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查看: 129|回复: 1

卍续藏第87册No.1638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9-6-9 12:42: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敬摘自《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38 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身口意常行,清净十业道。
人知奉其上,君父师道士,
信戒施闻慧,终吉所生安。
谛知五阴法,深修六和敬,
远离不恭敬,除去六触身,
观六度相续,舍彼六爱身。

往昔所造诸恶业,皆由无始贪瞋痴,
从身语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忏悔。
罪从心起将心忏,心若灭时罪亦亡,
罪亡心灭两俱空,是则名为真忏悔。

愿诸众生永具安乐及安乐因,
愿诸众生永离众苦及众苦因,
愿诸众生永具无苦之乐,我心怡悦,
于诸众生永离贪嗔之心,住平等舍。

一切法,无所有,毕竟空,不可得。
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
无我见,无人见,无众生见,无寿者见。
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是诸佛教。
诸行无常,一切皆苦,诸法无我,寂灭为乐。
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观法界性,一切唯心造。




阿闍黎存念,我弟子妙音,
始从今日,乃至命存,
皈依佛陀,两足中尊;
皈依达摩,离欲中尊;
皈依僧伽,诸众中尊。(三遍)

诸佛正法圣贤僧,直至菩提我皈依。
以我所修施等善,为利有情愿成佛。

众生无边誓愿度,烦恼无尽誓愿断。
法门无量誓愿学,佛道无上誓愿成。



真诚 清净 平等 正觉 慈悲
看破 放下 自在 随缘 念佛
诚敬谦和,仁慈博爱。一门深入,长时薰修。
敦伦尽分,闲邪存诚,信愿持名,求生净土。

父子有亲 夫妇有别 君臣有义 长幼有序 朋友有信
父慈子孝 兄良弟悌 夫义妇听 长惠幼顺 君仁臣忠
父慈子孝 兄友弟恭 夫和妇顺 君仁臣忠 朋实友信
仁义礼智信 温良恭俭让 礼义廉耻 孝悌忠信 仁爱和平
富强民主 文明和谐 自由平等 公正法治 爱国敬业 诚信友善

娑婆一场梦,啥都是假的,生死心恳切。六根接触六尘境界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放在心上,不起心、不动念、不分别、不执着。六根接触六尘境界,心上只有一句阿弥陀佛,看一切人是阿弥陀佛,看一切事是阿弥陀佛,看一切万法是阿弥陀佛,全是阿弥陀佛。心佛众生,三无差别。从心上放下自私自利、是非人我、名闻利养、五欲六尘、贪嗔痴慢、怀疑嫉妒、忧惧牵挂、七情情执、爱憎怨亲、胜负得失、身见对立、成见邪见、控制占有。

佛即问弥勒。心有所念几念几相几识耶。弥勒言。拍手弹指之顷。三十二亿百千念。念念成形。形形皆有识。识念极微细不可执持。佛之威神入彼微识皆令得度。
舍利子!十二缘生者,所谓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名色缘六入,六入缘触,触缘受,受缘爱,爱缘取,取缘有,有缘生,生缘老死、忧、悲、苦、恼;如是生者,即一大苦蕴生。舍利子!彼无明灭即行灭,行灭即识灭,识灭即名色灭,名色灭即六入灭,六入灭即触灭,触灭即受灭,受灭即爱灭,爱灭即取灭,取灭即有灭,有灭即生灭,生灭即老死、忧、悲、苦、恼灭;如是灭,即一大苦蕴灭。舍利子!世尊如是说,为十二缘生。
菩提树下。四十八日。乃于癸未二月七日之夕。入正三昧。二月八日明星出时。廓然大悟。成正等觉。叹曰。奇哉一切众生。具有如来智慧德相。但以妄想执着。不能证得。
祖以杖击碓三下而去。惠能即会祖意,三鼓入室;祖以袈裟遮围,不令人见,为说《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惠能言下大悟,一切万法,不离自性。遂启祖言:‘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不生灭;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何期自性,能生万法。’祖知悟本性,谓惠能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若识自本心,见自本性,即名丈夫、天人师、佛。’
从是西方过十万亿佛土。有世界名曰极乐。其土有佛。号阿弥陀,今现在说法。
我作佛时,所有众生,生我国者,远离分别,诸根寂静。若不决定成等正觉,证大涅槃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寿命无量,国中声闻天人无数,寿命亦皆无量。假令三千大千世界众生,悉成缘觉,于百千劫,悉共计校,若能知其量数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光明无量。普照十方。绝胜诸佛。胜于日月之明。千万亿倍。若有众生。见我光明。照触其身。莫不安乐。慈心作善。来生我国。若不尔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十方众生。闻我名号。至心信乐。所有善根。心心回向。愿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
我作佛时。十方世界无量刹中。无数诸佛。若不共称叹我名。说我功德国土之善者。不取正觉。
东方恒河沙数世界。一一界中如恒沙佛。各出广长舌相。放无量光。说诚实言。称赞无量寿佛。不可思议功德。南西北方。恒沙世界。诸佛称赞。亦复如是。四维上下。恒沙世界。诸佛称赞。亦复如是。何以故。欲令他方所有众生,闻彼佛名,发清净心,忆念受持,归依供养。乃至能发一念净信,所有善根,至心回向,愿生彼国。随愿皆生,得不退转,乃至无上正等菩提。
每自作是念,以何令众生。得入无上道,速成就佛身。
无边殊胜刹。其佛本愿力。闻名欲往生。自致不退转。

一心观礼,娑婆教主,九界导师,如来世尊,于五浊世,八相成道,兴大悲,悯有情,演慈辩,授法眼,杜恶趣,开善门,宣说易行难信之法。当来一切含灵,皆依此法,而得度脱,大恩大德,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清净法身,遍一切处,无生无灭,无去无来,非是语言分别之所能知,但以酬愿度生,现在西方极乐世界,常寂光土,接引法界众生,离娑婆苦,得究竟乐,大慈大悲,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经云:当来经灭,佛以慈愍,独留此经,止住百岁,遇斯经者,随意所愿,皆可得度,是故我今至心顶礼,广大,圆满,简易,直捷,方便,究竟,第一希有,难逢法宝,《大乘无量寿庄严清净平等觉经》。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一乘了义,万善同归,凡圣齐收,利钝悉被,顿该八教,圆摄五宗,横超三界,迳登四土,一生成办,九品可阶,十方诸佛同赞,千经万论共指,宝王三昧,不可思议,微妙法门。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弥陀化身,从闻思修,入三摩地,返闻自性,成无上道,修菩萨行,往生净土,愿力宏深,普门示现,循声救苦,随机感赴,若有急难恐怖,但自皈命,无不解脱,万亿紫金身,观世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一心观礼,净宗初祖,以念佛心,入无生忍,都摄六根,净念相继,不假方便,自得心开,入三摩地,斯为第一,与观世音,现居此界,作大利乐,于念佛众生,摄取不舍,令离三途,得无上力,无边光智身,大势至菩萨。
南无阿弥陀佛  一拜三称




止贵愿力强,那怕妄想多,散乱固成病,分别易入魔。
少说一句话,多念一句佛,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
误人第一是多疑,疑网缠心不易知,勘破疑魔勤念佛,功纯自有佛加持。
疑能生苦苦生疑,咬定牙关念阿弥,念得疑情连蒂断,到此方知我是谁。
疑心净尽见真心,凡圣良由一念分,全在功夫绵密处,非关慧解与多闻。
正念坚持即是慧,思量卜度转成痴,扫除自己闲枝叶,除却阿弥百不知。
弥陀教我念弥陀,口念弥陀听弥陀,弥陀弥陀直念去,原来弥陀念弥陀。
老实,听话,真干。不怀疑,不夹杂,不间断。都摄六根,净念相继。忆佛念佛,现前当来,必定见佛!

若要佛法兴,唯有僧赞僧。
依义不依语,依智不依识,依了义经不依不了义经,依法不依人。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阿弥陀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38 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地藏菩萨像灵验记目次卷第一自序梁朝善寂寺画地藏放光之记第一唐法聚寺画地藏放光记第二唐鄠县李氏家地藏救苦记第三唐抚州祖氏家金色地藏救亲记第四京师人僧俊地藏感应记第五空观寺僧定法摸写地藏感应记第六居士李信思奉地藏免鬼难记第七开善寺地藏救地狱众生感应记第八孟州寡妇画地藏菩萨感应记第九唐简州邓侍郎家杖头地藏感应记第十唐华州慧日寺释法尚蒙地藏感通记第十一陈都陈氏女为救母造地藏像感通记第十二杨州女张氏依母造地藏菩萨救苦记第十三路州刺史居通画地藏感应记第十四 付得雪中道事 付免鬼难事雍州别驾健渴造地藏三寸栴檀像灵异记第十五长安都督崔李系地藏感应记第十六益州刺史郭徐安发心造地藏像感应记第十七大周尚书伯悦为妻造地藏菩萨感通记第十八大汉京师惠进诵法华经感地藏记第十九华州伯父家少女感地藏化记第二十荆州雁雄依先祖奉法归依地藏功德免地狱苦记第二十一童子以爪甲画地藏延命记第二十二陈留郡贫女念地藏尊得富贵记第二十三宋辽城地藏瑞应之记第二十四千福寺地藏形像感通之记第二十五并州大原尼智藏画地藏感应记第二十六海陵县童子戏沙画地藏感通记第二十七金城瓦官寺西壁画地藏灵化记第二十八清泰寺沙门知祐感应地藏记第二十九显德寺释道真造地藏像感应记第三十明州捕鱼人感地藏记第三十一台州陈健为父母造地藏像感通记第三十二

  No. 1638

  地藏菩萨像灵验记卷第一并序

  传教沙门 常谨 集

  叙曰。昔大师释尊。放大光明。照于十方无量无边不可说诸佛世界。百千万亿那由佗不可思不可议不可量不可说无量阿僧祇世界。有化身地藏菩萨摩诃萨。尔时世尊舒金色臂。摩诸世界化身地藏顶言。汝当忆念。吾在忉利天宫。殷勤付属。令娑婆世界已来众生。悉使解脱永离诸苦。佛遇授记。尔时诸世界化身地藏。来集佛所。共复一形。涕泪哀恋。白言。我从久远劫来。蒙佛接引。便获不可思议神力。具大智慧。我所分身。遍满百千万亿恒河沙世界。每一世界。化百千万亿身。每一一身。度百千万亿人。令归敬三宝。永离生死。至涅槃乐。但于佛法中所为善事。一毛一渧。一沙一尘。或毫发计。我渐度脱。使获大利。唯愿世尊。不以后世恶业众生为虑。如是三白佛言已。佛即印可。而赞叹言。善哉大士。我今无复忧虑。众生亦无忧念。能仁思化之后。慈尊待机之前。嘱在中间无依无怙。若善者不善。若在家若出家辈。皆凭寄地藏菩萨。良由彼大士在感应于斯土。此众生亦属因缘于彼圣。且以兹造像画像之辈。感化盈耳目。称名礼供之人。效验在口游。或载胜利于旧记。或注降灵于签札。适门出一二。未及四五。矧具传见闻限乎。凡厥功德。犹尚不能尽。故当供养。今募遗嘱。虽成一记。亦是梗概而注。岂竭尽其人耶。且举三五。以为归信凭据。于明。大宋端拱己丑岁。传教沙门常谨直笔而集矣。

  梁朝善寂寺画地藏放光之记第一

  梁朝。汉州德阳县善寂寺东廊壁上。张僧繇。(张僧繇者。画师之字也)画地藏菩萨并观音各一躯。状若僧貌。敛披而坐。时人瞻礼。异光焕发。至麟德元年。寺僧瞻敬。叹异于常。是以。将[禾*(看-二+一)]亲壁上模写。散将供养。发光无异。时人展转模写者甚众。麟德三年。王记。赴任资州刺史。常以模写。精诚供养。同行船十艘。忽遇风顿起。九艘没溺。遭此波涛。唯王记船。更无恐怖。将知菩萨弘大慈悲。有如是威力焉。至垂拱三年。天后闻之。敕令画人摸写。放光如前。于同道场供养。至于大历元年。宝寿寺大德。于道场中。见光异相。写表闻奏。帝乃?心顶礼。赞叹其光。菩萨现光时。国常安泰。复有商人妻。妊娠经二十八月不产忽睹光明。便摸写。一心发愿于菩萨。当夜便生一男。相好端严。而见者欢喜。举世号放光菩萨矣。

  唐法聚寺画地藏放光记第二

  唐益州郭下法聚寺画地藏像。初坐绳床垂脚高八寸六分。本像是张僧繇画。至麟德二年七月当寺僧图得一本。放光乍出没。如煅金环。太同本光。如是展转图写出者。类皆放光。当年八月。敕进一本。入宫供养。现京城内俗画者供养。并皆放光。信知佛力不可测。家别写一本。得其感应者。不引记而已。

  唐鄠县李氏家地藏救苦记第三

  唐雍州鄠县。有女名李氏。素有信心。奉斋法戒。有木像地藏。高一尺六寸。??光并阔。灵异颇多。李氏有婢。年五十有余。邪见不信正法。李氏他行间。移其像。投家后荒野。至还啼哭求。像在野放光。欢喜迎之。而不知婢所为。明日。婢顿闷绝间。投舍后野边。一日婢苏啼哭忏谢。自说幽途事曰。吾死。忽见二人骑马官人。自称官牒。以书令读。使者曰。婢。毁辱圣像。投舍荒野。既犯大罪。须召王厅。云云。读官牒已。縳将去。到王厅前。见厅中。杻械枷锁。捡系其身。无量无边。非可略境界。王嗔怒曰。汝愚痴婢。毁辱圣容。投舍后野。其报须至。召其神。投身舍像。在家又邪见。不信正法。当配大地狱。尔时。有一沙门忽到厅前。王即降座。而甚恭敬之。王问曰。阿师何故来哉。沙门曰。此婢。是我檀越家。婢。虽猒我像。我不舍之。王将垂哀愍。赐其寿命。王曰。须随师命。尔时。吾且听其事。内心忏悔。不意唱曰。南无地藏大菩萨。即依其唱。厅中之罪人。声所及。皆杻械枷锁自解脱。其身不现。时琰王烛目而坐。沙门牵吾手而出厅。即时苏也。主李氏。闻此言弥敬重其像。凡一县之中。莫不信仰其感矣。

  唐抚州祖氏家金色地藏救亲记第四

  抚州刺史祖氏。信心真固。而其双亲少不信。祖为父母舍钱帛。造金色地藏一躯。长三尺。通光立像。尽礼供思。其父。是扬都人。触缘暂以出行。母独而居。恶贼潜窥隙。欲盗衣服。唯见地藏坐。明日易服见其家。祖氏母。?严其身而居。却不见圣像。贼异之。自即露谢。说夜所见。不知其能。其父还家。母说前事。共可申由。后父行抚州。路中遇怨家。即拔利刃斩之。有一沙门。其身金色。以手拒刃。以头受刃。被刑害卧地。怨家谓已杀散去。父谓希奇。自免刑害。到祖氏家。具证前事。生希有心。共往像所礼拜之。见像头有三刀痕。金色少变似血流。既知地藏菩萨。代受刃救父母难。其父发信。祖迎其母。三人在抚州而住。昼夜礼供。父七十九方卒。经三十五日。祖梦见其父。身带光明。腾空自在。往来飞行。生希有心。遥拜其父。问讯曰。生在何处。答曰。吾生第四天上。地藏菩萨引导。令事补处。彼天生人。多是大士引导也。补处赞曰。大士不可忽诸佛敕。又曰。却后十三年寿尽生。汝身却二十五年方生。汝妻二十八年方生。说是语已。隐而不现。其后。母及祖氏夫妇。皆父如所说。当知一人造像。亲子皆领现当益。从其已来。一州之内。造像画像。礼拜供养者知林。多满感应也。

  京师人僧俊地藏感应记第五

  京师人僧俊。姓王氏。出家已后。营僧事。犯用巨多。不守戒律。三业自恣行。未曾修善因。既无戒行。亦无修善。痛微疾患而死。其左右胁少暖。经历三日始苏。啼哭投身大地。具说幽途事曰。将死时。有二人冥官。驱追至大城门前。忽有一僧云。我是地藏菩萨。汝在京城时。摸我形像一躯。不陈礼供。而投舍大寺后。我须报摸写。因汝是华严师人。乃教一行文。曰。若人欲了知。三世一切佛。应当如是观。心造诸如来。地藏菩萨。与此文而告之曰。诵得此偈。能闭地狱门。能开净土道。能通报命。遂至琰王。僧俊既诵得此偈。遂入城中。见阎魔王。王方间。汝生值法。有何功德。答。吾愚放逸。不能修善。报事寺务。不能守戒。唯受持一行四句偈。王曰。汝今诵否。曰忆持所诵。具诵上偈。时声所及。受苦之人。皆得解脱。王曰。止止。不须说。放还人间。依此因缘苏。且语华严法师义学沙门。再验偈文。乃知是华严第十二。夜摩天宫无量诸菩萨云集说偈品。如来林菩萨叹佛文。且僧俊向诸寺僧。常陈说之。闻者发心。信受华严而已。

  华严传失名字。王氏。自向空观寺僧定法陈说。今捡其首尾耳。

  空观寺僧定法摸写地藏感应记第六

  空观寺释定法。同僧俊摸写地藏感应。于此菩萨。偏生归凭诚。每月斋日摸写。礼拜供养。现身祈请见菩萨应形。三年已满。无奈何事。有小沙门。投宿寺廊间。定法闻此言。敬出问讯。说一两言。忽然不现。人异之。问定法曰。客沙门何等言。曰沙门尔言。妙愿已满。意气何短。云云。闻者皆云。汝忧见地藏。不念出要。故菩萨现身。而言意气何短。定谓应现。发菩提心。欣求无上道。果感梦云。前沙门者。是地藏菩萨也。汝求现见我身。不发菩提心。是故觉悟汝。摸写我身巨多。永不堕三恶道。舍寿生都卒天。慈尊下生日。当得说佛记。我随顺汝。如影随形。如水随器。寤感泪如雨。即舍衣钵资。作等身像。雕像身中。收多年摸写像。礼拜供养。像放光明。灵验揭焉也哉。

  居士李信思奉地藏免鬼难记第七

  唐居士李信思。泸水人也。其家男女。为恶鬼被扰恼。三十余人。不觉痛卧。或吐赤血。或多闷绝。时信思忧恼。对僧问救脱方轨。沙门良久思惟。而告之曰。昔如来在世。摩竭提国毗富罗山下。桥提长者家门。被脑恶鬼。脱其精气。其家五百人。并皆闷绝。而不觉悟于旬日。尔时。地藏菩萨。游化诸国。至长者家。生大悲心。说咒救之。一时皆得除愈。汝依彼法。须归依地藏尊。时思欢喜。简美泉失图其像。已来五十年中。泸水县免病怖。其灵像见在而已。

  开善寺地藏救地狱众生感应记第八

  钟山开善寺。有地藏菩萨像。高三尺。通光四尺五寸。多年不识谁所造。后扬都督邓宗。行年六十一。身有微疾取死。其心上暖。不发葬事。一日一夜苏。悲哭无言。被扶子孙。前诣于开善寺。谓僧曰。此中地藏菩萨像。高三尺。通光四尺五寸。颇坏在。不欲礼拜供养。诸僧不知所在。依邓宗言。寻诸圣像中。既谓如言像。头礼敬。白僧欲请此像。僧问所怀。答曰。吾死。忽见四品官人。被责到大城门。一时彷徨。官人入城。暂时出来。语吾。汝可参厅前。即诣王前。王曰。汝不可死。又奉法以为家业。早当还人间。但冥途可恐怖。人不知之。汝欲见地狱否。曰欲见之。即召绿衣官人曰。汝将邓宗地狱。示苦具相。便从官人出城。赴东北方。五六里计。有大?城。开闭以铁扉。渐近见之。城中猛火洞然。迸火如锻。百千罪人。在中受苦。时有一沙门。入狱防御猛火。教诱罪人。火??暂息。又前进到铁城。十八地狱在其中。其受苦之相。不可具说。沙门在其中。教诫罪人同前。一一巡捡方还。沙门从地狱而出。语曰。汝知吾否。答不可知之。久云。吾是开善寺之地藏菩萨也。昔沙门智藏法师弟子智满法师。为救三途众生受苦。刻雕吾像。吾听祈请。每日一时。入十八地狱。无量小地狱。教诫示导。宿种强者。发心升出。次弱者。种出恶因。最下微弱。乃至断善邪见无善者。不觉不知。了无出心。若在人间。善根微弱者。易可往化度。若人入恶道。圣力无能。如木石故。此等不觉者。待后出时。若微强者。初入之时。可发悔心。汝奉法力。免地狱苦。早还人间。宜告此事。即举目瞻仰沙门。身是三尺。通光摧坏。又授二偈曰。若在人间可修道。阐提有心尚可发。若入恶道业已熟。心无分别不可救。如衰老人欲进路。若动其足扶易进。若卧不动力不及。众生业定亦复然。说偈忽然不见。寤寐持其事。恐虚实不语他人。今见此像。全同所见。以是因缘故欲请之。僧闻之。欢喜言。善哉。信心感圣记。但可摸治之。不可请。乃雇巧工。摸像留旧。其新旧像。共见在归心。

  孟州寡妇画地藏菩萨感应记第九

  孟州寡妇(失姓名)相传。此女。日奉法精进。贞洁永猒嫁娶。一生寡独。发心欲??地藏菩萨像。乏财。求亲友得铜钱十九。雇工??人图之。通光八寸像。只是墨图。未满彩色。时遭乱国。失所在。一年余方静。求像欲加彩色。不知像所在。昼夜叹念。忽被魔娆一月余。夜令晓追忆昔像。思募其加护。梦见像在枕头。舒右手拂身。寤谓本心。即明在枕头。其唯绢少坏。像图全无朽。欢喜安置房间内。礼拜供养。时有亲友劝寡妇言。夫女身有三从。少时从父母。盛年从夫。老从子息。汝既失父母。又无夫人子息。若至衰老。谁养育汝。须从吾教。为求其夫。女言。夫妇相并。无子息者盈耳目。亦有子。未必养育。正之为少事。绪生死业即同。辞不从其言。但对地藏祈愿。吾未至衰昧早死。一时感梦。有一沙门。手持宝珠。自称如意珠。将锡杖开女口入珠。寤如吞物。即自觉有身。告亲友云。疑有犯。女耻寡而怀妊。敢不语余人。欲投身于深渊。感梦空有声。汝一何损二人命。寤。身毛为竖。止舍命心。闻之者异之。月满。产一男一女。形色端严。女忆前所梦。号男为地藏。女号称如意。其二子。少有至孝思。见者哀之。施与衣服饮食。母子共不忧衣食。人皆谓之是圣应。一时。二子共不识所之。三日方来。母问所因。男子白。吾往西方安乐土。见菩萨圣众。母当愿生彼国。云云。女言。吾往都率天。奉见弥勒。男女充满其中。母将愿生彼否。母曰。吾猒女身。不乐天乐。若生天上。恐尚受女身。今须愿西方净刹。二子欢喜。母修补先地藏像念佛。七十八岁卒。两道白光从空下。而覆母身上。暂时升空。指西方散去。二子。舍屋建立精舍。号如意寺。兄弟共出家。劝人教归地藏。谓见验者多。后失其所往。况莫识首尾。其寺尚存。破坏颇甚矣。

  唐简州邓侍郎家杖头地藏感应记第十

  简州金水县邓氏侍郎。邻家路侧。见折杖头刻僧形。不识是其像。侍郎素信佛。乃持归插壁中。礼敬而去。再不坏之。经两三年。顿遭疾而死。心胸少暖。疑不葬之。一日一夜方苏。起流泪。说冥途因缘曰。初死之时。两骑冥道来。驱驰而走。到大城门。从马下。牵吾入城中。至王厅前。见庭有百千万人。被杻械者。王。瞋怒欲呵责吾。尔时。有一沙门。形容丑鄙。其形状[魅-鬼+瓦]头。前进至厅前。王王遥见恭敬之。从座而起。而合掌胡跪白言。沙门大圣。何故忽来。曰汝可曰诫侍郎。是檀越也。欲报其恩。汝可免救。王白言。业既决定。命食俱尽。此事难有。沙门曰。我昔于三十三天善法堂中。受佛付属。能救定业者。诸恶有情。非始今日。况侍郎非重犯罪。岂不救助。王曰。大士者。大愿坚固。不动如金刚山。须放还人间。食既尽。小豆赐与之。沙门欢喜。引郎手入生路。相别而去。郎请沙门。且待须臾。救我是谁。不审。曰汝不知不。我是地藏菩萨也。汝昔在人间时。路侧见我像。都不识知。持置壁中。小儿戏假刻杖头为像。唯首头。未有余相。是故形丑。能忆念不。作是言已。忽然不见。此胜感。道俗闻者。叹未曾有。无家壁中。于厩角壁中。见杖头像。杖中分。既以改造刻镂。以檀木相副。而成五寸像。像放光明照家内。郎更造等身像。于中收小像。舍家为寺。号地藏台。远近人眺望如于市。地藏化导利益。此最而已矣。

  唐华州慧日寺释法尚蒙地藏感通记第十一

  惠日寺释法尚。行年三十七出家。其家奉法为业。在家昔为游猎。游林野。藂中数放光。异之寄骑亲见。唯有朽木。长一尺余。持还家。明日。又见同丛。放光明同前。以箫披藂。一一悉除朽心。全无所有。异之而还。后游猎次。谓前藂放光不异。心生奇念。取朽木心。置株杌上而还。途中遭虎群。驰马追之。驱射弦断。探弦袋亦无替弦。猛虎还向。恐怖遁去。马蹶而落。自谓破啮。失神如梦。见似沙门人。来追猛虎等。问。汝谁。答曰。吾是地藏菩萨。云于藂中见朽木。即吾身也。曾祖父于斯地。建立寺造我像。寺已破坏。我像朽损。唯有木心。孙形胤故。见我光明。故今救汝。云云。良觉。见马傍嘶而立。猛虎不知走去处。悔责。
 楼主| 发表于 2019-6-9 12:44:03 | 显示全部楼层
于前放光所建精舍。朽木粘泥。造地藏菩萨像。正奉法。再续法灯。即慧日精舍是也。法尚七十八。其年二月廿四日。造同伴曰。地藏菩萨。来至我舍。告曰。汝慈氏如来三会说法中。第二会得道人也。今日舍寿。即生忉利天。我白大士。天上是五欲境界。快乐无比。迷失菩提心。又欲期后佛。时仍是久。唯愿往生西方安乐世界。菩萨言。此亦随所愿。若欲生净土。当念阿弥陀佛。一日一夜。专心念佛。即往生。闻此至告。从昨日。专念西方佛。只今往生净土。言已。合掌向西方率。见者皆谓。地藏菩萨。放光还净土希瑞也。但见者。十人二三也而已。

  陈都陈氏女为救母造地藏像感通记第十二

  相传曰。陈都都督有少女。姓陈。(失名)少丧其母。昼夜恋慕未见。都督初诱。吾亦汝亲。母虽亡。父既存。何饮食不通欲取死。汝若思慕亡母。须造地藏菩萨。祈誓救苦。即舍钱五百文。雇工匠奉刻雕三尺像。迎父家中。白父言。唯安置母卧处。若欲见母。即见此像。父生哀愍。舍寝屋置其尊像。女昼夜礼拜供养。祈誓母救苦。梦见若沙门。告陈氏曰。汝母在焦热地狱中。吾为女身。父名尸罗善现。母号悦帝利。寻其母生处。见其受苦。发菩提心助众生。感汝至孝心。我身入地狱。放光说法。汝母苦免。生忉利天。陈氏女。见沙门衣裳焦损。即问所由。沙门曰。入地狱时。当猛火炎尔而已。寤悲喜。众人集见像衣裳。色变如烧焦者。家内众人。皆谓希有事。闻者多摸写其像。拟父母救苦矣。

  杨州女张氏依母造地藏菩萨救苦记第十三

  张氏。是杨州刺史张健信之嫡女也。其母亡。后梦示张氏。吾为育尔。恣贪欲。而憍慢素甚。因之感斯饿鬼报。苦不可堪忍。汝将之。女即问苦相。母曰。吾为鬼子。日夜死生。所以者何。饿鬼报多者食己子。随生而食。不知死死生。见其生母。如见大恶鬼。但人间一月中一日。不能食吾。所谓月二十四日晨朝。有僧入城中。施食饱足。自余日。不可免此苦。其时沙门唱此言。我是地藏萨埵。今入饿鬼城。能施大安乐。汝等当发菩提心。(文)虽闻此言。业报所縳故。不能发心。唯一日中。无有饱食。(云云)汝欲□救斯苦。须造地藏菩萨像。母示告此事。梦速觉毕。张氏。尽母财产。造等身地藏像。后梦见母。身形放光明。住虚空中。告曰。我汝修善功力。速生天上。汝敬心礼供具。其像。同在慈氏菩萨处。俱将同见佛闻法。寤后。感悲甚。闻者。来供其像。各蒙益乎。

  路州刺史居通??地藏感应记第十四 付得雪中道事 付免鬼难事

  路州刺史康居通。素信心贞良。多岁奉事地藏菩萨。更发心图??尊像。未满众彩。光明然。通弥信心隆盛。亦梦见两骑官兵追。通时不能逃。恐怖而立。官兵下马。问通曰。吾等一误云。尔。地藏菩萨檀越也。我王。于地藏菩萨檀越。虽有重过不陷之。言已隐。寤。弥厚信礼供。僖宗皇帝广明元年。恶鬼乱起。国中病死成岳。通。梦青鬼百千。从傥过其门云。此家。是地藏菩萨室。吾等从属。不可入门去。寤。甚欢喜。共令一家男女免鬼难。中和年。触缘趣辽远。路遭大雪失途。念地藏菩萨。粤见鹦鹉在雪上而跳去。异之追行。不久得正路。此立菩萨感应观。光启中。通八十七。患微疾。祈精诚除愈。梦感小僧曰。汝杀青雀堕地狱。今令偿彼业。只忍之一两日许。明后日。方生净土。莫恨我。梦寤毕。欢喜礼拜。至于斯日。病既除差。正念而卒。云云。

  雍州别驾健渴造地藏三寸栴檀像灵异记第十五

  别驾健渴者。信心清净。奉法为旨。内饥日。问僧。在家居士。将事何佛菩萨。愿二世利。诸僧异说。奉观音。是娑婆施无畏者故。或说。奉药师佛。有利像法愿故。或说。奉弥勒。当奉导师故。或说。事地藏。受佛敕故。得事地藏。心甘示之。既佛敕。岂舍我等。即求栴檀木。造三寸像。笼髻中。行住坐卧。称念名号。庄宗皇天成中。无奈何事。天下兵乱。健渴为贼兵被围。不知逃去。受死在须臾。一念所持像。大将寄骑。合刃惊惶。告伴曰。昔所图即地藏菩萨。岂误破贤圣。即舍去。健渴谓希有。兵乱静后。问诸僧。语此因缘。闻者叹异之。长兴年。赴任时。怨家闻之。欲加刑害。在要路待之。怨家只见沙门往过。都不见渴。后闻已过。悔谢解怨心。又途中夜宿。天太雨。行灯火都灭。髻中像。放光照宿如日。忽有音如幼人。曰早去早去。即惊异之。以光为前导去宿。明日大水洪起。宿所是水底。不知几深渊。自谓。地藏菩萨救护。行年七十八方死。即清泰二年。临终之时。髻中像放光明。白念佛合掌取死。其光明。暂时指天而升。人皆谓。光送健渴。定生天而已。

  长安都督崔李系地藏感应记第十六

  崔李系者。长安都督。崔尚书隆弟。王开富二年渴死。经二日还苏。说冥途事曰。吾始死之时。有两官人。扶腋而去。又见白马兵史驱至。不知行几计里。知到东北大城。向黑门南入见东方。向黑门西入见南门。向黑门北入。见有瓦屋十有余。一一有十间余。于中。数千椽彩。官人帽冠种种。皆黑色也。瓦屋左右边。有史录三十余。皆曰。我是府君。又西南五十余步。有史五十余。李系。进初府君前。府君问曰。汝所奉事。系答曰。吾奉事地藏菩萨。供养诸沙门。府君又曰。汝既奉大圣。是则天福也。诸人问小史曰。此人命尽耶。府君。即取一卷书文字小。自读此书。告系曰。卿命未尽。地藏菩萨救护。又呼小史曰。汝等。何相夺佛家人命。便责白马史。着柱处罚一日。复问。卿独欲皈不。曰欲归。府君曰。卿欲见地狱。系答曰。欲见之。府君。指马一疋及史官三人。从东北出。而五六里许。见一大?城。方数十里。有一?屋。其中充满铁汤炎火。次巡捡一瓦屋。以铁为门扉。冥官开铁扉。而令见之。乡看之。吾祖父祖等。皆在斯城中。悉扭械枷锁。被系缚其身。而猛火缠其身。焦烂身体。乡见系流泪曰。汝当救吾。系曰。当念地藏菩萨。前行见一城。其中有热铁床座卧所。昔所见沙门。坐其身体如炭。猛火洞然。问。阿师修梵行。今何如此。沙门答曰。我等为名闻利养。而修梵行。内心外行。更以不相应故。昔所受卧具床座等。变为大苦具。衣服饮食等。变为铁衣铜汤。檀越当救我等。曰阿师当念地藏菩萨。凡见数十地狱。各有楚毒。各各罪人满其中。是皆人中所见人也。又前进赤砂。有刃釰树融铜柱。百千罪人。在上礼柱。皆见系流泪。卿当救我等。曰须常念地藏菩萨。如是黄沙白沙焦沙等七狱。皆同上所见。于是便还。系见绿瓦沙屋。玲珑峙七八寸梁宝。便道左右宝树。众果杂杂。即问二人史官。曰地藏菩萨弟子。奉事檀越中。重画像者。多生净土。或生兜率天。各随其所愿。不信图而事者。多住此处。又系前进。见大城中大宝殿。百千万亿男女。游戏其中。又见父母六亲等。欢喜问讯。诸男女言。前在地狱中。因卿教念地藏菩萨。而舍苦生此大殿中。父母兄弟六亲欢喜语余曰。卿恩泽。感地藏菩萨化。而离苦生彼处。又问曰。是何处。答曰。名福舍。寿命长远离众苦。虽生此中。必遇弥勒三会。尽诸苦际。系问曰。何设士。曰昔地藏菩萨在世时。受如来付属。白佛言。四部弟子。必定令不堕恶道。弥勒出世。二佛中间。五十六亿七千万岁内。若愿生净土及第四天者。福少者。皆就此福舍。不还恶趣。使待后佛而已。还至府君前。即遣前二人。送皈得苏。闻之。因画像人颇多矣。

  益州刺史郭徐安发心造地藏像感应记第十七

  大汉。益州刺史郭徐安。心生不信。偏重老子。乾祐三年闰五月中旬。天热得缠病。百术医疗。间方不免。其妻。是奉佛家。问欢喜天。言可发愿。一日中造地藏菩萨病免。忽遂不可缓漫。安卧病床。尚心不信曰。须发其愿。若有感通即信之。一日之中。忽闷绝毕。即其妇妻。仰天啼哭。泪万行。碎心肝。祈诸天于苏生。傍不信者。增诽谤邪见。心偏重者。皆谓。未皈地藏过失。经三三时醒悟得。投身大地。求利刀欲切舌根。见者谓狂乱。其妻安慰之方静。汝是大善知识。能延我命。能除地狱苦。能授天乐。能示解脱道。妻曰。乞语始末。安起居泣泪。告曰。我缠得琰王使。其数七八人许。各苾司禄神。皆乘青马。蹄疾如风。二人持弓箭。二人持剑。二人持棒。一人持罥。驱我向东北。至大城门。城内侧百千万人。侍立左右。司禄下马。以问王者。王曰。少禄。何故未毕善愿者驱追。而瞋怒。罚以铁杖。司禄大叫。身服血秽。王出门。告安曰。公依妇恩。发愿造大王像。我是王处实身。为令众生偿罪业。现焰王。实是法王。若有众生。皈依地藏。满足所求。我为信心。不阴本身。公急还人间。毕其愿。王即还之。今得醒悟。我内心不信。谤大圣舌。切欲忏悔。妻曰。切舌非忏。如倒大地。还从地起。公归地藏菩萨忏悔。即随妻言。一日造像悔前??。每齐日。礼供为家业。凡劝勤得贵贱。令事地藏萨埵矣。

  大周尚书伯悦为妻造地藏菩萨感通记第十八

  大周仲久武时。朝奉大夫行尚书赐紫金鱼袋臣伯悦。素信三宝。其妇产死。哀哭为修追福。造地藏菩萨像。等妇人身。设齐会礼供。尽忠诚。伯悦梦见妇人。衣裳鲜洁感光德偷。对悦语曰。唔吾往常为人妻。而不生其子。其父常叹无儿。吾许便教卿淫。未久身妊。其夫。爱敬新妇。予生异念。成亲友想。好食和毒药。母子共令杀去。以是因故堕无间。六劫还生人间。为产死。五十七返。世世常以公为夫。受此大苦。今公为吾造圣像。修追善。其业已灭。而生忉利天。威光胜旧。生天为配偶。后永不受女身。彼天中善法堂。至每月二十四日。一三千世界化身地藏。无量无边。集会其中。遍满无忧树下。说法利生。皆金色僧形也。一时为我说法。告曰。汝等夫妇造之。即法修行。得脱苦趣。在天上故生善心。都不起邪心。寤悲喜交集。奉道事将圣而已。

  大汉京师惠进诵法华经感地藏记第十九

  释惠进者。洛阳人。若少出家。求法于异域。传道于显密。就中法华一部。文义穷妙。昼夜暗诵。未曾怠废部违。敬以为师。举世称法师。大周显德中。有一沙弥。自西域人。师事惠进。三年如无价驮婆。进异之。许欲授具足戒。沙弥白言。吾敬诵法华人。发给仕愿。不可作大僧。进后废诵业。就于胎藏大教王。沙弥白师。我还本土。师既改辙。非吾所乐。即失所在。不知往何方。进情谓。废诵所致。沙弥短虑。崇重诵业。今既改辙。壮修秘密。得铸类乎。思惟是事夜卧。梦见沙弥。是地藏菩萨。放光照惠。心惊惶。合掌悔谢。菩萨语进曰。我有大悲阐提愿。受佛付属。住持遗教。导利群徒。大师释尊。昔在鹫峰。八个年说法华经。我为守。药王等二万菩萨。俱命之教。面受劝持。付属诚谛。敕浊世中。暂持最难。师诵业清高。我随为无价奴。师废业。舍离之。进流泪忏悔。复白言。吾离生死不。曰于诸过去佛。现在或灭后。若闻法华经。皆已成佛道。唯有心清浊。迟速不同。言已。忽然不现。梦寤而忏悔。复本业而已。

  华州伯父家少女感地藏化记第二十

  大周苇州邓伯父家。有少女。(失姓名)其母早亡。为伯家养育。昼夜恋母颜。问沙门。妾何再得见母颜。沙门曰。地藏菩萨。有本愿哀悲。至心称念。得见之。女昼夜念名。后对沙门语曰。妾依师恩。再见悲颜。即调衣裳一领。奉施之。沙门具问其始终。女曰。妾梦在沙门背上。升天上。见四十九重摩尼宝殿。天人充满其中。妾母在外部众。往诣其处。礼拜问讯。母曰。汝念地藏菩萨。送我于此天。再见汝。是圣身所设。即寤。在伯父家中。心生不可思议念。感应道交。事在师恩也。沙门生随喜心。自非信深。不可有此感化矣。予亲闻之。右笔而记矣。

  荆州雁雄依先祖奉法皈依地藏功德免地狱苦记第廿一

  荆州有士。以雁猎为业。举世立名为雁雄。行年五十一。恼瘴痛方死。妻子舍冢间。虎狼食之。三日方苏。到旧室。妻惊怖。谓狂鬼变。雄具语苏由曰。吾死得火车迎。在车为猛火被烧。有一沙门。以水灌车上。火灭身凉。即生希有念。到王所。有百千万猪羊鸡雉等禽兽。白王。吾等非彼夺报命哉。乞对雁雄。王曰。汝等致此诉。雁雄定是恶人。先祖奉法。皈依地藏菩萨。以彼孙胤。大圣救免火车苦。雄见庭鸟兽。念地藏。忽变为人形。王即放吾。是故苏来。更舍家发心自称佛奴。游行人间。劝令皈地藏菩萨而已矣。

  童子以爪甲画地藏延命记第二十二

  大宋开宝寺释惠温。有童子。不知姓名。岁十四。相者(学占相人也)健真。见彼童子曰。此子。寿命最短。所残命只一月而已。师闻健真之说。放童子还亲家。时大雨降。往还不通。投宿画师屋。见图地藏菩萨像。自以爪甲。学彼画图书壁上。天晴雨尽还家。月余之后。复到开宝寺。惠温欢喜。谓健真所说空。即召真。令见童子。此儿延命。将五十年。实不识所由。童子自语。吾以爪甲画地藏像。其夜有僧。交卧言谈。汝五十五十。如此再三唱。除此外。无余修善事。师及相者。叹曰。圣力不思议。后童子出家具戒。惠藏法师是也矣。

  陈留郡贫女念地藏尊得富贵记第二十三

  太宋陈留郡有贫女。家贫佣力。复念地藏菩萨像多年。自量余业。昼夜愿善本。心事不谐。岂果所愿。开宝五年闰二月廿四日斋时。见家内细蚁甚多。恐蹈杀。敢不入室内间。而见诸蚁相。皆金色粟。异之。尔邻家男女。令见其蚁子。皆莫不戴子。见人皆怪之。经一日一夜悉散隐。女入内。见于卧茵上。蚁子成沙金。集满三斗。纯是真金也。贵贱闻者异之。敢以非法不取之。□正买之。女卖之。忽得富贵。弥厚信心。圣像安置卧处。舍家为寺。郡主丧妻。后此女为妻。重之如神。当知。此女念力强盛。信心坚固故。现感圣应而已。

  宋辽城地藏瑞应之记第二十四

  辽城乡里。昔一千余家。近代将满二千余家。素奉大法。兼信观音地藏。归僧尼。偏重观音经十轮经。有古伽蓝。三间四面也。青瓦葺堂。左右安观音地藏两尊。躯身长七尺五寸。中尖安阿弥陀佛像。一丈六尺。皆灵瑞感通像也。昔留邓度所作也。大宗太平兴国中。疾疫流行。编户夭亡者多。王致祈祷于地藏菩萨像。速放光照乡里。皆得平愈。夭亡者。急还生活苏。时有一神女。不信佛法。病死。一日方苏。诣精舍中。礼地藏尊像。泣求出家。仁怪异。问其所以。神女语曰。吾为恶鬼被缚。虽呼所事神等。神见恶鬼。恐沙门感。神舍吾去。时沙门告曰。汝愚痴女。凭神道不信佛法。今见来救。去不见。曰我是大寺地藏菩萨也。依城主请。救汝愚女。而授生命。建我寺乡里。宜防护之。吾为诫恶心。不制鬼。鬼者。即尔自业。非他所作。已见闻斯事。再得生活。改元邪心。请出家而归我。闻者随喜。诸僧许教成尼而已。

  千福寺地藏形像感通之记第二十五

  千福寺内东北角。有地藏圣像。高一尺六寸。不知谁所作。何时代出像。虽然。相传灵异揭焉也。投宿礼忏必通感。时有一居士。行年三十七。都无一齿。叹到像前。断食洁齐祈请。夜半感梦。小像来摩顶。语我身轻安。寤。即生三十八齿。见闻灵异辈。摸写斯设礼者。皆得感通。世以知之。不能烦记之。

  并州大原尼智藏画地藏感应记第二十六

  大原尼智藏。特事地藏菩萨。欣求西方净土。舍钱二百文。画阿弥陀像。左右胁士。地藏观音二体。安置房舍。信心礼供。太平兴国五年庚辰。大风吹破人屋。尼之屋舍。同坏毕。明日寻像所在。都失之。心生忧恼。祈念地藏菩萨。至日面瞻仰虚空。遥见一物。飘飖在虚空。数数放光如电。一时计下地。即所求像也。欢喜。如旧安置屋内。七年二月二十三日。语朋友曰。地藏菩萨。导吾于净土。明日决定可终。烧香散花。唱三尊名号。各一百八返。端坐合掌。向西方卒矣。

  海陵县童子戏沙画地藏感通记第二十七

  海陵县诸儿。戏沙画地藏菩萨像。俄闻雷声。而皆各生怖惶逃走。如随风云。散在万方。皆值夭。时一沙门出来济之。或沉。沙门信手助彼儿。或在倒地子。僧信手援而负之。或在叫吞声者。怀含??言。画师儿。惶走入海中。有一僧。助持吾安岸头。求饮食养之。昨日授玉。即开掌见之。其珠似水晶。大如莲子。父取之还家。为儿造地藏菩萨像。件珠。置像掌中。彼儿长大。后甚以富贵也而已。

  金城瓦官寺西壁画地藏灵化记第二十八

  瓦官寺内西壁。画地藏菩萨圣像。貌如中老比丘。纳衣文彩鲜洁。每日夜五更初放光明。见之者。十而一二。近代天竺沙门华天。颇神异。祈请像感。具见光明。曰。此像。昔日隋国之智顗禅师。为救三涂众生苦轮。所图画色像。然放光明。照六道之中。见像及顗。游三恶趣。说法华经。救苦与乐。云云。闻此事后。礼拜供养者。颇多矣。

  清泰寺沙门知祐感应地藏记第二十九

  沙门智祐。是西印度人也。天福年中来至。而住清泰寺。所持像经中。有地藏菩萨变像。并本愿功德经梵夹。其像相者。中央圆轮中。画菩萨像。冠帽持宝锡。左右有十王像。各五人。左五者。一泰广王。二初江王。三宗帝王。四五官王。五阎罗大王。右五者。一变成王。二太山王。三平等王。四都市王。五五道转轮王。一一。各具司命司禄府君典官等。自说缘起曰。昔西印度有菩萨。慈悲救世。发大誓愿。为救三涂受苦众生。画地藏像。往十王城。告敕之曰。我有愿。能救三涂苦。今受请欲利益之。十王。合掌敬诺。以为左右布烈。白像言。一切众生。皆属大圣。任意欲化。我等为伴助圣化。尔时尊像微笑。善哉。众生罪业。不久得轻微。即放大光明。照三途苦器。所照所照众生。诸苦休息。此即度菩萨入利益众生三昧。祈请大王。所与大利也。彼菩萨。自图所见形。本像加十王等。此其灵像也。

  其本在西域。谨彼常二像也。

  予于流沙。遭妖媚鬼。祈念菩萨。捧铁杖宁上追打媚。又夜中大雨时降。失火不知东西。猛兽哮吼。人马共迷气。此像。放光如昼。猛兽方静。道通。又有大河半里计。水交流不知几深。其水甚溺。置木叶。尚不能浮之。况船舶乎。念变像。忽见乘船。有沙门一人童子二人。而一童捧幡。一童棹船。沙门持梵夹。即渡我等。既到东岸。别而去时。沙门以梵夹置此。变像灭障不可议。此土道俗。可摸写之。仍诸人竞模。多感异。两年之后。不知祐及像所在。人皆疑还印度。可祐是地藏化身也矣。

  显德寺释道真造地藏像感应记第三十

  释道真。宗密教。常供冥道祈福。隆兴年中。誓造阿弥陀。并观音势至地藏龙树等像。忽梦见太山府君五道大神等。似忧愁貌。语真曰。师虽供养我等后忧恼。真问曰。何故尔耶。冥官答曰。莫作观音地藏像。人中造此二菩萨像。汝众生。不来至吾所。三恶道空荒。吾等可无所官。是故忧恼而已。寤。止冥道供行。偏造像礼供。其像见现存矣。

  明州捕鱼人感地藏记第三十一

  明州捕鱼人。(失姓名)鱼网下海捕鱼。网中得像。故形似比丘。不可□所由。舍之濵中。夜梦见僧形带光明。语捕鱼人曰。汝一何舍吾。渔人曰。阿师谁耶。我是地藏菩萨也。我久在大海中。救济水生。其半分生天上。今莫汝等。舍身网中。寤。各悔过。而建立精舍。安置其像。然而渔人。于今崇之。利济无极。普度一天而已矣。

  台州陈健为父母造地藏像感通记第三十二

  台州陈健。素端正。住至孝之心超伦。养二亲建室。发心为父母造地藏观音二像。各三尺。至乾德四年。身有微疾忽闷绝。父母啼哭。二时计速苏。礼拜父母白言。而别父母。以不毕至孝思。忽到炎王厅前。见我所造像。住立厅中。其王问讯之。像及王。见我进至。从座起。向我向敬。异相跪地。亦王牵我手。二菩萨像扶持两胁。而登厅中。依像发雅音。檀越至孝未了。大王放还人间。王白像言。命业尽。其父母人间命长一何。像曰。寿命无定。随缘改转。檀越修福业。如何不还。彼王捡一卷书曰。若人至孝。造像画像者。其寿命长远。可授与四十年延命于汝。于中。二十年尽至孝。二十年受孝子报。时有绿衣臣。披出书白王。健子。寿只十年。将受谁孝。王曰。法王无二言。须延于命。云云。我闻此言。即醒苏。语之闻者。叹未曾有。健见存矣。

  余。素归地藏尊。或寻其先迹。或咨询口实。所得感应。记一百余条。就中最胜者。三十余条仵。恐奄然该慈。感应沉没。疾出之直笔而志。颇存大略而已。庶后有胜验。得寄副于吾业。其余不书者。谁知之乎耶。发誓愿励后信矣。

  地藏菩萨像灵验记卷第一

卍续藏第 87 册 No. 1638 地藏菩萨像灵验记

愿以此功德,庄严佛净土。
上报四重恩,下济三涂苦。
若有见闻者,悉发菩提心。
尽此一报身,同生极乐国。

佛弟子妙音代父母师长、历劫冤亲、法界众生礼佛三拜,求生净土。

祈愿:
诚敬谦卑。和顺义理。欢乐慈孝。知足惭愧。去恶就善。事师三皈。奉持经戒。不念人非,欣乐人善。关怀照顾,言传身教。言动安徐。公平公正。吃素印经。看破放下。忍辱精进。发菩提心。一向专念。天下和顺。日月清明。风雨以时。灾厉不起。国丰民安。兵戈无用。崇德兴仁。务修礼让。国无盗贼。无有怨枉。强不凌弱。各得其所。
并愿以印行功德,回向法界一切有情,所有六道四生,宿世冤亲,现世业债,咸凭法力,悉得解脱,现在者增福延寿,已故者往生净土,同出苦轮,共登觉岸。
整个宇宙跟自己是一个生命共同体。整个宇宙一切众生,是一个生命共同体。人类处在一个地球村中,应该平等对待,和睦相处,互敬互爱,互助合作,共同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







文章到此结束,谢谢您的阅读!敬请常念#南无阿弥陀佛#!祝各位六时吉祥、法喜充满!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20-4-1 07:30 , Processed in 0.054242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