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46|回复: 0

【世界篇】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20191101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1-1 09:35:5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摘自《杨大省居士:科学时代的轮回录》

【世界篇】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轮回转世(缅甸、奥地利、挪威、芬兰)
石林
轮回转世的故事,在我国古已有之,老年人时有谈起某家的孩子,虽是几岁的儿童,都知道他们前世是什么人。一般人看来这都是迷信的传说,不可相信。但这些故事西方国家也时有发生,并有确实的证明,使你不得不信。
英国灵魂学权威菲尔丁.荷尔写了一本叫「人的灵魂」的专书,这是他有名的著作之一,他在里面叙述了几个在缅甸经过他调查的实例,有一个七岁的女孩子,说她前世是一个男子,开设过愧儡戏院,并结过四次婚,他第三个太太性情非常暴燥,曾用刀子刺伤过他的肩膀。现在她的肩膀上还留有一个疤痕。最有意思的是她虽然祇有七岁,并没有人教过她,但她竟可以巧妙的操纵一个傀儡,并能唱出有关傀儡戏的戏词。
另外有一对双生的兄弟,他们记得前世本是一对夫妇,彼此非常相爱,于是变为兄弟了。
西方国家也有很多这种例子,不过没有什么人把它们收集起来,印成专书。两年前,史得芬太太曾亲自告诉作者:有一个男子,名叫窝夫根格,在一九三一年五月出生,是奥地利格拉兹的一个大学教授的儿子。当他四岁的时候,她时常带他出外散步,他对她叙述他前世的故事,说他那时是一个军官。有一天,天很暖和,她叫他把外套脱下来,可是,他不肯,说一个军官不能不穿外套在外面散步的。
他时常这样开始说:「从前,当我是个大人的时候……。」有一次,他曾经在格拉兹市汉利契街七号居住过,这是史得芬太太的一个朋友和这个朋友的表兄——一个将军的住址,那个将军在一九一七年死于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这个孩子也说过一个维也纳的地址,并告诉了一些军营的名字,这个地址和这些军营,都是那个将军服务过的地方。
在满了七岁之后,这个孩子停止了叙述他前世的经验,他逐渐变成了一个骑马的专家,正好像那位将军在世的时候一样。在这个环境里面,并没有任何人把这个孩子的印象带往这方向,他从死亡到再生,中断的时间,前后是十四年。
另外一些例子,是有些小孩子没有经过指点和教授,就可以说外国话。在一九一四年,挪威有个名叫艾斯特.克努凯的教师,讲过一件事,他居住在霍夫,太太生了三胞胎,都是女孩子,在她们两岁到四岁的时候,三姐妹互相讲着一种人们所听不懂的言语。
每当她们一起谈话的时候,她们的父亲便倾听着,但是听不出他们所说的是那一国语言。不过,他假定那可能是芬兰语,在四岁的时候,便停止了讲这种语言。
一个相似的例子,出现在芬兰,那是一对双生兄弟,他们也和三姊妹一样能说着一种人们听不懂的语言。这些例子和其它日益增加的情况,已经使很多人相信轮回是一种已经确立的事实。
(录自《星岛周报》第一八九期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谈死后还阳(匈牙利)
熊冲
几年前一个布达佩斯十五岁女童因患了流行性感冒而奄奄将毙。她叫阿莉丝,父母见她似乎停止呼吸,以为已死。
但是突然女童又气转还阳,她开始会动并讲话。但讲出的话不是她匈牙利本国的话,由她灰白口唇吐出的竟是流利的西班牙话。
更奇怪的是阿莉丝连自己母亲也不认识,她只叫她『塞罗拉』。她母亲不懂,便找个懂西班牙话的人做翻译,翻译出来的话更出奇。
阿莉丝说她的名叫莎拉维奥,是马德里一个西班牙工人的妻子。她说:『我四十岁,有十四个小孩。我病了,自忖必死,现在我再在这陌生地方复生了。』
阿莉丝病后一个长时期,已忘了匈牙利话不奇,奇在她说出这种令人难以置信的话,因此人们便去调查真相。在马德里,他们打听得有个女人莎拉维奥一个月前死了。她四十岁,亦正是十四个孩子的母亲。用附体还魂的说法,死去的妇人灵魂利用了阿莉丝的躯壳而复生。
这个十五岁大的少女身体渐渐复元。不久,她再又会讲流利的匈牙利语。死去还阳那一时期所懂得的奇怪西班牙语和马德里旧事已忘个干净。
(选录自《星岛周报》第三一三期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转世奇迹(土耳其)
转载--竹根译
土耳其亚达那地方有一个现年十一岁男孩子,他的名字叫做伊士迈,是一个被人杀害的中年男子阿比的再世,这个男孩子伊士迈,记得前世一切。
故事开端是,当伊士迈一岁半时,有一天当他和他的父亲梅菲默特同睡于一张床上,突然间,年幼的伊士迈以大人口吻道:「我不愿再在这个家住下去了,我要回去和我的子女们团聚。」
躺在伊士迈身旁的他的父亲大为惊愕,年仅一岁半的乳臭未干的小孩,那有自己的子女呢?莫非发了疯?伊士迈的父亲说:「伊士迈!这是你的家呀!」这个小孩子似乎不理会他父亲提醒的话,竟又说:「我就是被杀害的阿比 .史兹尔姆斯。五十岁时被人击破脑袋而毙命。」
伊士迈透露了这番骇人听闻的言语,把梅菲默特弄胡涂了,立刻把伊士迈的话转告他的妻子乃媲哈,乃媲哈也说:「照此说来,伊士迈头皮上的黑色疤就是伤痕了。」
梅菲默特夫妇是×教徒,他们并不相信「转世」这一回事,可是,一直无法消除心中不安。
伊士迈曾经透露:「原配妻子不生育,第二个妻子长得非常美丽,可是,后来被人所杀害。」
伊士迈所指的阿比是伊士迈出生数个月前,一九五六年一月,在马厩里,被数个果菜园园工所击毙的男子。妻儿们闻到阿比一声凄厉哀叫,立即跑去现场,凶手顺手也将他们加以杀害。凶手于一星期后被捕获。
现在阿比的家里住着不生育而被离婚的原配妻子夏蒂丝,和名叫希克玛特.葛露莎琳的女儿以及名叫撤基的儿子。
「我必须回到孩子们的身边去。」伊士迈向她的父母恳求着。
「这个小子真的发疯了。」他的父亲怒叱伊士迈,怎也不肯让伊士迈回去。
嗣后,每当伊士迈的父母叫他「伊士迈!」伊士迈偏不予响应,祇有叫他「阿比!」时才应声。
在床上就寝,伊士迈会突然如梦呓般说道:「葛露莎琳啊,不要哭吧!」好似父亲安慰着子女般的口吻。
经过了一年后,有一天,伊士迈的父亲买西瓜回来,伊士迈检了其中一块最大者,并道:「这一块西瓜要带给葛露莎琳,谁也吃不得!」
伊士迈有兄弟九个,其父见状,忙加制止,伊士迈很悲伤地哭泣起来。
阿比生前是一个嗜好杯中物的酒徒,喝「辣忌」酒(土耳其烈酒),是个酒精中毒者,伊士迈亦嗜好「辣忌」酒,经常瞒着父母耳目偷喝「辣忌」酒。
有一次,被伊士迈的叔父马哈默特撞见,而被斥责了一顿。伊士迈不甘示弱地顶嘴道:「少管闲事,小子!你骂我喝酒?马哈默特,你在我的果菜园当园工时偷喝了我的「辣忌」酒,被我发觉,我默不作声,如今忘恩负义,还胆敢骂我,打我!连畜生也不如!」
马哈默特被他的侄儿指揭了这个丑秘,终也折服了。
伊士迈不祇能够道出阿比本人生前所知道的事情,且能够记得一次也未曾见过的阿比的遗族,并经常发出对他们的关怀和眷念的天伦骨肉思慕之情。
当肉贩的伊士迈的父亲正在切肉时,伊士迈在旁边要求其父亲道:「把这块肉烤好后,送至我的孩子们家里去!」
「这小子,你又说疯话了,不行,你是一个肉贩梅菲默特的儿子伊士迈,你并不是什么『阿比』,记着!你下次再说一句疯话,我就不饶恕你!」
伊士迈被训斥,当场大哭一场,这一哭,哭了几个钟头。
有一次,有一个冰淇淋小贩来了,伊士迈从未见过这个人,可是,伊士迈走过去,向他打招呼道:「嗨!卖冰淇淋的,你认得俺是谁吗?」
这个冰淇淋小贩见到一个乳臭未干的小鬼,竟用大人口吻跟他打招呼,心里又好气又好笑,冰淇淋小贩以不屑口吻答道:「啊!我可不认得,小鬼。」伊士迈以手指指着自己并道:「你已经忘了我吗?」冰淇淋小贩,以诧异眼光注视伊士迈良久,最后,摇摇头。
「我是阿比!你从前不是卖西瓜蔬菜吗?什么时候改行的呢?你忘了你小时候我替你割礼(割生殖器包皮仪式)吗?」伊士迈所讲的话是真实的。
自从这次道出外人隐私后,「阿比再世」消息立刻轰动了各地。
此事发生以前,伊士迈双亲一直将伊士迈的事实保密着不敢外扬,可是如今消息不胫而走,他的双亲也就断了守密的念头。
当伊士迈三岁时,伊士迈双亲去阿比的家里,阿比的家距离梅菲默特的家约有一公里以上,而且,那里都是些小巷弄,伊士迈从未去过那个地方,但是,伊士迈却很熟悉似地,一路领着前进,跟他同行的人故意指示错误的道路,伊士迈并不加理睬,径自走至阿比的家。
阿比的家里有一个中年妇人,伊士迈跑过去,唤了一声「夏蒂丝!」并拥抱着她,淌着眼泪。
虽然夏蒂丝是阿比的下堂妻,阿比给她一栋房子住,并且赡养她。
伊士迈一一和阿比的子女们亲亲,问安,然后,引导同行的人到马厩角隅,指着,并以痛恨口吻说:「就是在此地我被拉洛桑(凶手之名)所杀害。」
同行的人莫不目瞪口呆。伊士迈又朝着墓地走去,边走边说着:「我拥有两头牛:一头名叫『司强』(黄色少女之意)。」
此时他所用的词语时式不用过去式,而是用的现在式。
阿比的坟墓并没有特殊标识,能够一眼辨别出来,伊士迈径自走至阿比墓前,指着道:「这里是我前生最后的归宿处。」
伊士迈还道出在阿比的果园工作的园工们的姓名及他们的故乡,一个也不差错。
「伊士迈毕竟就是阿比转世的!」人们异口同声感叹称奇着。
伊士迈的双亲很担忧,惟恐他们的骨肉伊士迈会背离他们俩,回到阿比的家去。
嗣后,阿比的儿子撤基亲自访晤伊士迈。
「撤基!你有两个弟弟伊士马特和祖英富,他们俩和我以前及你的母亲同遭杀害。」
伊士迈用着充满慈祥亲子之情对撤基如此说着。
这件转世亲属会消息立即轰动了全世界,于一九六二年,当伊士迈六岁时,印度拉查斯坦大学教授H.N.巴奈尔吉博士(超心理学家)专程赴亚达那访晤这位再世的阿比——少年的伊士迈,实地调查这桩轰动遐迩的奇闻之实情。
巴奈尔吉博士之挚友,日本宗教心理研究所所长本山博博士,将巴奈尔吉博士所调查研究结果解释道:「巴奈尔吉博士身为科学家,用科学眼光谨慎探究这件事情真伪;是否有诈骗钱财之嫌等等,把所假设疑问一一求证,结果证实伊士迈确确实实是再世的阿比。
他们的宗教是否定人类转世之说。伊士迈双亲极不愿意将这一个事情宣扬出去,他们惟恐一旦成为知名人物,人家会来打扰他们,生意做不成,影响收入。
假如他们真的为了诈骗他人钱财之目的,可以利用这个孩子——伊士迈觊觎阿比的遗产或把他当做一个预言家骗取他人的钱财,这一点,伊士迈的双亲确实没有这么做,也全无此种用意。
最为令人惊异之事,莫如伊士迈能够道出除了阿比本身知道的事情,周围的人未曾灌输的知识,伊士迈的心里早已明白,又能道出谁与阿比曾有金钱上的借贷。」
人类是以大脑记忆事物,伊士迈之例子似乎是超常的「脑外记忆」特殊例子,当然这尚未经科学上验证。
巴奈尔吉询问伊士迈时,除非叫他「阿比」,否则伊士迈不应声。
伊士迈对他的「眷属」的惦念,与日俱深。
生为贫穷之家庭的孩子伊士迈,当父母们分给他从未吃过的糖果,他舍不得自己吃,统统送给夏蒂丝或阿比的孩子们吃。
每见了夏蒂丝,伊士迈便含泪叹一声:「可怜的女人。」
伊士迈经常在脖子上围着一条围巾走路,当地人并没有这种习惯,这是阿比本人生前爱好的独特装饰。
今年十一岁的奇迹的少年伊士迈,生理上渐渐步向成熟成人阶段,对前世事物是否能够一直记忆着,他的此种「双重人」生活如何发展下去,将来会不会和夏蒂丝以及阿比的子女们团聚,目前尚难以预料。
(录自《菩提树杂志》第一八一期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复活的灵魂(印度)
王炯如译
怎能不信?
你相信灵魂不灭吗?你相信肉体虽亡,灵魂却永存;有时会借着人的身体而复苏?
受过现代科学洗礼的人们也许会对于具体描述灵魂的语言文字引为笑柄?
不过,现在所要叙述的奇妙的事实,谅不会引为笑话了。因为在事实跟前,任何理由都显得无力而无效。
× × ×
当那位客人访问项姬.德碧之家,是项姬九岁时候的事。
她家在印度德里市经营着中型商店,来访的商用客人很多,那位男人也不过是其中的一个。
天生内向的项姬,平时客人来了也不敢打招呼,显得羞答答的,失去儿童应有的活泼和天真。但是那天却一反常态,一见远来的客人,如同遇见了长年的知己一般,亲热地微笑着说:
「啊,这人不是我前世丈夫的堂儿吗?依旧住在姆特拉吗?......」
看来没有过结婚经验,人生经验也非常缺乏的少女,竟谈到什么前夫的事来,使这位远来的客人不期悚然良久,他向少女的父亲问道:
「对不起,请问一下,令媛是否有过结婚经验了?」
为了女儿突如其来的「胡言乱语」而讶然失神的父亲,这才如梦初醒一般,连忙答道:
「不,不!那里的话,这孩子别说什么结婚,从出生到现在,连一步也没离开这个城市呢!」
他一面说着,一面赶着女儿进到里面去。
有丈夫和三个孩子的少女
当他的女儿无可奈何地进入里面后,他为了弥补这不调和的空气,便苦笑着说:「刚才失礼了,......我这孩子有时候会说些奇怪的话的。」
这时客人降低着声音这样说道:
「真是怪事,我确是从姆特拉城来的。而且令媛所说的那位堂弟,也的确还在。他的太太叫做......拉吉的,大约在十年前因为难产致死的......」
「......十年前去世?......」少女的父亲显得有些紧张,心里顿时萌出了奇怪的直觉。
「到底从什么时候起开始说那种话呢?」客人兴致勃勃地问道。
「会说话以后就有了。不过在那时以前还是很正常的婴儿。随着年龄的增长,似乎前世的记忆越来越清晰,常常会很详细的道出前世的生活来的。」父亲只好据实而答了:
「起初还以为是看了什么画册,或是媬姆说给她听的话,复述出来。谁想到竟能够把前世的丈夫和三个孩子的姓名一一说出来,使人不由得半信半疑。」
「丈夫和孩子的姓名叫什么呢?」客人急忙追问道。
「记得说丈夫是凯达.那斯.久比,长子叫毘哈里,女儿叫贝拉的」。
这时候,只见客人脸孔发青,以干脆的语调答道:
「不错,一点不错!那么堂兄和孩子的姓名呢?......」
少女的父亲由于悬案的被证实,极力压制着内心未曾有的冲击。客人的每一句话,如用一把无情刀,直刺着他的心坎深处。这也难怪,自从女儿会说话以来,一向认为乌有的梦呓话,被客人的几句话,一语道破;事实历然,无从辩驳。他所害怕的事情,终于如实逞现在眼前!
学者也不可解之谜
项姬.德碧的双亲吐露了女儿的一切之后,各为将来的演变而担忧。——以后怎么办?
客人也为眼前突如其来的事实,一时感到茫然无措。他凝视着两眼发呆的少女的双亲良久,终于心生一计:
「这么办吧,我们来安排一下,让令媛和她前世的丈夫、三个孩子作一次会面,但是事先不要让令媛知晓这一件事。」
「嗯,这是名案......不过,怕那位先生不肯前来吧。」少女的父亲惶恐地问道。
「这你倒不必挂心,他是我的堂弟,我会设法带他来的。也唯有如此,真相才能大白;令媛所说的话,可靠与否,将实时获得解答。」
客人这样说了以后,随即收拾行李,准备回去,不再谈什么生意了。
不多久,客人的提案,终于付之实行。
这一天,拉吉的丈夫凯达.那斯.久比带着三个孩子,跟着他的堂兄来到少女的家。他怀着好奇与期待的心情,走进从没来过的少女之家。而从未谋面的少女,一见这位不速之客,竟亲热地叫道:
「啊,我以前的丈夫回来啦!」
话才说完,便不顾一切的投进凯达的怀里,哭将起来。
凯达不知如何是好,带着惶惑的眼光,瞧瞧自己三个孩子。无论年龄或身体都要比项姬大的三个孩子,也露着奇异的眼光,注视着少女的作为。
只见项姬又跑到三个孩子跟前,流着眼泪说:
「哟,毘哈里长得多大呀!......贝拉和玛哈尔也是......。」
在场的人都愕住了,大家都为这个可怕的事实,感到一阵战栗。少女的双亲更是交杂着难以名状的恐布与绝望的表情,脸色也一会儿青,一会儿白。
永存不灭的灵魂
这一件动人的神奇事件,立即在德里市传扬开来。双亲也郑重其事地,把女儿的事就教于医生和法师。
对于这个问题,各专门的科学家们还组成了一个调查委员会。
可是,科学的力量并不能解开这一宗神奇的谜。
为了证实这位少女是否就是死了的拉吉转生,科学家们又作进一步的调查实验。
有一天,项姬.德碧被带上一部火车里,在她本人并不知道往哪儿去。这是他们有意地带领少女到前生所住的姆特拉市的。
当天,获悉少女来访的姆特拉市市民,都争先恐后地集拢到车站来,想一睹这位奇迹的人物。
火车到了站,少女才从车厢一走出,就立即辨认出前来迎接的前世的母亲和弟弟。径自走向前去招呼道:
「妈!好久没见了。真高兴看到您这么健康!」
前世丈夫的亲族们,当一一被少女用家乡话叫出了名字时,无不认为死去的拉吉变个样子再出现。
车站的实验完毕后,少女又经过了一次更严格的考验。要她蒙着眼睛指挥马车。
少女蒙蔽着双眼坐上马车后,考虑了一会儿后向车夫命道:
「请从站前往前走,再右弯。」
马车照着少女的吩咐驰走着。在同车的人无限惊奇的眼光下,马车从没掉过头地直达前世丈夫的家门前。
「到了!这里是我以前的家......」她显得无限的喜悦。
层出不穷的不可思议的现象,使在场的科学家们,绞尽了脑汁,搜尽了枯肠,也无法对这个再生的问题,下一个合理的解释和最后的结论。
回家后的插曲
这一奇异事件的最后插曲,便是项姬.德碧道出了前世所住的家里的地下室藏钱的事。
家人立即往地下室去,挖掘少女所指示的地方,果然地下埋着一个箱子。在众人惊叹之下,少女又细说箱里钱的数目。
在调查团见证之下,箱子被打开了。可是里面并没有少女所说的金钱。
「奇怪,里面一定有钱的,一定是有人拿出来了。」
这时,一直躲在调查团身后的前世的丈夫凯达,颤抖着说道:
「钱的确是有的,不过在妻子死了以后,被我发现而用光了......。」
他又接着说:
「实在可怕得很。虽然脸孔和亡妻不相同,但是声音和动作、性情却一模一样!」
这一宗使全印度卷入好奇与恐怖的浪潮里的转生事件,终于在科学家们无法下断语,也寻不出对策的状态下,放任下去。
项姬.德碧后来在印度有力的政治家里工作,展露了无比的才华。
录自《慈航杂志》第廿三期
编者附识:此篇文中的轮回女主角项姬.德碧于二十年后,印度大学的教授周祥光博士曾见过她,且谈过话,周博士将她的名字译为乞寂提毗小姐(Miss Shanti Devi),虽然两个名字的翻译不同,其人则一也。读者诸君请参阅下篇周博士所写的「我所亲见三件轮回转生的事实」一文中的第一篇节录的文字,以资左证。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我所亲见三件轮回转生的事实(印度)
周祥光
(一)
去春携内侄吴君伟良入梵须那婆大学研究院,得在该校所在地之婆玲陀波——婆罗门教主黑天Ishna的诞生地,游了数天。一日早晨我与该校创办人波恩尊者Swami H.Bon Maharaj正在喝茶,忽然一印度女人前来,仪态大方,一望而知为大家闺秀,我们彼此相谈之下,才晓得这位小姐就是二十年前德里所发生之轮回转世故事的主角乞寂提毗小姐Miss Shanti Devi,她今年约有三十五岁,曾毕业于印度旁遮普大学研究院,现在德里大学女子文理学院充哲学讲师。因她应瑞士轮回转生学会之约,将前往讲学,故特前来访晤波恩尊者辞行耳......。
时至今日,我曾面询乞寂提毗是否尚能忆及前生情形,她说尚能忆及,惟不若幼时之明显耳。当她忆及前生情形,有若银幕之影片,瞬息即逝,否则,如时间长久则与今世相违,不能生活下去矣。
(二)
大概在一九五二年七月间,于印度北方省德立洞Dehra Dun地方,有一女孩子名叫摩黎陀萝Mridula,她在三岁多时,每当她看见对面邻居一老太太从汽车走下来时,她总是趋前大叫「妈咪!妈咪!」有时候亦说着:「这是我自己的汽车,她是我的妈咪!」可是当时这位老太太也不会理会她,而同时她的今生母亲往往以为她跑到街上迷了路,所以,屡次把她拉回来。事情就是这么的发展下去。有一天晚上,摩黎陀萝又告诉她今生的母亲说:「吗咪!我有另外一个家,我有六只象及一辆汽车,我有父亲妹妹及很多朋友,你愿意带我到我从前那个母亲那边去吗?我要回家去!」于是她今生的母亲亦觉得奇怪,也想不出一个道理出来,以为这个女孩子大概犯了神经错乱的病,暗自叹息而已。
摩黎陀萝一直向她的今生母亲提及此事,一年半载不息。等到一九五三年春间,她大概也有四岁多了。有一天在她所居住的街道上,举行宗教集会,摩黎同她的母亲一起前往,但当仪节终了时,她忽然拿了两个花圈跑到对面坐着的两个小朋友那边,将花圈放在他们的颈上。这两个小孩子的母亲觉得非常奇怪,于是问摩黎陀箩:「你真是一个好女孩子,你知道他们么?」摩黎陀萝立刻回答道;「我不知道这两个小孩子,但是我认识你。我奶名母奴Munnu,你是我的姐姐,我们的爸爸同妈咪在那里?我们所养的六只象现在怎么样了」?她又说了很多有关家中的事情,非外人所知道的。因此这位年青的妇人就将摩黎陀萝带到她的今生母亲前,问她可否将这小女孩子带到前生母亲家中去,她答应了,于是,她们数人便坐着汽车一直到前生母亲的家中去。
当汽车一停在一座房子前时,摩黎陀萝即大声说道:「这是我自己的房子!」同时看见门边站着一位老者,她又说:「这是我的爸爸!」她于是一直走到房子里去,从这个房间,穿到那个房间,并时刻说出如这间房子我从前参加大学毕业考试时住的,我的教科书都放在那边,或说那个房间的衣橱内,有我的衣服,又说这张床铺是我生病时躺过的。她所讲的都属正确。
摩黎陀萝Mridula看见她的前世母亲时又说:「妈咪!你不认识我吗?唉!当我离开我的身体时,全身神经紧张,非常疼痛。后来,我好像同小鸟一样,立即高飞,但我又不知道飞到什么地方,好像浮于空中。我看见很多金碧辉煌与愉快的事体。住在那边的人都非常快乐。于是,我记起我离开了你们,心中无限难过,其它的事我也记不起来了。」她的前生父母亲是非常疼爱这个女孩子,但听到她说的一切,亦讲不出什么来,回忆往事,双泪直流下来。
摩黎陀萝又继续的说下去:「我就是梅陀Medha,我的奶名母奴Munnu。我从前的朋友怎么样了?在D.A.V学院读过书的苏格拉耆Shukraji怎么样了?房子里的一切,大概都同从前差不多,为什么你们要把我的房间搬了呢?这个风扇原来放在会客室里的,为什么放到这里呢?妈咪!你说吧!我离开你们的时候,不是我答应你们要回来的吗?」她的母亲祇是抱着她,号啕大哭。
梅陀于一九四五年间,因患舌癌而逝世,当时,她正参加大学毕业考试。她前世原在一个很有钱的商人家里,到一九四九年七月卅一日则转生于孟买省奈锡县Nasik的一个婆罗门家中。出生后不久,她的父亲去世,因此,她的母亲在德立洞中学找到教师职,乃迁来前址,而发生前事。
一九六○年间,么黎陀萝Mridula之前世与今世之两位母亲将她一起携到仙坡Rishikesh谒晤本师圣熙福难陀Sri Swami
Sivananda,作者乃知此事之来龙去脉,记之如上。
(三)
阿拉哈巴大学前副校长楞迦博士Dr. Sri Rajar,其仆人有一子名鸠摩罗kumar于一九五○年间被毒蛇所咬致死,依照印度习俗,蛇咬死者不能火葬,必须土葬,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9-12-7 17:03 , Processed in 0.107918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