大小的生命,这就是我所能做的,说来说去,什么文曲星君,也不过如是而已。
  一九九O年八月廿一日上午七时馀,一架空军运输机失事坠落在云林东势乡的蔗田里,三少将八上校及飞行官等总计十八人不幸全部罹难。这块地正是我那朋友杨先生的二媳妇所继承的土地。真的,地点换了,但十八名军官仍然死了。
  我哭了好多天,但我又能如何?
  什么是天律?什么是定数?
  梦中,那些地府的人告诉我,无论是天上的官或他们地府的大大小小,都很尊敬尊重文曲星君,所以,没有人敢把文曲星君的话当耳边风,只是他们所作所为都是奉命行事,至于负责抓人归案,更不准有任何差错。我听了,很觉汗颜,我知道,我实在太为难他们了。不过,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到底是谁在做主下令办这种事?而这人又为什么要这般残忍呢?他不是天上的一尊神吗?我想,我如果真是文曲星君,我一定要亲自上天庭一趟,与这人好好理论个一清二楚。但什么是文曲星君呢?我一头雾水。
附注一:如欲知详细情形,请看一九九O年八月廿二日各大报头条新闻。
附注二:我梦中离开地府时,我看到一副对联:“黄土有幸埋忠骨,绿水无语泣英魂”。
附注三:子不语怪力乱神。我觉得阴阳是无凭无据的事,虽然,我对这十八位军官的罹难,很感疚歉,但我们生活在这么科学的时代,又能如何?
附注四:坠机的这块蔗田,在我的要求下,已正式捐给空军作纪念碑塔,以表哀思。
附注五:杨先生一家大小之所以能死里逃生,应该是因为他们的良心和慈悲心吧!当时,知道这房子会死很多人,便有不少亲朋好友极力劝他赶紧把这房子卖掉,而这
  房子的地点实在不坏,只要张贴广告出去,马上可以高价脱手。但杨先生坚持自己一家被压死在这里,也不肯开溜,让别人莫明其妙地搬进这房子替死,而杨先生也坚持不搬迁到别处,以免冤有头,债有主,换地方仍要被压死时,反倒害死了搬迁后无辜的左邻右舍。我听了十分感动,也深信杨先生一家,必会得救。
补充说明:
1.作者绝对不是文曲星君,也不懂什么叫文曲星君,根据中国传统观念,天上的星君应该不会是女的。
2.作者不会算命,也不会批八字,更不会阴阳眼,所以,没有能力帮人解决任何疑难。
3.作者晕倒时,偶尔会在现场碰巧看到以前死在那个地点的人,但那是不小心撞上的,机率很低,并不是想看就可以看到,更不可能想到阴间看谁就能看谁,这是不可能的。
4.阴间与阳间完全没有两样。有住阴间的台北,也有住阴间的高雄,在街上行走,也是挤来挤去,十分热闹,要碰到热人很难,要想找人更是比海底捞针还难。
5.我听过有灵媒和乩童,能帮人下阴府,找已故亲人,但我没有这方面的经验,实在不知道这些人是真还是假。我只能说,我出入阴间,从来没有遇到过阳间来的“活人”。
和平共存
  张先生是台北有数的一家著名建设公司的总经理,盖了好几座大楼,也赚进很多钱。
  他开了一部上千万的世界名车,很神气,也很威风,有一次,他开车回家,经过平交道,突然车子熄火了,就不偏不倚地卡在平交道中间,他和司机怎么推都推不动,好是紧张。为了担心被火车撞上,邻近商家的人,全被请出来帮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方才把他的车子推出平交道,而这时不远处,火车已呜呜地疾驰过来,真是好险!
  大约隔了一周,他刚换过的新车,又一样地在同一地点,卡在平交道上,熄火了,怎么推也推不动。最后,还是仰赖邻近商家的大大小小,一齐合力把他的新车推出乎交道,而火车也间不容发地疾驰而过。张先生可真吓得一身冷汗。
  这样,又隔了一周,他又换了更高级的轿车。但好不了多少,又在同一地点熄火,卡住了,怎么推也推不动,这次,仍然集合路人、邻近商家的人,大家同心协力,总算侥幸地又逃过一劫。
  张先生很害怕,因为这平交道是他回家必经之路。于是,他请他高中时代的同学带他来办公室见我,他边说边颤抖,似乎已经惊吓过度。
  我虽然开的是国际法律事务所,但很多董事长都知道我从出生便罹患有严重的贫血绝症,时常死去活来,而昏迷不省人事。他们都觉得我是屡屡进出阴间的人,可以看到他们所看不到的另一个世界。特别是我十一岁时,死了一次又复活,而三十六岁时,成了植物人,也在太平间躺了十一个月。
  我在阴间碰到过一些人,他们问候我,而我也问候他们。我清醒后,为这些人着急,每每想尽办法来提醒这些灵魂已进入阴间,而人却还在阳间的活死人,希望他们能逃过生死劫。很多董事长或多或少帮我与这些活死人连系,都很惊异我所说的死因和死期竟然丝毫不爽。但能听得进这种不科学的鬼话的人毕竟不多,因此能获救的也很少。
  张先生的高中同学是我的客户,知道我是阴间路上的常客。于是,带他来问我究竟哪里出了问题,好几次差点死在平交道上。我把张先生的出生年月日和地址、电话写了下来。当我再度贫血过度而晕厥时,我或许会进入另一个世界,问问看是否有人与张先生有所过节。
  一个月后,我请我那客户把张先生约来办公室。我告诉他,有一对老公老婆很生气,因为张先生挖掉了他们的家,把他俩的骨头当垃圾倒掉了。我把老公老婆的家告诉张先生。
  张先生恍然大悟地一声:“哇!知道了”。
  原来,张先生盖大楼时,兴建了一座温水游泳池,那 时,挖地基时,挖出三、四座古坟,由于年代太过久远,无人认领,只好把这些骨头打包,交给垃圾队给拿出去丢了。
  我说:“阴间的人,有阴间的想法,我们要与他们和平共存,不要去惹他们,因为我们看不到他们,而他们却我希望张先生与阴间的这对老公老婆和解,以免彼此结仇。但张先生竟然一阵哈哈大笑:“这是什么时代了,还来这一套。坦白告诉你,我现在已移民美国德州,开了一家现代化的科学仪器公司,接触的全是美国一流的现代科学家,我哪会相信这种不科学的鬼话呢?’’
  我知道我再讲也没有用。
  七天后,我的客户告诉我,张先生明天就要回美国去了。问我有什么要交代的?我说:“既然不信,说再多也没用。不过,我仍然坚持阴阳界要和解,不要结仇,而且一定要和睦和谐地和平共存。”
  我又说:“那老公老婆很生气,决定这一周内想办法收拾这位张先生,所以,还是暂时不要回美国,等彼此和解了,再走,以免万一有了三长两短,就太不好了。
  当天下午五点左右,这位张先生约我在忠孝东路见面,他很不高兴地说:“我人在美国德州,有种的话,叫那老公老婆,飘洋过海,来美国找我算帐好了!”
  我知道我这些话,全是无凭无据的鬼话,面对生活在高科技美国的现代科学人,又能有什么用?
  第二天,张先生回美国了。我的客户说那张先生临走还嘲笑我很没知识,他很不理解,我读了那么高的学历,到底读到三重哪处粪坑里去了!
  大约张先生出国后的第四天吧!我那客户带那张先生的母亲到我办公室里来见我,老人家哭得很伤心,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我那客户是电脑公司的大董事长。他也哭了。过了好一阵子,我那客户终于哽哽咽咽地说:“张先生在回德州的高速公路上,撞车死了,一家都在车子上。”
  我听了,差点休克,为什么会这样惨呢?
  张先生的母亲为了这件车祸,后来一直卧病在床,今年春节前后,也走了。
  想长命百岁,一定要与阴间的人,和睦、和谐地和平共处。别以为您很科学,毕竟除了我们这个科学的世界,还存在有另一个不科学的世界,您若惹上了,您那些科学,都会变得很不科学。
附注:老公老婆希望让张先生“车撞车”而‘渗死,所以,让张先生的座车熄火卡在乎交道上。但我期期以为不可,因为张先生的座车很大,很坚固,是有名的欧洲车,如果火车撞上这部高级轿车,火车必会脱轨出事,无辜的乘客也会死伤,实在太过残忍。何况,张先生一看到轿车卡在平交道上,便马上弃车而逃,火车根本撞不到他,这样不该死的死了,而该死的却反倒一点伤也没有,真的不会触犯天条吗?老公老婆听了,认为不无道理,便改让张先生在高速公路“车撞车”而七孔流血而死。老公老婆说,他们是跟随张先生一起前往美国,一直没有离开过半步。
背姓弃祖(一)
  要长命百岁,不可背姓弃祖。
  所谓背姓弃祖,就是该姓人家的姓,而不姓,该拜人家的祖先,而不拜。比较常见的例子是本地人的招赘。女方因为没有生育男丁,招赘男子来入赘,约定来日所生的儿女,双方各分一半,是为“抽猪母税”。但大多数的男人,都对入赘引以为耻,或怕颜面无光,而半路反悔,甚至连该承继女方姓氏与祖宗牌位香火等等,都一概死不认账。有位大学教授,三个孩子在美国上大学,暑假约齐兄弟一道回台湾,不料,却在下桃园国际机场时,搭计程车要回家途中,在高速公路上发生严重车祸,而全部被撞死在车内。
  这位大学教授很痛苦,托我的客户来问我原由,因为他认为自己从未做过任何缺德的事,也不曾做过见不得人的恶行劣举。
  我是严重的贫血症患者,时常晕厥休克,而进出阴间世界。我说:我如果碰巧能查出答案,我再托我的客户转告他。
  大约一个多月后,他自己亲身来我办公室,而我刚好晕眩无法站立,躺在床上由医护人员进行急救。在迷迷糊糊中,看到了这教授的身影,也看到了他的亲人在他左右,正争争吵吵,原来,他的姓氏有问题。
  他姓廖,但他不姓廖,他应该姓赖。他的爷爷被他奶奶招赘,答应第一个儿子归女方,第二个归男方,依序公平分配,这是招赘的通例。岂奈,结婚后他们只生了一个儿子,再也没有男丁,男方父母坚持先归男方所有,如再有喜,才归女方。后来,除了这儿子外,一直再也没有生出半个男丁,所以,女方便绝子绝孙了。
  女方父母很不甘心,便一状告进法院,可是官司缠讼多年,仍没下文。
  数十年后,这儿子又生了儿子,就是这位教授和他的兄弟。但他们这一代也没人姓他们奶奶家的姓,现在,他和他的兄弟又生了儿子,也没有半个人去姓他们奶奶家的
  姓。这公平吗?招赘时,立誓说男女方各分一半,而今,一大堆全是男方的香火,而女方却半个子孙也没有,任其祖先饥寒交迫,连个祭拜烧香的,都分不到。
  第一代是 他爷爷 约定儿孙 两姓彼此各半。
  第二代是 他父亲 归男方。
  第三代是 他和他兄弟 全归男方。
  第四代是 他和他兄弟的儿子 全归男方。
  这样大小通吃,使招赘男方入赘的女方,从此绝子绝孙,想想:女方的历代祖先,怎有可能不会不平不满呢?两姓在阴间打官司,阳间吃人的,在阴间一定吃瘪,所以,这教授的男方祖先输了,除了赔女方当得的配额外,也该还女方该得的公道。然而,阳间的人根本不知道上一代的恩恩怨怨,因此,儿女一个接一个被对方给抓走了,还不知道究竟哪里出了问题。
  我告诉那教授,下次再生的孩子,一定要姓赖,也就是当初他奶奶一方的姓,这样孩子才会活。他说,他兄弟也一样,养一个死一个,几乎下一代全夭折了。
  目前,这件事还没解决,因为已经隔了那么多代,要如何去让自己的孩子,能姓到年代已经十分久远的奶奶姓呢?
  您知道,您有多少祖先吗?
  如果您已第三十代,您的祖先便有2的30次方”,请算算总数有多少人? (约十亿七千万人)所以,每一方在阴间的亲人,都一定比阳间的多很多,而父方与母方各一半,这两造打起官司来,你可知道到底各有多少人马吗?请别不当一回事。
 我的朋友有不少人就为这事,而一个接一个,不明不白地冤枉死了。
平安的天课
  缴过天课的钱,才能买到平安。所谓天课,是把自己所赚的钱,捐出十分之一来帮助别人,或救济贫病苦难。只有缴过天课的钱,才叫做钱,才能用来购物、置产、或生活,也才会有真正的平安和真正的幸福。譬如:买房屋、搭车船飞机、购交通工具等等,都不宜忘记应缴之天课,这是平安的最佳保险。若亏欠天课,必有天谴,这是无法逆料的祸源,千万别掉以轻心。一句话:您施舍过一万,才有资格买十万的房屋。您施舍过一千,才有资格花一万。这种钱没有副作用,也没有后遗症。
  您有痛苦吗?您是否漏了平安的天课?想补破网吗?治标是天课,治本也是天课。
背姓弃祖(二)
  在医院第二次手术后,医生建议我练习下床走路,才不致引起肌肉萎缩,而变成终身残障。
  我由家人推轮椅到医院一楼大厅,然后,改换拐杖学着自己站立并缓缓步行。当我刚从轮椅上自己挣扎着站立起来时,突然迎面跑来一个奔奔撞撞的大男生,以非常快的速度向我狂奔过来,我因为两脚寸步难行,无法躲闪,便在一声惨叫后,被撞倒在地上,而晕厥不省人事。
  我醒来时,已躺在我的病床上。家人说我昏迷了好多个钟头,现在总算清醒了,而大家也都放了心。
  病床边,站立着一位六十左右的陌生男子,我问:“他是谁?”
  家人说这人正是撞昏我的那位莽撞男子,他来道歉并表示关心。这位陌生人再三向我说对不起,并告诉我说:“我最后一个儿子,也是现在仅剩的一个孩子,今天出大车祸,正在紧急抢救,是死是活,还不知道。所以,我跑得很急,人也很乱,根本看不到前面有人。”
  我问:“您有过多少孩子?”
  他说:“我原本生了四个男孩。前三个都在二十四岁左右,一个接一个死了。老大刚上船实习当船员,没几个月就落海而死了。老二当警员,执行临检时,被歹徒用枪打死了。老三服役时,突然死了,真正理由不清楚。现在只剩这个孩子,这是最后一个希望,也是仅有的一炷香火。”
  我又问:“先生贵姓?”答:“敝姓何!”
  我还没听明白,便感觉整个病房天旋地转,我眼前的景物全在大圆圈里绕个不停,我支撑不住,又晕厥了。
  醒来时,医生和护士们正忙着急救。
  我很累,有气无力的告诉他们,我好了,没事了。
  我忽然想起我刚刚不是请问对方贵姓吗?那位先生不是说他姓何吗?我说:“这位先生,您的祖先刚刚在我梦里告诉我,您家不姓何,您们家大大小小都应该姓郑,如果不赶快把姓改正过来,这姓郑的祖先会把您们家的孩子,一个接一个抓走,一个也不会活。”
  对方听了,以为我昏头昏脑,还没清醒过来,所说的全是“昏言昏语”,根本不值得他理睬,什么话也没说,只打声招呼,道个再见就走了。
  大约隔了三天吧。这撞昏我的陌生男子,带了一位八十多岁的老伯伯一齐来,据说是来探望他们在加护病房中的宝贝孙子。我说:“老伯伯,您也姓何吗?”
  对方很生气地顶我:“我不姓何,姓什么?”
  我说:“神告诉我,您姓郑!”
  这老伯伯非常生气。他说:“我自己姓什么还要你这外人来教训我?难道我活了七老八十,竟然连自己姓什么都不清楚吗?”
  我说:“改不改都可以,可怜的是您这孙子,会死得很冤枉,还有您这儿子,会从此绝子绝孙,断了香火。”这老伯伯看我这般严肃认真,终于楞住了。他也问过大夫护士,知道我不是江湖术士,逐渐有点相信了。
  这老伯伯在他儿子和媳妇的哀求下,决定回去一趟出生地,深入了解他自己的身世。他先回育幼院,找寻他当年的出生资料,再申办入山证,回深山中的父母老家。
  他请求那山的管理单位协助他明察暗访。赫然在日本政府留下的档案资料里找到了好几页令人惊讶不已的可怕资料。
  他的生父姓郑,与他生母同在这座深山里当木材砍伐工人,他三岁时,他生父在砍伐巨木时,不小心被倒下的巨木压死。他的生母在无依无靠下,后来又与另一木材砍伐工人结婚,并办了户口。这位砍伐工人姓何,也是他的继父。这姓何的。是名烟毒犯,为躲避追捕,持假证件遁入深山内充当木材砍伐工人,所以,这姓何的户口也是假的。
  据日本政府留下的资料,这姓何的烟毒犯因吸毒太重,不能生育,也没生下半个孩子。大约在这老伯伯六岁时,这姓何的烟毒犯被捕,连他生母也被株连,一齐被处死。
  这老伯伯一生十分可怜,六岁就成了孤儿,而他的儿子也因幼年太苦,没有读什么书,而颠颠簸簸,坎坎坷坷,非常悲惨。
  我说:“该姓的姓,要赶快姓,不该姓的姓,要赶快改!这样整个人生才会有好的转机和生机!"
  我四十天后正式出院。这四十天中,我虽然是个近乎残障的废人,但我也帮助了一个悲惨的家庭获得重生,甚至拯救了一位青年人的一生,使他从鬼门关活了过来。古人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可是,对我这罹患绝症的患者而言,这救人一命所造的七级浮屠,是否能救我自己一命?
  出院前,这家人来医院与我道别。这撞昏我的陌生人两眼红肿地哭着告诉我:“如果早十年能遇见你,我的三个孩子就不会冤枉死了!"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我能奈何!
背姓弃祖(三)
  胡先生是某宗教团体的总干事,为人认真负责,又十分诚恳,很受大家尊敬爱戴。他于一九七九年结婚,第二年生了一个漂亮的男娃娃,他好高兴。
  由于,我也在这宗教团体里教授宗教语言,他要我帮他的小宝宝命名。我告诉他,从小我便罹患严重的贫血绝症,随时会死,恐怕不吉利,但他说这方面他不在意,我也只好勉为其难。
  有一天,我刚吃过中饭,从餐桌上站了起来,不知为什么,发觉整个房子都在大漩涡里打转,而我也似乎要被卷进去,终于,我晕到什么也看不清楚,不久一阵发黑,我就倒了下去。
  好久好久,我醒了过来。家人和办公室同仁都劝我今天最好不要上班,要我留在家里休息。我想这样有了空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替胡先生的小宝宝命个名,也好早日了却这人情债。
  当办公室同仁把小宝宝的生辰八字送来给我批时,真的头好痛,家人怕我支撑不住,便赶快扶我进房间,让我平躺下来合眼小睡。
  我醒来后,面对这小宝宝的生辰八字,总觉得有点不对,只是我讲不出来。
  我打电话,请教这小宝宝的父亲:“胡先生,请问:您真姓胡吗?”
  对方答:“我当然姓胡呀!”
  又问:“爸爸呢?”
  又答:“当然也姓胡呀!”
  这时,隐约有个人影,在我脑海里若有若无,一会儿摆摆手,一会儿摇摇头,背后是王家的祠堂。我说:“胡先生,您跟姓王的有什么关系吗?”
  胡先生很斩钉截铁地说他与姓王的,一点牵扯也没有,语气非常笃定。我迷糊了,于是,我告诉胡先生,我不批了,也不为这小宝宝命名,因为我实在有很多“不懂”,没办法解开。第二天,胡先生与夫人亲自来我办公室,一直恳求我帮他这个忙。我说:“我观想到的是王家祠堂,而您却姓胡,我怀疑您的姓一定有错,因为您这小宝宝是王家子孙,要接的是王家的血脉,如果错姓了胡,这孩子就养不活了,顶多三岁,不会超过一千日!”
  我请他赶快回家乡去找他父母亲查询清楚。据说他的父母亲非常生气,还破口大骂他不孝,甚至他妈妈还要自杀给他看,以表明她烈女不嫁二夫的心迹。
  胡先生很沮丧地又回来办公室与我研究。我说:这种事,不是买卖,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把小宝宝的死期和死因写在一张白纸上,交给胡先生,请他务必在死日前完成认祖归宗。
  大约在出生后的九百多天,这小宝宝真在死日当天夭折了。
  胡先生的妈妈看到他们丧子之痛,一哭就是好几年,而且憔悴到瘦了一身肉,很不忍心,便在丧子后的第五年,找胡先生回去。并叫他进房间里悄悄告诉他:“你的生父姓王,是我青梅竹马的情人,但我怀了你,却仍无法与你生父成亲而被你外公外婆逼迫改嫁给你目前这个爸爸,所以,你一出生便姓胡。这期间你生父曾三番五次来找我要你这孩子,可是我不能让自己的先生知道这件秘密,当然也没办法帮你认祖归宗。”
  胡先生坚持不伤害他父母,所以他说等他父母百年之后,再想办法吧!至于,这段无法认祖归宗的不来电日子,所发生的任何悲剧,他都为了不让他父母亲为难,而愿意自己坦然接受,背负这十字架。
  胡先生一直没有能认祖归宗,也一直没有转机和生机。目前,生活很苦,事业也很惨,而他母亲则因不小心跌倒,成了植物人,十年来,一直没有再醒过来。
  人生总有诉说不完的无奈和无能为力,即使明知山有虎,也不能不向虎山行。
                               (全书完)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佛弟子妙音代父母师长、历劫冤亲、法界众生礼佛三拜,求生净土。

祈愿:
诚敬谦卑。和顺义理。欢乐慈孝。知足惭愧。去恶就善。事师三皈。奉持经戒。不念人非,欣乐人善。关怀照顾,言传身教。言动安徐。公平公正。吃素印经。随缘济众。看破放下。忍辱精进。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贼。无有怨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并愿以印行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所有六道四生,宿世冤亲,现世业债,咸凭法力,悉得解脱,现在者增福延寿,已故者往生净土,同出苦轮,共登觉岸。
整个宇宙跟自己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整个宇宙一切众生,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类处在一个地球村中,应该平等对待,和睦相处,互敬互爱,互助合作,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文章到此结束,谢谢您的阅读!敬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祝各位福慧增长、六时吉祥、法喜充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9-12-9 02:45 , Processed in 0.044837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