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2|回复: 0

孟子白话解南无阿弥陀佛南无阿弥陀佛20191004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10-4 21:0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摘自《四书老子选粹白话解》

孟子白话解


《告子章句》
 孟子曰:「虽有天下易生之物也,一日暴之,十日寒之,未有能生者也。」
 白话解:虽然有天下最容易生长的植物,如果只有一天曝晒,见见阳光,却有
十天遭受阴寒不见阳光,这样子是不可能会生长的。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生,亦我所欲,所欲有甚于生者,故不为苟得也。死,亦我所恶,所恶有甚于死者,故患有所不辟也。」
 白话解:孟子说:「鱼,是我所喜欢吃的;熊掌,也是我所喜欢吃的;如果二
者不能同时得到,我就舍弃鱼而取熊掌。生命,是我所爱惜的;道义,也是我所
爱惜的;如果两者不能同时得到,我就舍弃生命而取道义。生命固然是我所爱惜
的,但是我所爱惜的还有超过生命的,所以不会苟且偷生。死亡,是我所厌恶的
,但是还有比死亡更让我厌恶的事,所以有些祸患也就不逃避了。」
 孟子曰:「学问之道无他,求其放心而已矣。」
 白话解:孟子说:「研究学问的道理没有别的,只是将亡失的真心找回来而已
。」
 宋程子曰:「圣贤千言万语,只是欲人将已放之心,约之使返。」
 孟子曰:「大匠诲人,必以规矩;学者亦必以规矩。」
 白话解:孟子说:「手艺精巧的木匠教人时,必定要使用圆规、曲尺来教;学
的人也一定要使用圆规、曲尺来学。」
 教与学皆不离规矩准绳。
 孟子曰:「舜发于畎亩之中,傅说举于版筑之间,胶鬲举于鱼盐之中,管夷吾举于士,孙叔敖举于海,百里奚举于市。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
 白话解:孟子说:「虞舜本在历山耕田,被尧帝起用后任命为天子;傅说原是
筑墙的工人,被殷高宗推举为宰相;胶鬲是周文王从贩卖鱼盐的商贩中发掘的;
管仲原被关在监狱中,因好友鲍叔牙的推荐,才能出来辅佐齐桓公九合诸侯,一
匡天下。孙叔敖为躲避仇家而住在海边,被楚庄王在南海边地发现,举用为宰相
;至于百里奚本为奴隶,被秦穆公赎回后,敦请他作大夫,协助治理国家。
   所以上天要将重责大任交给一个人时,必定先以种种苦难来磨练他的心志
,劳累他的筋骨,饥饿他的身体,使他的身家穷困贫乏,在他做事时又遭受种种
挫折打击;这些都是上天有意要激励他的心志,坚忍他的性情,增强他本来所缺
乏的能力。」
 注:百里奚:春秋时虞国人,晋灭虞,他被俘虏,当秦穆公夫人陪嫁的奴仆到
秦国去。后虽逃走,又被楚人抓去,秦穆公用五张黑羊皮将他赎回,并敦请他执
政,故又称「五羖大夫」。羖:羊皮也。
 孟子曰:「人恒过,然后能改;困于心,衡于虑,而后作;征于色,发于声,而后喻。入则无法家拂士,出则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然后知生于忧患,而死于安乐也。」
 白话解:孟子说:「一个人往往在犯了过错之后,才知道要改过;做事时有困
难横梗在心,思虑受到阻塞,然后才会发愤振作;看到人家的不满表现在脸色上
,或发出声音来劝诫,才会明白道理。
   在国内没有守法度的大臣,和辅弼的贤士直言谏诤;在国外没有敌国外患
侵略的威胁,这个国家往往会灭亡。然后我们才知道,忧患的环境能激励人,使
人成长;安逸的环境反而使人沈迷、堕落,招致灭亡。」
 老子曰:「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福祸皆在存心,故又曰:「
福祸无门,唯人自召。」召者感召也,语出太上感应篇。
《尽心章句》
 孟子曰:「殀寿不贰,修身以俟之,所以立命也。」
 白话解:孟子说:「对于生命的长短,毫无疑虑,唯有修身养性以待天命,这
就是君子顺天立命的道理。」
 不贰:不疑也。『立命之学』请参考了凡四训。
 孟子曰:「求则得之,舍则失之,是求有益于得也,求在我者也。求之有道,得之有命,是求无益于得也,求在外者也。」
 白话解:孟子说:「仁义礼智,求就能得到,舍弃就会失去,这个『求』是有
助于『得』的,因为所求的,原是我自己本性所固有的。富贵显达有求的方法,
但是得到与否却有命运的定数,这个『求』是无助于『得』的,因为所求的是身
外之物。」
 孟子曰:「万物皆备于我矣。反身而诚,乐莫大焉。强恕而行,求仁莫近焉。」
 白话解:孟子说:「天地之间,一切万事万物的道理,都具备在自己的身上。
只要反省自身,所作所为皆真实无欺,就没有比这个更快乐的了。勉力实践推己
及人的恕道,那么求仁的途径,没有比这个更接近的了。」
 孟子曰:「行之而不着焉,习矣而不察焉,终身由之而不知其道者,众也。」
 白话解:孟子说:「做了一件事却不明白为什么这样做,或者已经做得很熟悉
了,仍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样做的原因,甚至于一辈子都照着做的事,却不明白为
什么这样做的道理,这种人实在太多了。」
 按史次耘先生注:道不须臾离,然百姓日用而不知。
 孟子曰:「人不可以无耻;无耻之耻,无耻也。」
 白话解:孟子说:「人不可以没有羞耻之心,能够知道没有羞耻心是可耻的,
就不会有羞耻的事发生了。」
 孟子曰:「古之人,得志,泽加于民;不得志,修身见于世。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善天下。」
 白话解:孟子说:「古时候的人,得志的时候,就施恩泽于百姓;不得志的时
候,就修身养性扬名于世。穷困的时候,就独自修养己身,显达的时候,就兼顾
天下使同趋于善。」
 孟子曰:「待文王而后兴者,凡民也;若夫豪杰之士,虽无文王犹兴。」
 白话解:孟子说:「等待文王的教化,才能奋发向善的,是平凡的人;至于那
些豪杰志士,虽然没有文王的启发,也能自动奋发向善。」
 凡夫因人成事,志士仁人为所当为。
 孟子曰:「善政,不如善教之得民也。善政,民畏之;善教,民爱之。善政,得民财;善教,得民心。」
 白话解:孟子说:「良好的政令,不如良好的教化能得民心。良好的政令,能
使百姓畏惧遵守;良好的教化,能赢得百姓的爱戴。良好的政令只能得到百姓的
税赋;良好的教化,却能得到人民真心的拥戴。」
 孟子曰:「人之所不学而能者,其良能也;所不虑而知者,其良知也。孩提之童,无不知爱其亲者;及其长也,无不知敬其兄也。亲亲,仁也;敬长,义也。无他,达之天下也。」
 白话解:孟子说:「一个人不用学习自然就会的,是与生俱来的『良能』;用
不着思考就知道的,是与生俱来的『良知』。两三岁的幼儿,没有不知道爱他的
父母的;等到他逐渐长大之后,没有不知道要恭敬兄长的。亲爱父母是仁的表现
;尊敬兄长是义的表现。这没有别的缘故,因为普天下的人都具有仁义的本性啊
!」
 孟子曰:「舜之居深山之中,与木石居,与鹿豕游,其所以异于深山之野人者几希;及其闻一善言,见一善行,若决江河,沛然莫之能御也。」
 白话解:孟子说:「当舜初住在深山时,与大地的木石为伍,和野鹿山猪等禽
兽同游,这时候的他跟深山里的野人差不了多少;可是等到他听到一句好话,看
见一件好事,就立刻去做,那种身体力行的气势,好像江河决了口一样,浩浩荡
荡的谁也阻挡不住。」
 孟子曰:「无为其所不为,无欲其所不欲,如此而已矣。」
 白话解:孟子说:「不做自己所不应该做的事,不要自己所不应该要的东西,
做人的道理,就是这样而已。」
 孟子曰:「独孤臣孽子,其操心也危,其虑患也深,故达。」
 白话解:孟子说:「只有不为君主所宠信的臣子,与不为父母喜爱的庶子,他
们的心常怀着危险戒惧,他们所忧虑的患难也比一般人深刻,因为如此,所以能
成为一个通达事理,人情练达的人。」
 庶子指非原配所生者。
 孟子曰:「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父母俱存,兄弟无故,一乐也;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二乐也;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三乐也。君子有三乐,而王天下不与存焉。」
 白话解:孟子说:「君子有三种快乐,而统治天下却不包含在内。父母健在,
兄弟没有什么忧患变故,是第一种快乐;对上无愧于天,对下不愧于人(问心无
愧),是第二种快乐;能得到天下有为的青年来教导,为天下作育英才,是第三
种快乐。君子有三乐,而统治天下却不包含在内啊!」
 贵为天子,富有四海,位高权重,并不一定快乐;可见权力与财富不等于快乐

 孟子曰:「鸡鸣而起,孳孳为善者,舜之徒也;鸡鸣而起,孳孳为利者,跖之徒也。欲知舜与跖之分,无他,利与善之闲也。」
 白话解:孟子说:「大清早一听到鸡叫就起来,认真努力去作善事的,是舜这
一类的人;一听到鸡叫就起来,非常努力的去追求个人私利的,是跖这一类的人
。想要知道大孝的舜王与大盗跖的分别,没有别的要领,就在行善与谋求私利之
间去分辨罢了!」
 跖与跖同,古大盗之通名。
 孟子曰:「有为者,譬若掘井;掘井九轫而不及泉,犹为弃井也。」
 白话解:孟子说:「有作为的人,譬如挖井,挖到七十二尺那样深,还没有见
到井水就罢手,仍然是一口无用的废井啊!」
 轫同仞。学贵有恒,尤须有始有终,不可半途而废,功亏一篑。
 孟子曰:「君子之所以教者五:有如时雨化之者,有成德者,有达财者,有答问者,有私淑艾者。此五者,君子之所以教也。」
 白话解:孟子说:「君子教诲人的方法有五种:有像及时雨一般滋润化育万物
的;有成就人的德行的;有使人通达,成为有用之材的;有解答他的疑问以启发
人的;还有的是未能亲自来接受教导,只是私下选取君子的嘉言懿行来修养自己
的。这五种都是君子用来教人的方法。」
 达财:财与材通。嘉言懿行:美好的言语和行为,足为典范者。
 孟子曰:「天下有道,以道殉身;天下无道,以身殉道。未闻以道殉乎人者也。」
 白话解:孟子说:「天下有道(政治清明)的时候,道就随着君子的现身而施
行;天下无道的时候,身就随着道而退隐。没有听说过以道来迁就人的。」
 殉:徇也,依循、遵从也。
 孟子曰:「亲亲而仁民,仁民而爱物。」
 白话解:孟子说:「君子由亲爱自己的亲人,然后推及到仁爱百姓,再由仁爱
百姓扩展到爱惜万物。」
 孟子曰:「知者无不知也,当务之为急;仁者无不爱也,急亲贤之为务。尧舜之知而不物,急先务也;尧 舜之仁不爱人,急亲贤也。」
 白话解:孟子说:「有智慧的人没有不知道的事,但是他总以当前应做的事务
为最要紧(最优先);仁慈的人没有不爱人的,但是他总以先亲近贤能的人为急
务。以尧 舜的智慧也不能知万事万物,因为要急于先办重要的事务;以尧 舜
的仁心也不能爱尽所有的人,因为要急于先亲近贤能的人。」
 事有先后本末,轻重缓急,优先级不可不知。
 孟子曰:「不仁哉,梁惠王也!仁者以其所爱,及其所不爱;不仁者以其所不爱,及其所爱。」
 白话解:孟子说:「梁惠王真是不仁啊!仁慈的人,从他所爱的,推及到所不
爱的;不仁的人,则是由他所不爱的连累到他所爱的。」
 按:梁惠王因好战,不惜牺牲人民使血肉成浆,殃及子弟。
 孟子曰:「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吾于武成,取二三策而已矣。仁人无敌于天下;以至仁伐至不仁,而何其血之流杵也。」
 白话解:孟子说:「完全相信书上的话,不如没有书来得好。我对于周朝书经
武成篇的记载,有关武王伐纣的事,只取信其中两三片竹简之言,其余则不敢尽
信。因为仁者没有敌人于天下;武王伐纣,是以最仁讨伐最不仁的人,怎么会杀
得血流成河,连杵都漂起来呢?」
 读书当深明义理,不可望文生义,误解、曲解都是读书之弊。
 孟子曰:「民为贵,社稷次之,君为轻。」
 白话解:孟子说:「人民是最重要的,国家次之,君主最轻。」
 因为建立国家,各种制度设施,无非是为了人民。君主只是管理政治的人。
 孟子曰:「圣人,百世之师也;伯夷、柳下惠是也。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闻柳下惠之风者,薄夫敦,鄙夫宽。奋乎百世之上,百世之下,闻者莫不兴起也。非圣人而能若是乎?而况于亲炙之者乎!」
 白话解:孟子说:「圣人,可以作为百代的师表;像伯夷、柳下惠就是。所以
凡是听到伯夷清高风范的人,就连顽固贪心的人也会变得廉洁,胆小懦弱的人也
能立定志向;听到柳下惠忠厚的风范,刻薄的人也会变得忠厚,心胸狭窄的也会
变得宽大。他们在百代以前发愤振作所建立的清高、忠厚、随和的美德,百代以
后,听到的人都为之感动奋发,起而效法。要不是圣人的教化,怎么能够这样?
何况是亲自接受圣人教化的人呢!」
 孟子曰:「仁也者,人也;合而言之,道也。」
 白话解:孟子说:「仁,是人之所以为人的道理;把仁和人合起来说,人能行
仁,就是道。」
 孟子曰:「贤者以其昭昭,使人昭昭;今以其昏昏,使人昭昭。」
 白话解:孟子说:「古时候的贤人,自己先明白道理,然后教人明白道理;现
在的在位者,自己本身就胡涂,却要叫人明白道理。」
 孟子曰:「可欲之谓善,有诸己之谓信,充实之谓美,充实而有光辉之谓大,大而化之之谓圣,圣而不可知之之谓神。」
 白话解:孟子说:「人人都觉得他可爱,称赞他好,叫做善;本身具备真实的
善行,叫做信;充实善行而至于完备,叫做美;善行充实完备又能发扬光大,叫
做大;大到能变化,且能融通事理叫做『圣』;圣而达到妙不可测的境界叫做『
神』。」
 孟子曰:「其为人也小有才,未闻君子之大道也,则足以杀其躯而已矣!」
 白话解:孟子说:「他的为人,小有才干,可惜却没有听过君子做人的大道理
,不知道谦逊礼让,这就足够招致杀身之祸了!」
 指盆成括:战国人,在齐国做官,恃才妄为,其后果然被杀。
 孟子曰:「说大人,则藐之,勿视其巍巍然。堂高数仞,榱题数尺,我得志弗为也;食前方丈,侍妾数百人,我得志弗为也;般乐饮酒,驱骋田猎,后车千乘,我得志弗为也;在彼者,皆我所不为也;在我者,皆古之制也,吾何畏彼哉!」
 白话解:孟子说:「游说有权位的人,不要过份看重他,不要在意他富贵高显
的气势。厅堂高广气派,装饰得富丽堂皇,我得志时决不这样做;山珍海味、美
酒佳肴摆满了一丈长的方桌,侍奉的美妾有好几百人,我得志时决不这样做;大
口吃肉,大口饮酒,疯狂作乐,骑着马来往奔驰打猎,随从的车有上千辆,我得
志了也不会这样纵乐;在他来说他所有、所做的种种,都不是我所要追求的;在
我来说我所希望做的种种,都是遵循古圣先贤的法制,我为什么要怕他呢?」
 孟子曰:「养心莫善于寡欲。」
 白话解:孟子说:「养心没有比减少欲望更好的了。」
 少欲知足:少欲心清净,知足常快乐。幸福在哪里?知足两个字就是。
 孟子曰:「孔子不得中道而与之,必也狂獧乎!狂者进取,獧者有所不为也。孔子岂不欲中道哉?不可必得,故思其次也。」
 白话解:孟子说:「孔子得不到谨守中道的人来传道,迫不得已求其次,只有
传给狂放獧介之士了!狂放者有进取心,獧介者知耻、自爱,有所不为(不妄为
)。孔子难道不想教谨守中道的人吗?因为,人才难得,所以才想到次一等的狂
獧之士啊!」獧同狷字。
 人才难得: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何况是传道,传法之人。
孟子选粹.白话解 终
参考数据:四书集注 宋.朱熹
     孟子旁通.南怀瑾 四书广解 蒋伯潜
     四书读本 高政一
     孟子今译 史次耘 四书读本 谢冰莹等
四书选粹.白话解 终
五、老子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
 白话解: 可以说得出来的道,就不是永恒存在的道;可以叫得出来的名,就
不是永恒不变的名。
  憨山大师注:真常之道(道体),本无相无名,不可言说。凡可言者,则非
真常之道。故曰非常道。道本无名,今既勉强名之曰道,是则凡可名者皆假名也
,故曰非常名。(此言道之体也)
 道不在言语中,不在文字上。坛经云:「诸佛妙理,非关文字。」语言、文字
是工具,不可以将工具视为目标,把手段当成目的,更不可以抛弃工具去寻找目
标。
 无名是体,有名是用。无名是性,有名是相。相非性不融,性非相不彰。又老
子所说之「道」即哲学家所说之「本体」,佛法所说的「真如」。
 无,名天地之始;有,名万物之母。
 白话解:无相无名之道,其体至虚,天地皆从此中变化而出,故曰天地之始。
无相无名之道体,全成有相有名之天地,而万物尽从天地之阴阳造化而生成,所
谓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是根源也。(此言道之用也)
 故常无,欲以观其妙;常有,欲以观其徼。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白话解:老子谓:我寻常日用安心于无,以观照道之奥妙。我寻常日用安心于
有,以观照道用之广大无边际。「无」和「有」这两者,同一来源而不同名称,
都可以说是无穷大又深远不可知,是一切变化的总门。
 另解:常处于无,以观察天地变化莫测之境界;常处于有,以观察万物变化之
迹象。观无观有,不落两边,是则有无并观同是一体。而有不能生有,必因无以
生有;无不自无,必因有以显无。此乃有无相生之理。实则天地同根万物一体,
虽是有无同观,仍须绝有无之名,离玄妙之迹,忘怀泥物,即能无往而不妙哉!
(既成万物,则物物皆为道之全体所在,故道只在日用平常间,事事物物上!)

 憨山大师曰:此段(从道可道至众妙之门)总言道之体用,及入道功夫,老子
之学,精华尽在于此,其五千余言,所演述唯此一章而已。
 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白话解:天下的人都知道美之所以为美的原因,丑乃相对而生,于是大家都追
求美厌弃丑,因此纷争不断,结果反而不美了;既知善之所以为善,不善的恶名
也相随而生,因此纷纷趋善名避恶名,由是诈伪孳生,结果反而不善了。
 此段在说明「相反相因」的观念。
 因「分别」而生计较心,争名夺利因之而起,斯不善矣!
 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较,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是以圣人处无为之事,行不言之教。
 白话解:没有「有」,就没有「无」,所以有和无是相生的;没有「难」,就
没有「易」,所以难易是相成的;没有「长」,就没有「短」,所以长短是互相
比较而显现的;至于高下是互相对照而造成的;音声和音响(指回声)是互相调
节而产生和谐的;前后是互相对待而形成顺序的。这些相对的观念产生之后,从
此纷争不断扰攘不安。所以圣人善体天道,崇尚无为顺应自然,实行「不言」的
教导。
 注:音响是指回声。不言:指不用声教法令。
 论语:为政不在多言。己身正,不令而从。(潜移默化功效最大)
 生而不有,为而不恃,功成而弗居。夫唯弗居,是以不去。
 白话解:天地生长万物,而不据为己有;作育万物,而不自恃己能;有所建树
,而不自居其功。正因它不居功,所以它的功绩反而让人怀念而永垂不朽。
 不尚贤,使民不争;不贵难得之货,使民不为盗;不见可欲,使民心不乱。
 白话解:名位引人争逐之念,财宝引人贪得之心,所以治国者不崇尚贤名,使
人民不生争心;不以难得的财货为珍贵,使人民不起盗心;不凸显名利之可贪可
得,使人民的心志不会迷惑混乱。
 憨山大师曰:「尚贤,好名也。名,争之端也。所以好名好利者,因见名利之
可欲也。……若在上者苟不见名利有可欲,则民各安其志,而心不乱矣。」凡见
名利之可以要、可以得、可以贪,则争名夺利,风俗渐坏,民心乱矣!
 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白话解:「多言」指言教法令,「多言数穷」指政令繁苛,加速败亡;反而不
如去除私见,守持虚静无为的中道。
 上善若水,水善利万物而不争。……夫唯不争,故无尤。
 白话解:上等的善人,好比水一样,善于利益万物,而不与万物相争。……因
为他不与人争,所以没有怨恨、过错。
 水的特质:随方就圆,无不自在。
 富贵而骄,自遗其咎。功遂身退,天之道。
 白话解:富贵又骄傲的人,容易得意忘形,造作诸多恶事,而自取祸害。功业
成就时不自我膨胀,能收敛锋芒才合乎自然之道。
 例一、吴 越相争时,范蠡辅佐越王 勾践复国之后,功成名就即退隐江湖,从
事生意买卖,其后致富为陶朱公。
 例二、汉朝三杰之一的张良,辅佐刘邦统一天下后,即退隐从赤松子游。
 老子之「身退」,是功成不居、敛藏、不显露之意,并不是一定要去其位而做
隐士。
 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
 白话解:过分追求视觉的享受,将会造成眼花撩乱,甚至视觉迟钝视而不见;
过分追求听觉的享受,将会造成听觉不灵,甚至听而不闻;过分追求味觉的享受
不知节制,将会造成味觉的伤害,甚至食而不知其味;如果沈迷于骑马打猎,追
逐鸟兽,会令人狂野放荡心神不宁;有了难得的珍宝财货,就得时时提防被偷被
盗,因此日常生活处处受到限制妨碍。因此圣人但求安饱而不追逐声色之娱,所
以摒弃物欲的诱惑(去彼),而保持本性的天真(取此)。
 饮食是为了填饱肚子,不是为了满足眼睛。
 宠辱若惊,贵大患若身。何谓宠辱若惊?宠为上,辱为下,得之若惊,失之若惊,是谓宠辱若惊。何谓贵大患若身?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有何患?
 白话解:世人过分重视外在的名利,因此不论得宠或受辱,皆不免惊慌失措;
重视自己的身体好像防止大患一样。什么是『宠辱若惊』呢?以得宠为上,受辱
为下,身外的名利紧缚在心,因此得宠时战战兢兢惟恐失去,失宠受辱时更感到
心惊害怕,这就是宠辱若惊。什么叫做重视身体像防止大患一样?我之所以有大
患,是因为我有这个身体,如果没有这个身体,我会有什么大患?
 司马温公(司马光)说:「有身斯有患也,然则既有此身,则当贵之、爱之,
循自然之理以应事物,不纵情欲,俾之无患可也。」此说较切合老子原义,即大
患来自身体,所以防大患应先贵身(洁身自爱)。
 知常曰明。不知常,妄作凶。
 白话解:了解天地万物运行和演变的道理,都是依着循环往复的规则,叫做「
明」。不了解这个规则,任凭私心胡乱作为,轻举妄动就会出乱子。
 大道废,有仁义;智慧出,有大伪;六亲不和,有孝慈;国家昏乱,有忠臣。
 白话解:大道废弃了,才提倡仁义;聪明智巧流行之后,虚伪奸诈的行为也跟
着产生;六亲不和,家庭起了纷争,才显出孝慈;国家纷乱不平静,才显现出忠
臣来。(假使国家安定太平,便分不出谁忠谁奸了。)
 曲则全,枉则直,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
 白话解:天道厌恶盈满而喜好谦虚,委曲可以保全,屈就反而能伸展,低洼得
以充盈,敝旧才能生新,少取反而多得,若是贪多务得反倒弄得迷惑了(一心只
想多得,越多越好,而不知为什么而得?)。所以圣人抱持一个根本的原理(守
道),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9-12-15 02:48 , Processed in 0.048504 second(s), 1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