戒邪淫论坛- 清净自在

 找回密码
 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楼主: 什么都不懂

科学时代的轮回录 杨大省居士编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6:53:37 | 显示全部楼层
前生世界的录音(美国)
日本综合、科学会主宰仁宫武夫著  
吴满盈译

       一、我们来自何处?

      几十万万的人,不知来自何处,便又消逝到何处去,到底这些人向何处去?虽未有充分的结论,唯近百年来的心灵实验,著实对于死后生存的问题研究不少。

      可是,人到底从何处来?我们到底有没有前世?对于这个问题,尚没有人予以科学的实验。最初的实验,在于公元一九五二——五三年,当时虽然研究的人很多,却被外行的美国实业家莫烈·凡斯丹夺了头魁。

      发表实验的他的著作‘寻找勃莱狄·玛菲’,连载于拥有数百万人最多读者的书报上。被翻译成廿多个国家的语言。其录音唱片出售了数万张,全美的报纸与周刊杂志,皆争相报导。而以好多页的特别附录报导的报纸亦属不少。此书因大半叙述催眠术,催眠术逐成为当时全美的风尚。同时,再生论议也如雨后春笋,鼎盛于世了。迩来日本的催眠术风气,亦受其余波。现在从头说起凡斯丹先生吧!

      二、一个偶然的机会受催眠术惊讶

      一个雪片缤纷的晚上,骑摩托车的朋友,偶然在他回家的路上停留下来,在那鸡尾酒会上表演了催眠术。凡斯丹感到不可思议,内心里大受冲击。一向认为催眠术是骗人的凡斯丹,开始大加搜罗催眠术的书籍。他将自己笔记下来的东西,施行于自己的太太,结果太太的右手煞像一根木棒伸直不动。真的有效了,他大感惊异。

      他早以机械商闻名美国中西部,不久他的催眠术却闻名于他的家乡。当时,朋友的侄子—一个高中学生,因患有严重的口吃,很有自杀的情势。他受朋友之托,每一个钟头施予四次的催眠术,结果口吃完全好了。接著,偏头痛、坏习惯及其他种种患者的治愈,连他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有一次,一位有名的医生,向凡斯丹求治一个患有严重的小儿麻痹症患者。这个外行的催眠术者到后来说:‘我进入了那女孩的病室,看到她枯木般的手,内心里一阵冲击,想要退出去。我自己问自己说:为何接受了这样子的治疗?两支手煞像干涸的木片,十指就像树枝。医生说:她的手已经有四个月以上像这样子了,当然给予任何的治疗均属罔效,已到无药可施的地步了。’

      他抖著手施予催眠术,每周一次,而四次就返回常态了。这次,最感到惊奇的是凡斯丹本人。

      三、年龄退回

      他更加热烈于催眠术了。经常公开催眠术大会,实验‘透视’与‘年龄退回’。年龄退回是摧眠术分析的时候,经常施予的一种,给予催眠后的人说:‘你返回过去,现在是九岁。今天是秋季大会的日子,学校是放假吗?星期几?’

     ‘星期日呢?’

      然后调查她卅年前九岁时秋季大会,结果是星期日。如斯、年龄退回绝非幻想,而是返回昔日的记忆。再返回到六岁、三岁、一岁、更返回到诞生前......。

      凡斯丹以廿八岁的盛年,给予当时美国社交界有名的廿八岁的女人鲁斯·西蒙斯施行年龄退回的催眠术。

     ‘睡熟吧,睡熟吧......我们返回昔日,冲破时间与空间返回昔日......你现在是七岁了。有没有上学?’
     ‘有。’
     ‘甚么学校?’
     ‘阿特尔菲学校。’

      继续返回到五岁的幼稚园时代。廿八岁的她,却以幼年的声音说出了五岁时坐在自己左右的小孩的名字与衣服。继续返回到三岁,一岁。

     ‘你需要喝水时,怎么说?’
     ‘哇,哇!’

      四、推回前世

      再返回到奇妙的世界。他这样暗示后,将西蒙斯返回到诞生以前的时间。

      ‘返回昔日,返回昔日。虽不可思议,虽很惊奇,你将看到别的情景,别的地方,别的时代里的自己。你看到甚么?’
      ‘......嗯......剥了床铺的油漆,刚刚刷得很漂亮的呢!’
      ‘你的名字叫甚么?’
      ‘佛莱狄......佛莱狄·玛菲。’(以后知道是勃莱狄)
      ‘住甚么地方?’
      ‘......住在克谷......克谷。’

      如斯,继续问答,将美国女人鲁斯的前世,连根带叶问出来了。

      她的前世是生于一七九八年爱尔兰的克谷,名叫勃莱狄·玛菲的女孩子。父亲是律师,名叫单肯·玛菲,母亲是凯撒琳,哥哥是单肯,弟弟在她四岁时就死了。

      这种实验,地名以及具体的事实很难问出来,可是前后六次的实验,她说出了十分具体的话。这些话必需去证实。

      她生于克谷街的墨多士(一百五十年前的地图有这个地方),嫁到伯尔浮士德街。丈夫约瑟夫·马加西,任教于克因斯大学,丈夫的父亲是律师,名叫约翰·马加西。

      她道出了结婚当天花马车经过的很多地方的地名。另外谈到烟草公司,自己上过学的司徒连夫人的白天学校,仙都烈砂教会,昔日吹笛的威廉送葬式,当时的结婚典礼,食料行华与加利岸,女人服装店凯典斯家,报纸伯尔浮士德报,当时钱币的种类,举杯祈祷或吻石的爱尔兰古老习惯,老歌,昔日的方言等等。

      五、爱尔兰查证

      问题的症结,在于她说的人名店名、地名、风俗习惯,方言等等,是否真正存在于一百几十年前的爱尔兰。一次也没有去过爱尔兰的美国女人说出这些话,诚是决定有否前世的重要关键。

      这是科学史上的重大问题,因此,爱尔兰便组织了调查委员会,包括图书馆员与律师等。嗣后,芝加哥,德里报社的特派员也到过爱尔兰作电台的播送调查。这调查牵涉到一世纪以前的事情,因此,遇到重重的困难。可是很巧,经调查后知道两家食料行,很多的人名、地名、烟草公司、方言、风俗习惯等等,皆相符合。

      德里报社的特派员,以公平的立场调查后说:‘当地的图书馆员等,经过好几个星期才调查出来的事实,为何美国的鲁斯·西蒙斯能够知道得那么清楚?只有拿出‘前世的记忆’来说明此事而外,别无可说明。’

      上面调查的结果,皆由美国与加拿大的卅多种报纸详细报导出来。

                                                                 摘译自‘菩提树’杂志第一○四期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6:55:56 | 显示全部楼层
再谈前生世界(美国)
松井翠声著•吴满盈译
  

      对于动物的本能,以及人类超自然的力量,美国有些大学里专门科系反复做著各种实验。

      另外,由于一再研究催眠术,对于精神的分析与疾病的治疗著实贡献不少。其副产物就是“人的生命”、“死后的世界”、“轮回”等等东方自古研究过来的问题。

      催眠术的方法里,有所谓:“年龄退回”,将被施行催眠状态里的人,回复到过去早时的记忆。

      最近,我读的一篇报告里,有很清楚地道出前世伤害了对方的人名的例子。卅五岁的伊大利系的美国人,被施行催眠术后,说出了法国语。

      没有受过甚么教育的男人,本不会说或读法国语,却说出流畅的法国语来。

      揆其前后的要点,他在廿一岁时住在得也普,这并不是这卅五岁的男人在十四年前的廿一岁的时候,而是前世里的廿一岁的时间。话要啰唆一些,未生前与前世的最后一年并不连贯。如以数学而言,便是3210123的情形。这个男人是得也普渔村里的一名渔夫。

      这里就扼要催眠者与被催眠者的会话:

    ‘你进过牢狱没有?’
    ‘有。’
    ‘干了甚么事?’
    ‘打架用短刀伤了对方。’
    ‘伤了何处?’
    ‘咽喉。’
    ‘对方死了没有?’
    ‘只是伤了。’
    ‘有人主使你没有?’
    ‘路易十三世。’
    ‘说出年月时间吧?’
    ‘一千六百廿三年八月。’
    ‘那么我要数一数十个,你就四十五岁了。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你几岁了?’
    ‘四十五岁了。’
    ‘还干渔夫吗?’
    ‘已经不干了,住在一个小屋里。’

     (间略)

    ‘你年老而死了,你的肉体在甚么地方?’
    ‘在床铺上,小屋里很多人看著(自己的尸骸)。’
    ‘为甚么死了?’
    ‘打架被用短刀刺死的。’
    ‘刺死你的人是甚么名字?’
    ‘不知道(在酒家里被不认识的人杀死)。’
    ‘现在算三个,数完后,已几个月后了,你的肉体在何处?’
    ‘小山上的墓场。’
    ‘你的墓有什么标志吗?’
    ‘有的。’
    ‘读读看。’
    ‘皮尔·弗勒尼,一千六百四十六年。’
    ‘光是这样子吗?’
    ‘是的。’

      实验所花时间为两点一刻。

      其他尚有种种实验报告,唯其目的,不外在于透过催眠术以究明死后的世界。

      普通的科学,如‘一加一等于二’一般,实事求是的反复实验的累积,致有今日辉煌的果实。然而在精神科学的一面,实验的主要推动力因极限于人的思考力,所以常碰到厚厚的墙壁,无法推进。

      如果精神是物质,问题就简单多了,科学家应早一点找出对这‘物质思念出美丽的世界’的方法。


                                                                    节录自‘菩提树’杂志第一○五期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6:58:40 | 显示全部楼层
神童的天才是那里来的?
方平

      哲学家约翰米路三岁时,会流利地说、写和翻译希腊文。世界上有许多人一出生就是智识和言语的天才。我国也有不少关于神童事实的记载,读书‘一目十行’或‘过目不忘’是平常的事。有些在两三岁时可念全卷的诗经书经。有些寺僧则把这些天才儿童说做有‘宿根’,年纪小小就能‘参透’佛教哲学。

      以前的且不去说,去年全世界的电讯在轰传日本那天才儿童的故事。这就引得许多人怀疑所谓‘宿根’之说。因为人在出生以后小小时日内,没经过智识的训练就能有大堆学问,纵使绝对聪明,决不如此。‘宿根’是什么呢?乃是他们的智识有过以前的传袭因素的,但何以大多数人传袭不到隔世学识及技术?是普通人记忆不起来,但天才儿童就记忆得起来吗?

      这个问题如试作解释,可举个例子,英国著名作家马哥利在未读书未学习写字之前就精通许多优异的文字与做句,他出生后十八个月做出第一句子:‘是不是烟囱的烟来自地狱?’在他短短的十八个月生命中,怎会有地狱的影子呢?

      儿童对音乐世界中的表现,也是令人难以置信的,出生不久的人无论怎样总不会理解音乐技术及智识,但他们竟‘创造’了出来。

      莫扎特这成功的音乐家于八岁时就会撰写他第一支和乐;一个意大利小孩子花路斯奥波哥四岁时会指挥一队乐队。七年前,八岁大的意大利女童珍尼拉马高在伦敦阿尔伯音乐大厅指挥费尔夏蒙尼大乐队的演奏,不是轰传一时的事吗?儿童的音乐天才是从什么地方走来的啊!

      再有,你怎样解释威廉咸美顿爵士的奇事?他三岁时被带到希伯利。在十三岁时他能说通十三国语言。其中包括波斯、阿刺伯语。

      其他还有几十个可以算出复杂数学问题答案来的天才儿童。这难道他们在人生之前,已熟习了数学的法则与公式?一儿童叫萨拉哥尔本,八岁时受严重的考验,在众多数学教授前用心算工夫解决问题,而教授们则要用铅笔及纸花去好几分钟工夫才算得上的。你怎样解释这种神童的聪明呢?

      有些人说他们的天才是得自祖宗或父母的遗传。但是他们生身父母以及其祖系人物没有一个有过这种智识的特长的,又有何话说?即以伦敦一个女孩来说,她的双亲从未有过对音乐的天份及技术的。但在她未懂讲话前,她懂得弹钢琴了。在她四岁时候,她会撰几首音乐;甚至懂得写乐谱哩!

      天才的举例,还有一则颇奇怪的事实。李斯和华达客博士在伦敦城市教堂作了一次演讲,他说接到一个妇人的信,那妇人有高深学养,在大学读科学得过学士学位出来,她告诉博士有关她儿子大卫智识早熟超过他年龄所限的事。

      大卫所富有的智识,不特是此生所有的智识,并连几次前世的智识也具备了,当他七岁时,他妈妈带他到意大利去,遇见一个考古学家,这专家领他们去看一个最近发掘出来的古罗马别业。大卫一见,马上觉得紧张起来,四处跑动,他停在一个罗马式浴池之旁边。浴池乃装饰以光亮的蓝色瓦。上嵌黄道十二宫像。大卫跪下来叫著:‘这是我们的浴池和我们的瓦。我会在这里放下马加斯鱼。’

      他一提到马加斯鱼就哭起上来说:‘带我离去吧,妈妈,带我走吧。这是多么可怕的事。我忍受不住了。’

      事后,这位女士详问她孩子的故事,但大卫告诉不出其所以看到浴池而惊泣的缘故。其后,她带孩子到处游历,到处发生异事。在法国的干西,有许多处地穴是法国兵的监狱。大卫忽然指著一个地穴的墙叫道:‘就是这里,这里曾有个男子被放在厚墙中间夹封起来。现在你们可否把他掘出来,重新埋葬他。’

      干西监狱当局怎会相信这孩子的话?无奈他苦苦要求,并说出那受难者的名。他母亲经历过几次怪异,也自认为儿子的话可信,乃保证补偿破坏六道墙壁的修葺工作,他们便从这地点起挖,原来是一道已砖封起来的一道门,墙门之后,果真有一具男子的骸骨。

      翻开纪录查看,有一名过百年前收押的人犯真正是大卫所道出的姓名。至于这个人何似葬身于墙中,无法查考了。

      还有一次,大卫和他的小弟弟到伦敦博物馆去。在埃及的木乃伊部分,他忽然晕蹶。送回家里后救醒,索取铅笔绘画三个埃及古代的鸟形文字。他对母亲说:‘这就是我的名。’

      博士报告此异迹后说:‘所谓前生再世之说现在仍在怀疑。大卫之事实只能引起疑点,而不能真正解决问题。吾人并不期望此神奇怪异之说能打破科学限度,但科学亦正日臻于寻求万事变象的理由。异迹之出现,是提供资料给予我们致力的目标。’

                                                                    录自“星岛周报”第一二九期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04:01 | 显示全部楼层
二次大战一阵亡英兵,在新德里转世为印人(印度)

      电讯  

     【新德里十四日泛亚社电】印度乌达布拉狄思省心理学研究所所长慕纳·布拉沙德博士昨日称,第二次大战期间阵亡之一名英兵,经已发现在新德里‘转世’为印度人。此人刻已成年,其‘投胎’之地方为一个信奉印度教之家庭。诞生时,身上有枪伤疤痕,亦即为其阵亡时所受之枪伤部位。自出世迄今,始终不能吸收印度之生活方式,现仍喜著军服,并一直以刀叉为进食工具,未经入教亦能讲一口流利英语,并自述前生如何参加战争,如何阵亡。

      按:布拉沙德博士现兼任一个‘转世研究小组’之组员,该组组长为美国佛吉尼亚大学神经学系与心理治疗学系主任史蒂文森博士,此小组刻正访问印度若干地区,研究人类死后是否有可能‘转世’之问题。据谓,在印度已发现两宗‘转世’事件,上述之英兵即为其中之一,另一宗为一个女孩,诞生后到达能够言语之年纪,其语言与父母所谙者完全不同,而为印度另一地区之方言。(转载五三·九·十五·香港工商日报)


                                                            录自‘狮乎吼’月刊第三卷第九期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06:14 | 显示全部楼层
轮回再生是真实的
陈明德译  

      译者谨按:轮回再生的学说为佛教的中心理论,不信轮回,则不信佛教;信佛教,则欲求佛法以解脱轮回也。而其他的宗教仅有转生天堂地狱之说,尚不知有轮回也。印度婆罗门教略有轮回之说,理不究竟也,更谈不上有解脱之方法。惟佛教‘轮回六道’之说,理圆事真,可说是百分之百的科学。朋友们,我们终日营营扰扰,劳碌一生,也应当稍为定神想一想—生从何处来?死到那里去?人类同是圆颅方趾,同是饮食男女,为什么到头来有的位跻圣贤?有的禽兽不如?

     【合众国际社新德里特讯】美国心理治疗学家史谛敏逊博士(Dr. IanSteven-son)称,印度宗教所说的再生理论,确实是言之有物。

      史博士为维吉利亚大学神经系及心理学系主任,此次来印作为期三周的研究旅行,渠将亲自实地访问几位现在尚能忆述其前世生活的人。

      根据初步的估计,目前世界上已知道的最少有八十起这类的事件,儿童在十五岁以下者,尚能忆述其前世生活历历如绘!

      在印度马索拉的地方,一个三岁女孩仍能记起其前生父母的名字,以至其兄弟姐妹的名字,她能操英语,印度文则能读能写。

      史谛敏逊博士称,他在过去十年一直研究这类再生的事件,其结果显示,确有证据可以说明再生的道理是真实的。

      渠称,死后再生的公案,全世界各地都有发现,惟西方人从未企图对这种事件深入研究,并自以为再生之学说是‘愚妄’的。

      史博士谓印度人则相信此种学说,对此曾作广泛之研究,嗣后并以事实加以证明。

      印度人相信人身最高的一种生命形体,与‘神’最为相似。彼等亦相信一个人身是经过昆虫禽兽以至各种生物八百四十万次的生死才得到的,而出生为那一种生物是依他前生所造的善恶业界所决定的。

      史博士谓渠此回之来印度,是受到苏罕拉尔纪念学院主任巴那兹教授的鼓励,他答应为他找出几宗这类再生的事件,供其亲身研究。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08:35 | 显示全部楼层
科学时代的轮回录(中国篇)

田三牛记得前生事

王成圣
  

      一年之前,亦即去年(一九六七年)九月,笔者于台北近郊某训练机场,听到这一则‘田三牛再世为人’的真人实事。当时言之凿凿者为台湾省社会处副处长牟乃纮先生,听得毛骨悚然的诸君子时下均仍在台,‘田三牛再世为人’事迹旋由前经济部次长王抚洲先生证实,而亲见其人的现任退役官兵辅导委员会副秘书长韦德懋(勉斋)先生,尤曾向笔者覆述一遍,历历如绘,丝毫不爽,具见其真实性百分之百,不容置疑,因敢濡笔记下,以充‘中外’篇幅。

      幽冥之神与孟婆汤

      民国三十一年韦勉斋先生任陕西永寿县长时的一位部下,国民兵团事务员张生有,陕西邠县人,邠县与永寿相邻,两县距离仅只五十华里,因此,张生有等于是当地土著。

      张生有这个人很老实,平时沉默寡言,不苟言笑,他资质不高,学识能力平平,但是他身上却有一桩令人难似置信的灵异——他记得他前生的事,巨细靡遗,而且不差毫厘。

      我国民间历来相传,有幽冥之神名‘孟婆’者,她能酿造一种似酒非酒的汤,使鬼魂喝了顿时将前生的事全部遗忘。‘孟婆汤’一说或谓出自佛典,其实此说在佛典中全无根据。不过,心地观经中载‘有情轮回生六道,犹如车轮无始终’之句,因果轮回,是佛家的基本理论。所谓轮回六道:天道、修罗道、人道为三善道;畜生道、饿鬼道、地狱道为三恶道。而芸芸众生,莫不以其在世时的思想言行,善恶表现,决定其来世应该归属于轮回六道中的那一道。

      佛家并不认为人死后再度投生,绝对无法记起前生的事情,他们说人之不能记忆前生,系为凡人被已造已生的业障所迷,因而使前生所获的智慧,一时为之蒙塞。中国佛教会理事长,十普寺住持白圣法师便曾说过:

    ‘前生有修的人,究能一经点醒,即告领悟,否则就不得不从头学起,人类智愚之别,正基于此。’

      张生有的灵异所以特别稀奇,特别与众不同,正因为他的前生未必如何‘有修’,而且二十六年前韦勉斋先生的这位部下,的的确确称不上有什么了不起的智慧,除了他能记得前生种种,他是一个很平凡的人。

      他的家境不错,可以供给他读书,但是张生有小学毕业,即未能升学,他去投军,再投考中央军校,毕业于军校干训班,在永寿县他当一名起码的非正式军官——国民兵团办事员。三十二年秋天,韦勉斋先生调任邠县县长,张生有向韦先生表示他愿回故乡为桑梓服务,韦先生便把他带到邠县,虽说破格优容,却也不能不‘量才录用’,只派他当一名乡队附。

      张生有记得前生事,在邠县、永寿一带,不但父老相传,而且尽人皆知。因为他的前生便是邠县县城西南三十里许的某村人氏,姓田,叫田三牛,世代业农,家道小康,妻子儿女俱在。邠县乡间居民多半都住窑洞,窑洞有两种:一种是就著山坡挖掘,越掘越深,越挖越宽,于是分为客厅、卧室、仓贮、乃至厨厕齐全;一种则先在平地掘一个大坑,作为院落,然后在院落的四面墙上,再往里挖成一个个的房间。

      凡是窑洞,必定冬暖夏凉,安全而有保障,尤其只要有人手、有时间、有力气,随时可以大加扩充,尚且永远不需修葺翻建。所以窑洞小的三室五室,大的十进八进,甚至有聚族而居,一洞能容数百人者,可谓为相当理想的国民住宅。

      当地乡民多住窑洞,是因为邠、耀、泾一带,地处高原,土质坚硬如石,掘地十余丈,亦不见水,一洞之凿,往往累世不坏。外人不识究竟,笑他们穴居野处,回到了茹毛饮血的原始时代,殊不知道此是当地地理环境的特殊,造物者予他们特别优待,在地价飞涨,建材如金的此时此地,被高价房租累得喘不过气的小市民,那才真叫艳羡‘窑洞’而不可得。

       一怒离家投入窄门

      田三牛一家和乐融融,就住在窑洞之中,在他三十多岁的时候,邠县久雨成灾,他的窑洞大门下面,积了不少湿土。田三牛一俟天晴,便去将湿土刨开,清扫出路。讵料雨久土松,骤如山崩,以吨计的湿土将他全身活埋,他当时便一命呜呼,惨遭压毙。可是,他自己却觉得既不曾进鬼门关,也没有上酆都路,更不要说是见到孟婆,硬要给他喝那一碗似酒非酒的孟婆汤。他还在以为自己已经奋力从大堆泥土中爬出,居然又回到了坦荡乾坤,光明世界,他惊喜交集,一口气奔回自家的窑洞,看见了他的妻子,开口便说:

    ‘今天好险,我差一点儿就压死在山下泥中,好不容易给我挣扎了出来!’

      却是奇怪,田三牛的妻子,竟然对他视而不见,置若罔闻,正眼儿也不瞧他一瞥,脸上不曾有任何的反应与表情。他妻子对他‘阴阳怪气’,不理不睬,使田三牛十分恼怒,然而一转脸,又见到他的儿子,于是他又去向儿子欣欣然报‘佳音’:

    ‘你听见没有?刚才大堆的泥土坍下来,就像山崩!我居然能拿开那么些泥,逃出了一条性命j’

      然而,他的儿子明明跟他面对面的站著,竟也是头也不抬,不屑一顾,他高声报喜,儿子像是一个字也没听见。这一下,田三牛是可忍孰不可忍,心想自己大难‘不死’,‘拣回命来’,连老婆儿子都漠然淡然,根本不把他当一回事儿,可见妻儿子女,对自己是何等的绝情绝义。心中无名火起,怒不可抑,恨恨的一顿足,转身便走,田三牛不要这个家了!

      田三牛愤而出走,信步所之,来到邠城,然后一时兴起,又赴东郊,离城八里之处,一个叫做‘鸣玉池’的名胜。这‘鸣玉池’的泉水出自山腰石龛下面,崖津滴溜,其声琤琮,泉水凉意袭人,凄寒不可久处,由于它水声琤琮,所以取名为‘鸣玉池’。田三牛有意到鸣玉池一游,可是眼看将到,偏又多出一道小门,使他无法通过。当时他便使劲的往门外挤,也不知道挤了多久,猛然挤身而出,顿觉头目昏眩,茫然莫知所以。俄而张眼一望,怪了,他发觉自己正在裂嘴哇哇的哭。

       甫出娘胎便开口说话

      忽然又听见人语喧哗,步声杂沓,这才看清楚自己原来到了一间卧室,竟是躺在坑上。坑外有几个女人,神色仓皇,动作紧张,一个个的东翻西找,一叠声的大呼小叫:

    ‘剪刀啦?剪刀啦?再找不到剪刀那可不得了啦!’
      偏是田三牛一眼看到,就在墙上挂著有一把剪刀,当下他便伸手一指,高声的说:
    ‘剪刀不在墙上挂著吗?’
      说时,看见了自己伸出去的那只手,于是,紧接著便又是一声惊呼:
    ‘哎呀,我的手怎地变得这么小啊?’

      他说头一句话,满屋子人齐齐的一呆,瞠目结舌,舌挢不下,仿佛骤然之间撞上了妖魔鬼怪,当他第二句话繁接著来,屋里的人便吓得鸡飞狗跳,东奔西跑,尤且有人骇极叫道:

    ‘这娃儿是个怪物呀!得赶快把他丢在粪坑里淹死!’

      一唱三和,屋里的女人纷纷表示赞成,大祸临头,直把田三牛吓得魂飞天外。这时候他已发现自己变成了一个刚出娘胎的小婴孩,他下不了坑,又跑不开,急切间又不知应该如何辩解?正在心跳突突,手足无措,幸好,躺在床上的产妇开了腔,她向众人竭力抗争,不管是谁怎么说,她誓死不肯处死她的亲生骨肉。

      那些惊惶忙乱的女人,拗不过拼命保护儿子的母亲,只好由其中一人,鼓起勇气前来给他剪断脐带。脐带剪断了,又为驱魔逐邪,她顺手抹了一把产妇的秽血,涂了田三牛一嘴一脸。

      缄口七载人称哑巴

      从此以后,田三牛晓得一开口便有生命危险,他装哑巴,其实本是一个正常的婴儿,不管怎样,他绝口不说一句话。

      在母亲的怀抱中过了几个月,有那么一天,家中人出外农忙,把他用一床棉被包好,让他坐在坑上。那张坑劈面对著窑洞口,门外地面晒的有麦粒杂粮,于是便有一群家中豢养的鸡子,争来啄食,田三牛一眼瞥见,情不自禁,连连的挥舞小手,跟大人般的吆喝赶鸡。没想到偏巧家中有人回来,瞧见田三牛一副大人模样。仍然认定了他是个怪,‘家门不幸,出此妖擘’,他骇怕来日会有大祸临头,一把抱起了田三牛,飞快的往窑洞外走,他要将他丢进粪坑里头。

      天幸他母亲想想不放心,赶回来探视,这才救下田三牛的一条‘小命’,可是田三牛自此再也不敢开口了,他一肚皮的凄苦,唯有不时付之一哭。

      长到六七岁,田三牛的名字改成张生有,他成了张家的小孩,却是具张生有的躯壳,仍还保有‘田三牛’的心智。六七年里他始终骇怕,于是一语不发,大家反而叫他‘小哑巴’。

      一日,他祖父牵著他的手,把张生有带到荒郊野外,乘四下无人,很恳切的问他:

    ‘你一生下来便会讲话,怎么这会儿六七岁了反倒变成哑巴?我真弄不明白这是什么道理,如果你真哑,那是我们张家祖上缺德,生了你这个残疾!倘若你是能讲话而不敢开口,怕人家把你当做怪物来杀害,那么你只管放心,咱们家人口单薄,将来还得靠你撑门立户,再怎么说我们也不会加害亲生的骨肉,你就别再隐瞒了,不妨趁此机会,把这里头的缘故说个明白。’

      张生有察言观色,晓得他爷爷说的那是肺腑之言,当下推拒不得,也无法继续隐瞒,于是便将他死而复苏,一怒离家,游鸣玉池而挤进了窄门,方开口就被人詈为怪物,险险乎葬身粪坑,因而才咬紧牙关,装聋作哑的前因后果,向他祖父声泪俱下的说了个清清楚楚。

      他祖父当时便毅然决然的说:‘那这样好了,从今儿起,你该怎么的就怎么的,别骇怕,一切有我。’

      便这样,张生有解脱了桎梏枷锁,他言行举止,自由自在,他从此不跟小孩子玩在一块,反喜欢跟三四十岁的中年人谈笑自若,相习如常,除了体力,无论从任何方面看来,这个六、七岁的张生有,简直就是一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

      可是,正也因为如此,张生有转世投胎不曾喝过孟婆汤,他呱呱坠地便懂得人事,会讲言语,而且他前世便是本县某村田三牛的这件稀奇古怪,骇人听闻的事儿,渐渐的越传越广,越传越远,终至闹得扬扬沸沸,使邠州一县,上自官府,下至妇孺,于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那时候田三牛家六、七年前便掘出了田三牛的尸体,备棺殓埋,归葬祖茔,田三牛的老婆子女一概遵礼成服,尽哀守制。六、七年后他大儿子都二十多岁了,听到说田三牛投生某村张家,生而能言,又知前生事,田家的人当然不信,一致认为这是荒诞不经的传说,根本不拟加以过问。

       田契不获,一索便得

      可是,为时未几,田家因为地界不清,跟邻居发生了土地纠纷,双方相持不下,终至告入官里。这时候田家的人由于地契向由田三牛自行保管,而田三牛‘死时’并无只字遗言,因此地契遍寻不获,拿不出地契,不但这场官司必输无疑,尤其败讼之余,益将后患无穷,说不定连全部家产都无法保住。于是田家上下忧心忡忡,岌岌不可终日,他们邀集了诸亲好友前来筹商应付之计。当时,便有田三牛的一位妹夫,灵机一动,跟田三牛的大儿子,建议的说:

    ‘全邠县的人都在讲,鸣玉池张家那个生下来会说话的男孩是你父亲投生。这件事是真是假,谁也弄不明白。可是,如今你们家的田契找不到,眼看著要吃大亏。依我之见,何不利用这个机会,张家那小孩不是说他能知前生事吗?就把他找来试试看,如果他真是你父亲投生的,而且能记前生的事,那么,他就应该晓得地契何在?假使问他地契藏在那儿他说不上来,谣言定会不攻自破,所以我说,试他一试,其实是一举两得。’

      田三牛的儿子,许久以来都在为他父亲转世投胎这一码子事困扰万分,他听姑丈这么一说,觉得试他一试倒也不错。最低限度是有利而无害,于是,他答应了,随即请他姑丈到张家去走一遭。

      那日,田三牛的妹夫方到鸣玉池张家,正好遇见七、八岁的张生有独自站在窑洞门口。他一见这位前世的妹夫,亲情洋溢,笑逐颜开,老远老远的便直向他妹夫招手,欢声的叫:

    ‘你不是我妹夫吗?怎么得闲上这儿来了?’

      来人大吃一惊,却是不由不信,他抢前几步,执住他大舅的小手,然后一五一十,将他的来意,和田家的困厄,告诉给张生有听。

      张生有不假思索,随口便说:‘你问咱们家的地契呀?有有有!早先我藏在窑洞某个角落的一道石头缝里。只不过,如今隔了七、八年啦,就不晓得还在不在?’

      他妹夫疑惑不定的再问一句:‘你是说,连你自己也没有把握?’
    ‘你试试看嘛,’张生有笑了笑说:‘回去找一下,你不就晓得我有没有把握了吗?’

      妹夫将信将疑的回到田家,按照田三牛——亦即张生有的指点,那份关系全家财产的田契,果然一索便得。田契到手时,连他自己和田家上下,一致目瞪口呆,毛骨悚然,回想从上吨泥土里面挖掘出来,归了葬的那具尸首,他们几疑置身梦中。

      于是,田家上下,齐来鸣玉池张家窑洞,妻啼儿哭,罗拜于前,那时节张生有才八岁,可是他三十多岁的老婆视他为夫,二十多岁的儿子尊他如父,说什么也要把他接回田家厥尽妻职,恪遵父道。八岁的张生有居然请淮祖父、父亲和母亲,到田家去住了些时,可是中年妇人伴宿髫龄童子,二十多岁的壮男喊八岁的娃子叫爸爸,天长日久,大家都不很习惯,都不耐烦,兼以张家家境远比田家为优,张生有要读书,张家替他缴了学费,上课在即,于是张生有不再为田三牛,他还是回到了鸣玉池。

      自此,张生有亦即田三牛,他时而张家住住,田家歇歇,两头来往,都受欢迎,仿佛他天生下来,便该在两家为主,庸人也有庸福。

                                                                   录自‘中文文摘’第五期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10:28 | 显示全部楼层
人头的秘密(英国)
廷玉译

      当我还是一个小学生的时候,使我感到苦恼和恐怖的就是时常做奇怪的梦。我对于这个梦非常清楚,而且隔了一定的时间后,必定重做一次的。我在梦中是一个探险家,单独地在那潮湿的热带森林区徘徊和彷徨。当时我不但生病和迷路,并且没有半点食物和水来充饥止渴。我强自支持著,从阴翳的树林中走过,到达一小块开朗的平地。

      突然间,我没有听到半点警告的讯号,便被一队半裸著身体的野蛮人围著了,他们各举著刀枪剑戟,向我百般恐吓,我用他们的语言,向他们哀求。我告诉他们我患病和迷路,求他们施舍一点食物和水给我。然而他们听了不但无动于中,态度反而变得更蛮横。

      之后,其中有一个野蛮人朝我的背后走过来,他的刀在我的脖子上一抹,我觉得颈部一阵疼痛,便痛醒了。

      这个怪梦大概每隔一个星期做一次,总共做了六次。梦境给我的印象太深刻和太可怕了,我忍不住向我的父母说知。

      后来我离开了学校,在一家船公司的一艘轮船上当一名侍应生。跟著轮船跑遍每个重要的港口,过了几年海上的生活。

      到了一九二八年的一月,我转换环境,在皇家海空包运轮船公司属下的货轮萨斯号当侍应生。

      萨斯号虽然是货船,但每次开行时,都载三四个搭客的。它是定期由英国开往南美的货船之一,而我从前也未到过南美的。

      当我到达南美登岸时,我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就是觉得我在很久之前,曾到过这儿似的。甚至每条街道,对我之非常熟识。我能预先说出它们的名字,然后查对,果然半点没有错。我又能说出这个地方居民的风俗习惯,这是非一个初到该境的旅客所能知的。同时,我还能够流利地讲那儿的语言,绝无困难。

      一九二九年五月,那个侍应生管理人,对我说我们的船要在德国的汉堡载一个作家兼探险家上船,要我伺候这位旅客。

      我在吊桥傍边迎接这位客人,把他提在手的皮箧接过来。我带他到他的舱房,一面走一面打量他。他是一个大个子的男人,皮肤给巴西灼热的太阳晒得变成棕黑色。我觉得当我带著他沿著甲板走到他的舱房时,他老是用奇异的眼光瞧著我。

      我们到达了舱房后我告诉他在旅途中,由我负责照顾他,他张大眼睛,窘迫地看著我。

      十分钟后,我和他泡了一壶茶送到他的房里。他望著我说:‘朋友,你的神经正常吗?’

      我觉得他问得出奇,但却不好意思向他发作,只好对他说我的神经向来很健全,一点毛病也没有。他点头不断说:‘好极了,好极了,我希望它们如你所说一般,因为现在我要给你看一些东西,这东西就会试验出你的神经是否健康的。’

      他跑到一个先头由我替他提著的大皮箧,把它打开,从里面拿出一件用一块彩色布包裹著的东西。

      突然间,他像变戏法的魔术师一般,把彩色布拿开,露出里面的物件来了。

      我呆呆地瞪著这圆溜溜光滑滑的东西,它比一个金山橙大一点,拿在那个旅客的手里。

     ‘这是一颗头颅,’他向我解释,‘是亚马孙的猎人头民族,把他们所仇视的人杀死,然后割下头颅,用药制成,经久不坏,结果缩小得比原来的体积小一半。我是从一个人头经纪买下这一颗的。你看出它有何可异之处吗?’

      我像一块石头一般呆站著,这个人头的眉目嘴鼻,清晰可辨,分明长得和我一模一样。我注意到人头右耳的耳垂,有一细小的尖端突出来。

      我举手摸著右耳垂,触著那细小的尖端,这是我出世时带来的标志。我知道我眼前所见到的就是我自己的脸。

      我现在所要知道的一件事,就是那个失去了脑袋的男子,到底是谁,这个谜恐怕一生一世都猜不出来,难道我是他死后再投胎的化身?

                                                                        录自一九六九年五月廿一日  
                                                                        马来西亚星洲日报星云副刊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1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地狱报应故事(中国)
朱镜宙

      这里我且举一个民国初年,谛闲老法师去北京讲经,道经烟台时,同他的皈依弟子烟台道尹伍雍所说的地狱故事,详见倓虚老法师影尘回忆录第八章八二页至八七页。回忆录说:

    ‘谛老也知道伍的夫人是程某的女儿,程某在过去做过大官;此时他已死去。他夫人很信佛,还办了不少的慈善事。在谈话之间,谛老忽然想起一段奇闻:

    “你知道吧!”谛老对伍道尹这样问。“近来上海出一段奇闻,差不多人人都知道!”
    “我还没听说呢,什么奇怪事?”

     谛老又沉思了半晌,像说闲话似的,把这一段新闻,从头至尾的说出来。事情是这样的:

    “有一位程某,是一个官宦人家,家里很富足。程某在上海故去了。他还有一个太太,念夫心切,自从夫君死了以后,整天哭的要死要活,想要与夫君再见一面。那时候,在上海有一个法国人,会“鬼学”,能够把新死去的鬼魂招来,与家人重行见面谈话,一次要一千块钱。程太太因为家道很富足,化一两千块钱,也算不了什么!只要把夫君招来见见面,这就心满意足了。于是请法国人到了家里,晚间,在大客厅里摆好坛,把电灯一熄,法国人就在里面掐诀念咒,约有一点钟工夫,电灯完全又开了,但却没见到鬼来。洋人说:

    “咳!这个人很难找!在阴间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后来见他在地狱里,无论怎么叫他?也叫不出来。”

      程太太自从夫君死了以后,心里疼的吃不下饭,巴不得赶紧把他招来见见面,谈谈话;谁想出乎意科之外,自己的夫君不但没来,而且洋人还说他下地狱,程太太听到这话,不由得怒从心出,火了!

    “你这个洋鬼子玩艺儿,真会骗人!”程太太恼愤愤的话:“我丈夫一辈子乐善好施,盖庙修桥,不升天,也就够冤枉了!为什么反而下地狱呢?你这不是故意污辱我们吗?”

      就这样把那个洋人申斥一顿。那位洋人,因为当时不能给他拿出证据来,所以也没法子辩驳,白受了一顿气。

      程太太气不过,仍然直叨咕,洋人也实在忍不住了。

    “好啦,你如不信的话,如果你另有新死的人,我可以给你找来作个证明。”
    “别人我不要,只要我丈夫!”她仍是气的要死的样子说。

      程太太有一位大儿子,刚在窑子里死了不几天,说这话时,从傍有人想起程太太的大儿媳妇,说:

    “大少爷不是刚死了不久吗?既然他现在能招魂,可以借这机会,叫少奶奶花几个钱,把大少爷的魂灵招来;一方面可以说说话,一方面还可以证明这件事。”

      有人把这话告诉大少奶奶,大少奶奶恐怕程太太不乐意,打算自己花钱;所以先给程太太商量一下。程太太说:

     “你们的事情我不问!”

      洋人也在傍边插嘴说:
     “要愿意再作的话,我可以减价算五百元。”

      大少奶奶很年轻,男人又刚死过,心里正在很哀痛的时候,也很想把他招来见见面,说说话,安慰一下自己的心。就是花上五六百块钱,也算不了一回事。

     于是就把死者的生辰八字,以及死的日期开好,一切都准备好了以后,洋人重行登坛去作法。

      这一次不像上次一样,登坛不一会工夫,鬼就来了。来的时候,先在棹子底下哭了一顿,以后又说话。他的女人问道:

     “你是某人吗?”
     “是!一点不错。”
     “你在阴间怎么样?”

     “因为我刚死过不久,还在疏散鬼之列,未受拘禁。过几天,恐怕一点名,就要受拘禁了。唉!我在世间的时候,整天花街柳巷,吃喝嫖赌,不做正经事,造下这种孽,觉得很对不起你。现在我已经走到了这步田地,也没办法,除非你们能做功德,念经超度我。在我那件衣服里,还有一张支票,你可以到银行取出来。家里的事,你多费心,要好好照管孩子!”

      有人到那件衣服里找一找,果然在口袋里有一张支票。这时候,在傍边看的人,又把他的小孙子抱来,故意让他问:

     “你是我父亲吧?”
     “是,乖孩子!你好好听你妈妈的话!”

      这时,鬼也哭,家里的人也哭,弄得客厅里一片哭声。尤其是他的女人,几乎哭得不成声。后来她在极端悲恸之中,忽然又想起,刚才要请她老太爷的事。又问:

     “最初请咱父亲,为何不来?”
     “听说他已经到地狱去了。”说这话时,鬼的哭声更大,程太太在傍边听著,也沉不住气,忽然插嘴说:

     “你父亲一辈子行好作善,重修某隐寺,创修某佛寺,舍茶舍药,广作布施,印送经典,他有什么孽,还得下地狱?”她一边说,还一边著急的了不得!

     “我问过他”,鬼对程太太说:“听说:因为我父亲原先困穷的时候,在北京做官。有一年,正值山西年岁不好,闹饥馑;皇上派他到山西办赈济,国家发了六十万两银子的赈济款,我父亲违法贪污,完全入私囊了;因此饿死了成千成万的人。后来朝廷又派专使去调查,我父亲行了几万两银子的贿赂,把这件事情就掩饰过去了。因此罪孽太大,所以到阴间没有几天,就转到地狱里去了。”

     “你父亲一辈子做的善事也不少哇!就是有罪的话,将功折罪,也不致于下地狱吧!”

     “那——他的功固然有,究竟抵不过他的罪。有功德,将来可以上天去享福,那又是一回事。而现在所欠的这些成千万的人命债,还得先要来补偿!”

      程太太听到这话,更加火了!“既然作善事没好处,我们还行善作功德干什么?赶快!派人到某佛寺去,把寺拆掉。把那一些僧人完全赶跑!”

      这一幕中法合演的鬼剧,到这里算完了。末了,弄得佛寺,却内外都不安起来。

      谛老讲到这里,遂问伍道尹:“这件事在上海闹了很多日子,差不多人人都知道。你和程某是至亲,究竟他在过去有没有这回事?”

      伍道尹沉思了半天,吞吞吐吐地,怪有些不好意思的说:“他当时在北京做官的时候,正在穷的难过,这事情不能说一定,大半或者也许有,我不敢说。”

      话讲到这里,也就无人再往下说了。’

      这是活生生的最近数十年间一件地狱报应故事,读了以后,真够令人警惕!


                                                                    录自‘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15:06 | 显示全部楼层
章太炎梦做阎罗王
朱镜宙  

      我在这里,举个威神与业力,能到地狱的有力故事:

      民国四年,袁世凯想做皇帝,深怕章太炎先生反对,先期诱至北京,幽于龙泉寺;先生忧愤之余,梦做阎罗王。当时有报宗仰和尚书云:

    ‘仰上人侍者:快接复曹,神气为开,所问幻梦事状,今试笔述,愿上人评之。去岁十二月初,夜梦有人持刺,请吃午餐,阅其主名,则王鏊也。(王,震泽人,明武宗时贤相。)走及门外,已有马车;至其宅中,主人以大餐相饷;旁有陪客,印度人、欧洲人、汉人皆与。各出名刺,汉人有夏侯玄、梅尧臣。余问王公:“读史知先生各德,而素无杯酒之欢,今兹召饮,情有所感。”王曰:“与君共理簿书事耳!梅君则总检察,吾辈皆裁判官,以九人分主五洲刑事;而我与君,则主亚东事件者也。”余问王曰:“生死为寿量所限,轮回则业力所牵;大自在天尚不能为其主宰,而况吾侪?”梅氏答曰:“生死轮转,本无主者,此地唯受控诉,得有传讯逮捕事耳。传讯者不皆死,逮捕则死矣。既判决处分后,至彼期满释放后,又趣生诸道,则示非此所主也。”余念此论,颇合佛法,与世俗传言焰摩主轮回生死者不同。因复问言:“铁床铜柱,惨酷至极,谁制此法者?”皆答曰:“此处本无制法之人;吾辈受任,亦是阎浮提人公举,无有任命之者。法律,则参用汉、唐、明、清及远西日本诸法,本无铁床铜柱事也。受罪重者,禁捆一劫;短则有百年。而笞杖之与死刑,皆所不用。吾辈尚疑狱卒私刑,以铁床铜柱,困苦狱囚,因曾遣人微往视之,皆云无有。而据受罪期满者言,则云确受此痛。”余曰:“狱卒私刑,非觇察所能得,吾此来当与诸公力除此敝何如?”王答曰:“固吾心也。”遂返。明日复梦到署视事。自后夕夕梦之,所判亦无重大案件,唯械斗谋杀,诈欺取财为多。如此幻梦不已,而日曜(星期日)之夜,则无此梦。余甚厌之。去岁梦此二十余日;一日,自书请假信条焚之,夜亦无梦。一夕,尽换狱卒,往询囚徒,云:“仍有铁床铜柱诸苦。”因问此具何在?囚徒皆指目所在,余则不见,归而大悟。佛典本说此为化现,初无有人逼迫之者,实罪人业力所现耳。余之梦此,是亦业感也。今春以人参能安五脏,买得服之,并于晚饭后宴坐观心一小时顷,思欲去此幻梦,终不可得。来示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吾辈处世,本多见不平事状。三岁以来,身遭患苦;而京师故人,除学生七、八人外,其余皆俯仰炎凉,无有足音过我者。更值去岁国体变更问题,心之嗔恚,益复炽然,以此业感,而得焰摩地位,固其所宜。息嗔唯有慈观,恐一行三昧,亦用不著。慈观见涅槃经,虽说其义,而无其法;亦如竟无从下手耳。想上人必有以教我也。(所嗔之事,有何体性?能嗔之心,作何形象?未尝不随念观察,而终不能破坏。)......章炳麟和南三月三十日’

     章先生书中所言:可得三点启示:

      一、章先生奔走革命,九死一生,鼎镬在前,奋不顾身。其磅礴无前之气概,足以薄日月而撼山河,即经中所谓威神是。故能独到狱所。

      二、先生不见炮烙等刑,而罪犯能见,以先生无此业,故亦不招此感,而地狱惟业所显,亦可得一确证。

      三、‘来示(指宗仰上人来信)谓不作圣解,此义鄙人本自了然。但比量上知其幻妄,而现量上不能除此翳垢,自思此由嗔心所现故耳。’此即经中所谓‘业力不可思议’,亦即‘习气难除’之证。经言:‘阿罗汉习气未净,惟佛方能除尽。’故成佛须三大阿僧祇劫也。

                                                             录自“论地藏经是佛对在家弟子的遗教”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16:44 | 显示全部楼层
死水死火证明入冥管轮回(香港)
  聂云台

  李柏农居士说:有麦君,当香港华民政务司英文书记并教授英文,性情清正,丝毫不苟,政务司英国人,常对人说,中国人能像麦君,国事那里会弄到这样!麦君每月中,要整睡七昼夜,说是当阴间放关的职务,掌管轮回,人多不信。问他七天所放的灵魂有多少?说有几十万。问他一同作事的人有多少?说很多,问他天地中有这样多的人投生么?说投生不都在人道里,香港广东人,喜吃乳鸽,一天杀无数,这无数的乳鸽在几十日中生生死死常受轮回,也在我们手里经过。又说同事二人,有大祸,一不孝,一枉法,将死在水火里,叮嘱不要到省城去。二人不信,特到省城去,那时正当省城大水,西关同时大火,一人死在水里,一人死在火里。麦君说地府最重佛法。

                                                    录自《因果轮回实录》(香港佛经流通处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20:00 | 显示全部楼层
翟光远与翟钱氏转世为牛
  刘天锡记

  贵州铜仁县,有翟光远者,无赖子也。私于其侄媳钱氏,被光远之嫂常氏窥见。二人惧,市药毒毙之。常氏子及女,微觉其事,欲与究。光远誓于神,谓苟有此事,当遭雷殛。此二十年四月二十二日事也。至五月一日午,天突昏黑大雨,雷电绕其室。旋晴明,人入视之,二人均遭击。钱氏已毙,光远尚能言,谓前事实不应为,今故受殛,并谓与其侄媳俱托生于近邻石姓家为牛,言已亦毙。探诸石家,果产一黄犊,牡也。其臀际另有一首,稍小,眉目口鼻,俱隐约有痕,不过下垂耳。人有扶其首扬之者,其两乳及阴囧皆具,盖牝也。又有两足较小,而蹄尤异,亦下垂。人有呼其姓名及叙述往事者,辄俯首,泪涔涔下。石氏拟售于人,以资劝化。但得之者视为奇货,于是游行各地。本年五月初,至合江,住城外沙湾。以布帏围之,观者须纳双百铜元一枚,数日犹拥挤不通。县长刘裕长,饬牵入署拍照。惜未扶其首,使下体毕现也。民国二十五年仲夏。四川合江县佛学社社长刘天锡志。

                                                                录自《轮回》(大法-轮书局出版)
 楼主| 发表于 2010-7-24 07:21:41 | 显示全部楼层
三世猪身
既明  

      今余试举一亲眼目睹之受报故事,以为因果轮回之佐证。——余于一九三七年,旅居四川西昌泸山光福寺时,一日,清晨下山入城办事,山下有湖名筇海,为入城便利,故须乘船渡湖。同船者共十余人,中有三四幼童,平均十一二岁,内有一牧童右手常插入腰内,以衣襟盖覆之,不令人见,余初亦未介意,船行十余分钟,一顽童忽将该牧童右手用力突然一拉,即时该童之胳膊伸出,现出一只带毛之猪爪来。余乍见之时,不禁甚为震惊,此实为余平生初见之怪相。同船老者,见余惊异即告余言:此童能忆三世转生之事,知三世皆转为猪身,每次被屠夫宰杀之时,皆能记忆不忘,每思及当年被屠夫刀插喉颈之时,即仍感觉心为刀绞,或想起杀后,被挂街头出售之时,每割一刀,即觉疼彻肺腑,直至售尽无余,魂识始能脱离,方再转生,他记得前两生,皆是如此,但最后这一生,当他的猪身被杀后,在市出售之时,延长甚久未能售尽,俟至最后仅余一蹄,仍难售尽,在他感觉痛苦实在无法忍受之时,猛然用力一挣,魂灵突然脱离猪蹄。今生虽宿业还清,获得人身,但因当时那只猪蹄尚属未了之缘,以致累及今生,余殃未尽,仍留一爪以示人寰。因此子对三途恶报记忆犹新,每思及遭受惨刑之时,不由痛彻肝肠,宛如活现,故其手常期遮盖,不令显现,使之忘记,俾免为人注视,以致引起心中沉痛之旧创。如是可知因果业报丝毫不爽,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一个轮回之报。

                                                                    节录自‘中国佛教’月刊第七卷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戒邪淫论坛  

GMT+8, 2019-11-20 09:37 , Processed in 0.059002 second(s), 1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